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狐狸和狼

三途川:

1.狐狸羡羡x白狼汪叽,平淡小日常
2.私设较多,ooc望轻喷
3.也许会有同类型的其他短篇♡
4.521快乐!


  半人高的草丛在微风的吹拂下轻轻浮动,隐约能看到趴伏在软草上的一抹橙黄。紧绷的脊背以及随着草丛左右晃动的尾巴透露出它的紧张,被不远处蹲坐着的狼抖耳朵的动作惊得竖起了全身的毛。
  它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垂下尾巴蹑手蹑脚地朝着那个方向爬了几步,窸窸窣窣的声音迫使它停下动作,毛茸茸的小爪子悬停在空中,紧张得连尾巴尖儿都绷直了,乌黑狡黠的眼里此刻闪着几分焦灼,却也一动不动地盯着那只狼,两只耷拉着的三角耳忍不住动了动。
  那狼似乎并未注意到这边的响动,仍一丝不苟地注视着远方,只是那轻轻颤动的尾巴尖暴露了他的期待。
  小狐狸眼尖地发现了,便心情大好地摇动着尾巴,吱呜两声撒开腿儿朝狼蹿去:“含—光——ju.........”
  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它卡住了。
  就不应该从侧面跑!小狐狸暗自懊恼,气急地在空中划拉着后爪,撅着毛毛的小屁股使劲儿往里面拱,两条小短腿儿画了好几个弧线才让它拱进去,却也是脸朝大地趴在了那儿。
  白狼见状不动声色地再次撑直了臂膀。
  还没等他动爪把瘫在地上的小毛团翻过来,那团子就自发地翻了个身仰躺在他面前。他微微低头,正面对上它的脸。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小狐狸突然眨巴眨巴朝他抛了个媚眼。
  白狼:.......
  小狐狸躺在他身下,伸出两只前爪摁在他胸前,还不安分地扒拉两下他胸前的茂密的毛发,媚眼倒是不吝啬的给了一个又一个,似乎对他的僵硬毫无所觉:“蓝二哥哥,来嘛~?”
  白狼面无表情地看了它好一会儿,垂下头伸出舌头舔了舔两只小爪子,完了还不罢休,顺着短短的手臂舔上了脸,痒得小狐狸一个劲儿地躲着,爪子抵着他的脸不让他再继续下去。他也不多纠缠,流连两下便向下寻去,找到那鼓鼓的毛肚子用鼻尖轻轻蹭着。
  “嘿!很痒的...”小狐狸不满地哼哼两声,侧起身子躲他,却被他顶着后背翻了过去。四只爪子藏在毛下,从上看去就像一条高级毛毯。白狼俯下身子,小心地用牙齿叼起小狐狸,那模样就像对待一个易碎的瓷器一般小心翼翼。
  小狐狸并不适应腾空的感觉,划拉着短小的四肢抗议:“蓝湛!快放我下去!!”
  白狼充耳不闻地朝前走着,动作悠闲的就跟饭后散步一样。小狐狸闹腾一会儿也消停了,左顾右盼地张望着。
  “蓝湛蓝湛,你看那儿!”小狐狸像发现了新大陆般大声喊叫起来,一只前爪指着前方不远处的枇杷树。杏黄色的枇杷圆溜溜的挂在树梢上,看起来沉甸甸的,倒是更勾起食欲了。白狼顿了顿,便改了方向朝着那棵树走去。
  刚走到树下小狐狸就迫不及待地挣开白狼的‘恶嘴’,飞快地扒着树干往上搭爪子,后腿儿使劲蹬着树干上的凸起部位。爬了几米就毫不意外的掉了下来,它并不灰心,换了种方法慢慢地往上蹭去。
  还别说,这方法真的有效。
  至少它爬到了最矮的那个树叉上还没掉下来。
  白狼蹲坐在树下专注的看着小狐狸的动作,眼神里不自觉带上了几分紧张,心脏似乎都随着对方危险的动作渐渐升高,只是面上仍一片平静。
  小狐狸可没想那么多,看着近在眼前的枇杷兴奋不已,纵身一跃扒住几个枇杷荡在空中。树枝猛烈的晃动着,像是要把身上这个不知好歹的小狐狸给扔下去。小狐狸就跟这棵树杠上了,甩动后腿加大了晃动的力度。眼睛不经意往下一瞟,竟看到那条素来淡定的狼此刻看起来竟不淡定极了。
  新奇,真是太新奇了!新奇得它不由得又升起了捉弄他的想法。
  小狐狸荡来荡去倒是快活的很,殊不知树下的狼看得有多心惊胆战。未成年的小狐狸可经不起那种高度的摔落,要是掉下来了指不定会躺上几个月。想到这种可能性,他也无法再冷静下去了。
  “下来。”清冷的嗓音不轻不重地敲打了小狐狸一下,它偷偷地瞧了几眼面瘫狼的表情,也看不出生气没有,乌黑的眸子里满是狡黠。
  “蓝湛————!”小狐狸瞄准方向蓦地松开爪子,摆出大字型朝狼扑去。那白狼毫不含糊地向后仰了几分,把小狐狸接了个满怀。
  小狐狸本就不大的脸完完全全埋在了对方怀里,两只耳朵不适应的扇动几下。被身后那只爪子用劲摁着,说出的话也模模糊糊的了:“唔,唔嗯——”白狼低下头仔细查看了一番,见怀里的小狐狸还有余力挣扎才暗自松了口气,这才松开搂得死死的爪子直视对方的眼睛。
  “没有下次。”
  “可是真的很好玩..要不,下次你跟我一起去玩吧?”
  小狐狸想象出白狼瘫着一张严肃的脸挂在树枝上荡来荡去的场景,不由得笑出了声。白狼见状并未说什么,叼起小狐狸的后颈往上一甩——小狐狸手忙脚乱的抱紧枇杷腾了空,却落在了一片柔软上。一片洁白柔顺的白毛映入眼帘,小狐狸嘿嘿笑了声,坐起身来朝前拱去,小脑袋一下一下地蹭着,总算是拱到了白狼颈部。
“蓝湛,疼不疼?”小狐狸把脑袋搁在对方头上,这样省了不少力气。白狼闻言本想回头看看小狐狸,又怕将小狐狸摔下了背,只好作罢。小狐狸没得到答案也不生气,把抱着的枇杷移到对方头顶上,就着头顶当移动饭桌扒开了枇杷皮。力道控制不当导致汁水四溢,小狐狸心虚地舔走了果汁儿,舌头舔到的地方让白色的毛三三两两抱做一团,迎风直立,显得凌乱极了。
  小狐狸想笑又不敢笑,只好边啃果肉边偷偷观察对方的反应。白狼并没有什么反应,仍是慢悠悠地朝前走去。小狐狸松了口气,转了转眼珠子就扒了个枇杷伸到对方嘴边:“啊————”
  果肉被卷走的同时爪子也被狠狠地嗦了一口,激的小狐狸尾巴毛都竖起来了:“喂!”
  本想抗议几句的小狐狸见到白狼眼里难得的笑意,一下子就偃旗息鼓了,恹恹的问他:“好吃吗?”
  “嗯。”
  真甜。

评论 ( 2 )
热度 ( 159 )
  1. 过气东雨 转载了此文字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