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狐狸羡羡x白狼汪叽

三途川:

一]
  黄昏时的太阳并不刺眼,蘑菇状的小土包被草丛包围着静静地沐浴在阳光下,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美好——
  当然,前提是忽略掉那团动来动去的橙黄色的不明物体。
  细小柔软的毛发因为主人的玩闹松散地膨胀起来,小小的身子只是在地上打了个滚就粘上了不少草屑。那小团子还浑然不知收敛,毫无所知地左嗅嗅右扒扒,灵敏的小鼻子一抽一抽地嗅着花草的清香,用还未长出指甲的肉嫩的小爪子乐此不疲地挖着坑,企图找出更多的乐子。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新鲜玩意儿,它后腿儿一蹬就想从小土包上一跃而下,不料脚下泥土松软,小小的一团还没跳起就不受控制地朝前倾去。脑门儿撞在地上摔得它有些发懵,还没反应过来就顺着缓坡骨碌碌地滚了下去,全身压也压不下去的毛让它看上去倒像只刺猬了。
  那种,刚出生的,柔软且粉嫩的小刺猬。
二]
  摔下来的小狐狸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砸吧砸吧嘴翻了个身,然后懒洋洋地蹭了蹭脑袋旁边的石头。
  被初夏的凉风一吹小狐狸清醒了不少,左右张望却没发现好友熟悉的身影。它急切地呜咽两声,等了一会儿并未等到熟悉的回应。小狐狸彻底慌了,焦灼地在草丛里窜来窜去,只有萧条的微风吹动草丛的沙沙声陪伴着它。
  没有,没有..没有!哪里都没有它们!
  颓然的小狐狸抖抖身子,强行振作起来四处搜寻着好友也许会留下的痕迹。直到天色渐暗它也没寻到,正打算换个方向再找找,肚子却罢工不干了。
  “咕噜————”
  这一声响亮的叫唤仿佛抽尽了小狐狸仅存的一点力气。奄奄的小狐狸失落地趴在原地,原本活泼有力的尾巴垂在地上,耳朵也无精打采地耷拉下来,不再灵动的黝黑眼珠楞楞地停在一处,眼眶胀的有些发酸。
  它不得不认清了一个现实:它与家人,走丢了。
  黑色的小鼻子抽抽嗒嗒的,它那委屈伤心的小模样可怜极————
  等等?!
  小狐狸再次抽了抽鼻子,干涩地转动着眼珠,猛的站了起来。那一丝甜腻的香味儿不是它的错觉!小狐狸立刻出发,乌黑的眼珠子在月光的照耀下竟隐隐地有些发绿,细短的小尾巴甩动两下以示雀跃,便又垂了下来——实在没力气了。
三]
  那棵树并不高大,甚至连低矮的树枝也被累累硕果给压弯了腰,还有不少熟透了的果子孤零零地躺在地上,无兽问津。小狐狸诧异地围着树左绕三圈右绕三圈,像是在疑惑为什么那些躺在地上像石头的东西会散出那么香甜的味道。扒了扒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石头’,小狐狸试探性地用稚嫩的小爪子摁在上面微微用力,香甜的汁水猝不及防地喷出,溅满了小狐狸的前肢。前几秒还柔顺地能随风舞动的毛毛三三两两抱在一起,看起来好不可怜,香味儿倒是更盛了。
  小狐狸赶忙把手拿开,大着胆子的瞄了一眼,竟然看到圆坨坨的石头上还有个小小的爪印!嘿,真新奇!它立刻来了精神,抬起爪子就往上摁,摁得‘石头’四分五裂也没过够瘾。
  肚子又适时的叫了一声,小狐狸这才想起来饱腹的事儿。它小心翼翼地舔了舔‘石头’裂开的部分,粉红色的舌尖一探一探的,两只三角耳也随着主人愉悦的心情重新立了起来。
  唔..好甜!小狐狸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直接一口吞了半个‘石头’。
  ........呸!大屁眼子!苦死了!
  包着果肉的皮上满是泥土,能不苦嘛。
  小狐狸蔫了会儿,重新扒拉过来石头,用鼻头拱开裂纹,再次用舌尖探了探。果然!像是找到了精髓,小狐狸的尖牙毫不留情的将果肉卷进嘴里,一个又一个地啃着枇杷。
  应该说...不愧是只狐狸?
四]
  吃饱喝足的小狐狸躺在地上吹了会儿凉风,直到天黑完全了才站起身慢悠悠的朝前晃去。寂静的丘陵被风吹的呜呜直叫,听得小狐狸狠狠地打了个冷战。蓦地就想起了干爹对自己说过的话——
  晚上不回家,是会遇到狗的哦-
  原本的小狐狸自然不会在意,一直跟着大部队行动晚上怎么会不回家?可是今天小狐狸与大部队走散了,想起这话来不禁有些疑神疑鬼,时不时向后看一眼,或是飞快地窜进半人高的草丛躲好,尾巴向前弯曲紧紧地贴着后腿,前爪摁住耳朵唯恐暴露自己。飞过的蝴蝶鸟兽只要往下一瞟就能看到一个橙黄色的团子在草丛中弹跳。
  就在小狐狸这样神经质很久以后,久到它都要放松警惕时,身后传来了不属于它的动静。
  不..不会吧..
  那是一只鬣狗,凶狠的表情配上狰狞的黄牙正对着小狐狸,尾巴高高竖起摆出了攻击姿态,咆哮声在它的喉咙里翻滚,不时发出呜咕呜咕的声音。
  小狐狸吓得腿都软了,楞楞地定在原处不敢有任何动作。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该做什么反应。定着定着,小狐狸突然冒出来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
  这只狗肯定没有好好爱惜它的牙齿,嗯。
  .............
五]
  鬣狗先生本来觉得自己倒霉极了,在追捕大型猎物的时候后腿被猝不及防地咬了一口,疼痛感让它抖了好一会儿,哪还管得到猎物。结果瘸着腿一拐一拐回家后,老婆气它没有带回来她想吃的东西,还把它给赶出来反省了。
  只好在外面左晃晃右荡荡的鬣狗先生郁闷极了,肚子也没眼色劲儿的叫了起来。它本想抓几只地鼠应付应付的,却一只也没抓到,不是打洞跑了就是绕到它身后对那只伤腿痛下狠手。
  鬣狗:还能不能好好做敌人了QAQ!
  就在鬣狗先生垂头丧气的准备回家时,它听到身边草丛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有情况!
  寻声过去,发现竟是一只落单的狐狸幼崽!
  要是可以的话,鬣狗先生都想吹声口哨来表达自己愉悦的心情。
  这下又能讨到老婆的奖励了。鬣狗先生喜滋滋地想。
六]
  小狐狸想要逃跑,僵硬的四肢却像灌了铅似的怎么也动不了。小脑袋里想着要赶紧跑赶紧跑,身体却定在原处生了根。
  这时候不需要你那么诚实阿身体!
  ......
  既然逃不了,那就直接上吧。
  橙黄色的团子当着鬣狗先生的面,蠕动一下,再蠕动一下。
  ....哦?难道今天碰到了个如此善解狗意的猎物,知道自己要吃它还提前活动活动筋骨?鬣狗先生顿时觉得自己之前的倒霉都值得了。
  ........
  小狐狸就在这诡异的气氛下慢慢的“活着血”,乌黑的眼睛还死死地盯着对方,生怕对方一个不留神就扑过来咬断自己的脖子。鬣狗先生也乐得不去阻止它,这么善良的猎物还懂得自己调味肉质,一口吃了多没意思。
  美好的误会产生了,一个蠕动一个蹲坐。就在两只动物准备耗一晚上时,异变突生。
七]
  小狐狸孤注一掷地扑上去了。
  短小的后肢使劲儿蹬地,小团子一跃而起朝鬣狗扑去。软软的指甲派不上用场,小狐狸就只能大张着嘴,企图用最锋利的牙齿来伤害对方。
  成年鬣狗与幼狐的对峙,结果显而易见。
  它注定要失败。
  这一动作倒是彻底惹怒鬣狗先生了,它不愿承认自己之前的猜测是错的,恶狠狠的吠了几声,弓起背竖着尾巴摆出一副死不罢休的样子。
  原本就怕狗的小狐狸此刻更是动也不敢动,毫无反抗能力,被鬣狗抓了个正着。
  浓烈的血腥味在草丛中蔓延。
八]
  狼对于月亮的执着就像是鱼与水的不可或缺一样,夜晚是狼们最活跃的时期。
  狼群中三三两两围在一起大声争辩最好吃的食物,还有雌性讨论着森林里哪种果子更香的问题。一只小白狼蹲坐在远处,清冷的背影好不寂寥。族长——一只大黑狼——是白狼的哥哥,叼了块肉慢慢悠悠地来到弟弟身边,语气中略带担忧:“不吃?”
  “.....”白狼看了看那块鲜红色的肉。
  黑狼的语气有些急切:“不饿也不能不吃,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白狼摇摇头,右前爪扒了扒泥土。
  “那就好,”黑狼呼出一口气,神情又恢复了原本的淡然,仿佛刚刚询问的狼不是他一样:“心情不好,可以去散散步。”
  白狼看了兄长几眼,起身朝远处走去。
  黑狼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叹了口气叼着肉回了窝。徒留一干小弟瞪着崇拜的小眼睛。
九]
  淡淡的血腥味顺着微风窜进白狼敏感的鼻子里,他仔细嗅了嗅,锁定一个方向快步跑去。
  随着奔跑,血腥味也越来越浓,细细听去还能捕捉到一两声鬣狗特有的低吠,还有可怜兮兮的呜咽声。
  白狼扒开面前的草丛,入目便是奄奄一息的团子。软软的趴在地上,两只耳朵颓然地耷拉着,背上三条狰狞的血痕还在不断的流着血,仿佛从喉咙里发出声音来就已经耗费了所有的力气,它闭上眼睛,准备接受命运的来临。
  ——这只小狐狸,好眼熟。
  ——那不是大哥的三弟的侄子的舅舅的爸爸家领养的小狐狸吗。
  ......
十]
  白狼发出一声狼啸,他快要成年了,吼声中也颇具威慑。鬣狗不愿与狼对上,生怕附近还有同伙,夹着尾巴后退着溜走了。
  它并没有溜走多远,只是躲在不远处的草丛中观察着形式。
  白狼低下头,正对上小狐狸圆溜溜的黯淡无光的眼睛。他心下莫名一抽,俯下身用舌头给小狐狸清理伤口。
  一阵阵刺痛从身上传来,即使知道对方是好心的小狐狸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小爪子推推白狼表示拒绝。
  白狼略做思考,卧趴下来,果断的叼起小狐狸的后颈放在身侧,再用嘴顶着慢慢地挪到背上。暗红色的血迹沾染上了白色的毛,白狼皱皱眉,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整只团子陷进了柔软的白毛里,小狐狸不自觉地蹭蹭脑袋下暖呼呼的身体,迷迷糊糊地嘟囔着:“嗯..软乎乎哒...”
十一]
  为了保证稳当,白狼一步一步小心地前进着。心思几乎全部放在了面前的路上,更别提警惕性了。
  鬣狗怎么会甘愿放弃快要到口的猎物,它前后观察一番,发现那白狼居然是独自一身过来的。吼叫声中隐藏不了的稚嫩都召示着他还未成年——不足为虑。
  它偷偷摸摸地跟上去,在他们毫无防备之时,猛的扑上去咬住了狼的后腿。狼身一顿,小狐狸歪在背上,一副要掉不掉的样子。他当机立断叼着小狐狸朝前一甩,半转过身也咬住敌方的腿,狠狠地一扯,前齿合紧咬下一块肉来,新鲜的血液顺着锐利的牙齿流下。鬣狗疼得整只狗都在抽搐,嘴在不知不觉中松了开来,竟就这么让狼跑了。
  白狼立刻跑开,找到奄奄一息的小狐狸就加快速度朝族群跑去。那鬣狗竟然仍不死心,凭着成年的优势拼命奔跑,猛的跃向白狼。
十二]
  白狼无暇顾及身后的袭击,他只知道小狐狸的伤势更重要。他硬生生地抗下了鬣狗的攻击,细细密密的疼痛袭上后背,危机感应意识激得整只狼的毛都炸了起来。
  再快一些..快!
  “喂...放我下去.....”小狐狸虚弱地嚷嚷着,半睁着眼打量着白狼。他不作回答,只是一个劲儿地跑着。
  白狼从未觉得标志着狼族的旗子有多么美好,直至看到那熟悉的标志他才松了口气。
  黑狼在入口处等待着,他的心里从弟弟离开开始就弥漫着一股不详的预感。果不其然,当他看到弟弟叼着只半死不活的小狐狸回来,就连平时最爱惜的白毛粘上了不少鲜血时,就知道事情不妙了。
  此时的白狼哪还有之前的淡定,慌乱的模样引起了族群的轰动,只是碍于族长的威严没有爆发。
十三]
  隔壁的虎族将小狐狸接了回去,看那只小老虎懊恼的模样,白狼心里莫名的怨气也消散了,卧趴下去独自舔着伤口。
  伤口在一天天痊愈,白狼时常会不自觉的望向虎族的领地,在意识到后又面无表情地将头转回来,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
  这哪瞒得过他的哥哥——大黑狼。
  大黑狼原本的笑面显得更加真实,看着弟弟的样子仿佛教训不听话的狼都有劲儿了。
  日子也一天天过着,这件事儿都快要被狼们遗忘时,又从西边传来个津津乐道的消息————来了只连白狼都没辙的小狐狸呢。
十四]
  “你..”白狼有些头疼,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但眼神里“你干了什么”的意思明晃晃的问着小狐狸。小狐狸嘿嘿一笑,钻到白狼有力的两只前爪下面舒舒服服地拱了拱:“我什么都没干呀,只是跟他们说如果不把你找来,我就在这里当众——”
“闭嘴!”白狼直觉它会说出什么不好的词儿来,但看到小狐狸狡黠的样子又有些懊恼。小狐狸盯着他,似乎不从他的脸上看出朵花就不罢休的样子。直到看够了才笑嘻嘻地说“当众表演然后把你吸引过来呀,你以为我会说什么?”
  白狼:.........“没什么。”
  小狐狸皱皱鼻子:“我才不信呢,你这狼看着正经,没想到私下竟是这样的——”
  白狼:..............
  救这只狐狸是不是个错误?
十五]
  “蓝湛蓝湛!你看我抓了什么过来!”小狐狸兴趣盎然的喊叫着,还未进入白狼的窝声音都传了进去。
  自从小狐狸恢复了,它时不时就来狼族串门,把整个狼群搅得乱成一锅粥。黑狼族长疲于应付,便把招待它的任务交给白狼,还带着一脸欣慰拍了拍他的肩膀。
  白狼:....??
  此时白狼的面前是两只瑟瑟发抖的兔子,小小的两坨挤在一起,白色的毛看起来与白狼更配一些。橙黄色的团子蹦哒进来,一脸你快夸奖我的表情看着白狼,直看得白狼撇过头点了点才作罢。
  “嘿嘿,就知道你喜欢,可不要不小心吃了啊!”小狐狸细心的嘱咐着,眉眼里全是坏笑。
  白狼无奈的点点头,随着小狐狸出了洞穴,去找它说的那个甜腻的好玩的东西。
——————END
.
.
.
.
.
.
.
.
.
.
.
.
.
.
.
.
.
.
.
————END?
  泪眼汪汪的鬣狗先生委屈地窝在角落,嘴里边念叨着“老婆我错了让我睡草窝吧...”边流着口水进入了梦乡。
——————END.
☆*☆*☆*☆*☆*☆*☆*☆*☆
  首先,我得道个歉。
  5.21我发的第一篇小狐狸x白狼的文,然后就开始准备这篇,还硬是拖了一个多月我才把它撸完。[´_>`简直没救了.....]
  其次,那啥,其实我文笔真不太好,写着写着就白了,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玩意儿。所以我一般就写些短篇,有时候就连短篇也白,所以写了很多没错,都被我自己毙了...
  这一篇..´_>`唉,本来设定是小狐狸和狼的相遇,后来还是改了改,不知道是什么背景了[作者已混乱],而且还把本来打算的小短篇变成了大长篇[并没有多长],文笔有多烂大家有目共睹..[。]嗯,希望大家有人嫌弃的话就不要吐槽了,就当路边偶遇一坨屎那样无视它走过去吧。
  肯定有bug,因为写着写着就,按他们是人的思维来了,后来再想改又有些无力,基本上算是赶完的,后期明显很匆忙,很多先前的设想都没交代,因为这的确超过我的预想了[因为作者太啰嗦],下次[不知道还有没有下次..]一定会尽量完善整篇。
  好像,就这样吧...?[最大的问题难道不是ooc吗!]
  ooc望轻喷,下次[..]会尽量改正!

评论 ( 1 )
热度 ( 103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