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魔道] 先生——记蓝启仁

素节:

* 大概算高考/中考/期末考的考前应援?真·学霸蓝叔慈祥的看着你,考不好回来抄《雅正集》哦 :)


* 前几天水评论时被 @水叶 姑娘一句“同样是一代蓝二公子”给戳中,于是写了这篇。她展望的“当年的姑苏双璧青蘅君和蓝启仁,云梦双杰江枫眠和魏长泽”好戳心,期待能有走过路过的太太产个粮。




======================




“先生”是姑苏蓝氏所有子弟和门生对蓝启仁的统一尊称,提到“先生”二字,只指他一人。


                                                           ——第116章 外一篇:家宴 3




也有诗书满腹、也是六艺精通,也怀剑啸之志、也曾侠骨铮铮,当年白衣翩翩的蓝二公子,转过身扛起了整个家族,俯首培育出桃李成林,从此,一生。


当同龄人一一逝去,带走往昔的梦,世间还有人记得,有位先生,他叫蓝启仁。




1、帅大叔




蓝家整个都是外貌协会的。蓝启仁出场时,原著是这样描写的:




蓝启仁既高且瘦,腰杆笔直。虽然蓄着长长的黑山羊须,但绝对不老;照姑苏蓝氏代代出美男的传统来看,肯定也不绝对丑。只可惜他周身一股迂腐死板之气,叫他一声老头毫不违和。


                                                                     —— 第13章 雅骚第四 3




高瘦有须,标准的清儒形象。腰杆笔直,体现出严正端方的气质。魔道的设定是修为越高越能保持年轻形象,蓝启仁的修为无疑是不低的,那么他的外貌状态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所以,这个形象,我一开始想到的其实是新射雕里王重阳的样子。




2、“老古板”?


小说中,蓝启仁的出场,是先说风评,再见其人。




姑苏蓝氏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蓝启仁,在世家之中公认有三大特点:迂腐、固执、严师出高徒。虽然前两点让许多人对他敬而远之甚至暗暗嫌恶,最后一个却又让他们削尖了脑袋地想把孩子送去他手下受教一番。


                                                                           ——第13章 雅骚第四 3




还没见到人,身上便已经有了三个标签:1、迂腐,2、固执,3、严师出高徒。魏同学还给他起了一个“老古板”的外号。




只是,这都是从外人眼中贴出来的标签。他真的很“迂腐”么?又或者说,在外人眼中“对他敬而远之甚至暗暗嫌恶”的那些固执的坚持,又是什么呢?他修订的厚厚一本“蓝子家训”——《雅正集》,包含《上义篇》和《礼则篇》等部分。以极大的篇幅强调“义”与“礼”。这和儒家重义礼的思想是一致的。子曰:“不学礼,无以立。”蓝家真是儒释道合一的典范。而蓝启仁对“雅正”的坚持,更偏向儒家。




很多对他“迂腐”的认识,都是从他在课堂上和魏同学的那段对辩开始的。但其实,仔细看一下那场辩论的内容,其实很有趣。


魏同学最初回答说还有第四种方法的时候,蓝启仁并没有动怒。说明他并没有迂腐到不同意学生在规定答案之外有新的想法。而他开始发怒,说的是:“不知天高地厚!”而不是责备魏婴异想天开、邪魔外道。而面对魏婴的进一步阐述,他并没有讨论这个方法是否行得通,而是问了一句:“你如何保证这些怨气为你所用而不是戕害他人?”。


这说明,第一,蓝启仁是知道这种方法的,而且知道它的危害;第二,正因为知道危害,所以骂一句“不知天高地厚”。这样推测的原因是,魏同学进乱葬岗修成鬼道只用了三个月,很多人都推测这是来自某种前人遗留的方法,他自己原创的话时间太紧。而既然鬼道之修前人已有,那么博学的蓝启仁就有可能知道,还很有可能之前的鬼道修行者曾经酿成过某种大祸。所以,蓝启仁一听到魏婴的思路,马上就懂了,而且被惊到了。所以,他的反对,不是因为“迂腐”,而是因为经验。




同时,在这段争辩中,蓝启仁的一句话体现了他的核心思想:“伏魔降妖、除鬼歼邪,为的就是度化!”


虽然说,“度化第一,镇压第二,灭绝第三。”后面有镇压和灭绝两个选项,但为首的是“度化”。伏魔降妖、除鬼歼邪,根本目的也是“度化”。度魔化邪,以启仁心。


在这里,魏婴和蓝忘机也就度化是否可行、怨气是否可用,有过短暂的争论,谁也没有说服谁。而魏婴所说的“尚未想到”保证怨气不害人的办法,更是让蓝启仁着急,甚至喊出了“滚!”这么失态的话。


而学堂上的这场看似简单的辩论,其实贯穿了整个书,贯穿了魏同学的一生,哦不,两生。这里就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了,跑题了。




蓝启仁从头到尾都是一副不待见魏同学的样子。不过,大家如果回想一下自己的中二时期,就会发现,老师实际上最上心的,不是最乖成绩最好的学生,而是那个淘气又有灵气的学生。而很多时候,多年后还会回来看老师的、最感念当年老师的管束教诲的,最多的也是这类学生。蓝启仁总是凶魏婴,但他也一直很注意这个学生。他对魏婴的态度是有变化的,经过了惊讶、愤怒、观察、失望、再观察、再失望、再观察、直到最后接纳了魏婴参加家宴的过程。(有趣的是第一次围剿乱葬岗,蓝启仁带队,蓝家却不是主力,原著用了“可有可无”这个词。)而魏婴在经过了两辈子的种种之后,也开始理解蓝启仁,到最后,说出,“辛苦蓝老前辈了。”




这里就不详细说这个态度变化过程了,可以看到的是,蓝启仁并不真的迂腐,“老古板”也只是魏婴在中二期给老师起的绰号而已。实际上,他在坚持自己的原则的同时,严格要求自己和自己的门生,但同时,他对世事有自己的观察和思考,并会根据具体情况做出调整。如果真的只是简单的古板迂腐,又怎么可能稳稳的执掌整个蓝家那么久。原著也有一句“蓝启仁虽然迂腐,却不是莽夫”。




3、侠骨香




蓝启仁熟读经典,文科很好已经不用再赘述。而他其实文武双全,可能很多人没有注意到,甚至书中人看到他出剑的时候都表示惊讶: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剑锋削断了那只枯爪。蓝启仁抓住欧阳子真,扔回人堆里,自己率了一群姑苏蓝氏的剑修上前厮杀。他休息了许久,体力恢复较好,剑法凌厉,不少人都被惊得目瞪口呆。


欧阳子真被父亲抓了没一阵,又提剑冲了上来,道:“哇,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蓝启仁先生会用剑,剑法还这么厉害!”


蓝景仪大声道:“那是当然,你们以为含光君和泽芜君十六岁以前的剑术启蒙老师是谁!”


                                                                       ——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




可见,他不仅剑法好,而且基本功一定也非常好,不然是不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启蒙老师的。


而且他的剑法很好,阵法、咒法等法术也都很好:




蓝启仁主持过的招魂仪式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其中不乏厉鬼凶灵。


                                                                                ——第19章 阳阳第五


蓝启仁一进去便走到聂怀桑身边,在他殷切的期待目光中检查了地面上阵法的残缺之处。这阵法果然是年代久远,当下割破手掌,以鲜血将阵法补上。


————第79章 丹心第十九




文武双全,基本功非常扎实。阵法错乱了,现场那么多家主在,只有他能补。




而功夫修为还只是一方面,他骨子里的执拗与刚强,更是体现着铮铮侠骨。这也集中体现在第二次围剿乱葬岗那里。




蓝启仁原本并不想进殿,他宁可一个人在外厮杀到最后一刻。然而,此时他并不是一个人,还有许许多多的蓝家修士和交由他指挥的金家修士,厮杀的主力也不是他。他不愿罔顾这些门生的性命,有一丝生机那便要抓住一丝。


——第79章 丹心第十九




姑苏蓝氏那边有人低声惊呼:“先生!”


蓝启仁的声音随即传来:“不必扶我!”


蓝忘机向那边望去,只见蓝启仁又咳出几口鲜血,摆摆手,盘足坐地,开始调息。


                                                                       ——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




宁愿厮杀到最后一刻,也不愿后退。宁愿自己撑着,也不肯受人援手。能竭尽全力的时候,绝不留力。同时,又有充分的大局观,不罔顾他人性命。




而面对蓝忘机决定和魏婴一起只身引走凶尸,有可能一去无回的时候,他放下了对魏婴的不满,而决意支持:


  


蓝思追等人还要说话,蓝忘机却道:“听他的。”


随即,他转向蓝启仁,深深一礼。蓝启仁睁开眼睛,没有说话。蓝思追道:“蓝先生!含光君他……他……”


蓝启仁淡淡地道:“本当如此。”


——第81章 丹心第十九 3




一片丹心存仁志,纵死犹闻侠骨香。




4、师者、长者




蓝启仁其实不是专门的老师。他是蓝家的代家主。首先是蓝家门人的长辈领导,其次才是一位教师。即便如此,作为一位兼职教授,他仍然桃李满天下。




蓝家嫡系弟子的启蒙教育是他做的。一般来说,大家族应当有自己的族塾、有专门的西席先生。家主只需要过问指导一下就可以了,而且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亲自教导。但是,蓝启仁是亲自上的。至少可以知道,蓝曦臣和蓝忘机的启蒙教育肯定是他带的,别的蓝家孩子说不定还有。带孩子、形成良好习惯、做好启蒙教育,这个事其实,特别的费劲费心。




而他还在百忙之中,每年抽三个月公开讲学,允许其他世家的孩子们来学习。这其实就很难得了。因为蓝家自己的孩子,是从小在相对统一的教育风格中成长起来的,而其他各家的孩子们就不一样了。每一家的画风都不一样,启蒙方式不一样、修炼路数不一样、学习进度不一样、基本功基础不一样,授课时要想都达到比较好的效果,就要很花心思。不仅要有教无类,而且还需要在内容选择和教授方法上有很多的考量。




原著中对他的课堂教学的描述,呈现的是一个照本宣科、废话连篇的老夫子形象。


但同时,对他的教学成果的描述是:“他堂上教养过一两年的,即便是进去的时候再狗屎无用,出来时一般也能人模狗样,至少仪表礼节远非从前可比,多少父母接回自己儿子时激动得老泪纵横。


能达到这样的教学效果,可不是只靠照本宣科的填鸭教育可以做到的。也不是多抄几遍《雅正篇》、多罚几次跪就行的。不仅要言传,还需要身教。


可惜原文中,没有很好的呈现更具体的授课过程,只能通过授课效果做这样一个推测。


从所有上过他的课的后辈们对他的尊敬态度来看,他并不是一个单纯讨人烦的迂腐老夫子,而是一个真正获得了尊敬与认同的长者先生。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将更多的心思用在学生身上的同时,放弃的其实是自己的修炼和修为,是俯首为人梯的定位和自觉。这在蓝启仁身上也是有体现的。他不仅花了大量的心血教育培养后辈,同时他也将自己几乎全部的心神放在了蓝家的管理与发展上。青蘅君闭关之后,他一直是蓝家实际的掌门人。大小事情都要费心费力。从处理彩衣镇的水行渊,到蓝家大火中将近家破人亡的灾祸中稳住局势,再到射日之征时稳固的镇守后防和后勤支持,以及辅佐蓝曦臣在各家明争暗斗中保持住蓝家的中庸位置。凡此种种,都很不易。




到第二次围剿乱葬岗时,“蓝启仁站在人群之前,模样苍老了不少,鬓边竟出现了缕缕花白。”修仙之人,模样苍老,只能是几个原因,第一,修为受损,第二,过于劳心劳力、不再有精力去顾及肉身。


书中,他出现了好几次叹息、愤怒、失望。似乎他就是吹胡子瞪眼的形象代言人。但是,气恼叹气之后,他还是在坚守原则的同时,一步步的做着包容和妥协。这背后,他一个人的时候,憔悴心伤也只有自己撑着罢了。从青蘅君到泽芜君、含光君,所有人都任性过、伤痛过、倒下过。只有蓝启仁,如定海神针一样,挺直了腰板站在那里,站成了一块家训石,默默的看着蓝家后辈一代代的成长。




那些年,蓝启仁在,蓝家就在。


德为人先、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先生,好帅。




===============


一首白衣飘飘的年代,送给曾经的那位蓝二公子、上一辈的蓝氏双璧、曾经的白衣少年。

评论
热度 ( 404 )
  1. 人间四月芳菲唐落雨 转载了此文字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