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妖二

    不过魏婴在猫窝里睡了两天就不干了。
    是夜,蓝忘机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感觉到床单好像被人往下拽了拽。睁眼,没见到人,侧着身往床下一看,果然是魏婴。漆黑一团的小毛球叼着辣椒小布偶,伸出爪子抓着床单,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对视一阵,蓝忘机道:“怎么不睡?”前几天都是很乖巧的去小房子里睡了,今天是怎么了。
    魏婴见他醒了,就缩回拽着床单想往上爬的爪子,纵身一跳,跳到了蓝忘机身上,打了个踉跄。毕竟一只小猫再怎么身手敏捷,叼着一个有自己半个身子那么大的布偶,也会行动不便的。
    蓝忘机默默地看着他,不说话。
    魏婴踩了踩被子,感受了一下脚下的触感,然后布偶放到蓝忘机的面前,在枕头边儿上窝下躺好。
    虽然魏婴还不会说话,但是蓝忘机就是感觉自己知道他的意思。
    他伸手摸了摸魏婴的小脑袋,低声道:“给我的?”
    魏婴的嗓子眼发出呜呜的声音。
    最喜欢的玩具给你了,让我在这里睡好不好?
    怎么会拒绝呢,蓝忘机将面前辣椒布偶拿到桌子上,重新规规矩矩的躺下,然后魏婴立马挪动了几下在蓝忘机的颈窝缩好。
    “魏婴,晚安。”
    “enen”最喜欢的还是你,别伤心了。
    蓝忘机在梦中惊醒,颈边没有那温热的感觉,向房间的一角看去,那个漂亮的猫窝也早就不见了。
    他总是会忘记,魏婴已经离开他很久了。
    在床上静静地躺了一会儿,蓝忘机与平时一样起身洗漱。魏婴的痕迹还在,这是他刻意留下的,他不知道这样到底有什么用,只是不忍心舍弃。蓝曦臣说他太过固执,他没有反驳,正如他曾经对魏婴说的那样,妖的一生太漫长,也太孤独了。
    而魏婴,是忍受不了这样的孤独的。
    所以,他注定会离开。
    蓝忘机收拾好房间,下了一个决定。他不知道以后会怎样,只是现在,他很想见到魏婴。

    繁华的城市,就算是夜晚也是热闹得很。人们沉浸在不夜的狂欢中,完全不顾了古人说的警戒之言,他们不知,在那无人看到的黑暗之处,非人的生物正肆意活动着。
    在废弃高楼的平台上,下面车辆鸣笛声只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一点,狂乱的风将人的头发吹的四散而开,温度也是冷的让人发抖,更兼之深夜,此般状况之下怕是没人愿意上来。
    不过正在对峙着的两伙人都不是一般人,其中的一伙甚至不是人。
    一旁衣着统一,现代校服样式的那群人率先开口:“魏无羡,前几次你搬弄言辞,颠倒是非,我们没和你计较,这一次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了。那妖伤了我道盟的大少爷,致使大少爷重伤,你若是不交那妖出来,我们势必要替天行道,灭了你们这一伙妖孽。”
    外表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无聊的掏了掏耳朵,随意道:“就凭你们啊。”
    方才说话的人很是自豪:“魏无羡你不要太嚣张!这一次可不一样了,我们请的可是闻名已久的……”
    “我说啊。”没有听他说完,直接打断:“你们上一次也是这么说的吧,所以你们行行好,反正你说了我也记不住,直接开打呗。”魏无羡有些不耐烦了,这几天来挑事的道人没有什么厉害的角色,来得却太过频繁,绕是他也有些受不住,只想回去抱着他的布偶们好好的睡一觉。
    魏无羡活动活动手腕:“老规矩,我们赢了你们撤。小的们,上!”
    一场混战。
    最后的结果没有出乎魏无羡的意料,所谓的道门精英不过都是一群乌合之众,也是,那些真正的高手都顾及着面子,不肯轻易来找他这种血统不纯,修为年限不高的小妖。不过等再来几批找事的人,那些老家伙就该来替天行道了吧。
    魏无羡活动了活动酸疼的手腕,妖丹都几乎被这车轮战给榨干妖力了,等回老巢之后一定要睡上个三天三夜才好。
    却是不知,此时他的“老巢”,正有一份大礼等着他。
   
    就算是彻夜狂欢的爱好者,在凌晨四点也会忍不住有些疲累,更何况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的魏无羡呢。
    扶着墙走回公司,等自动门打开,魏无羡就看到双手抱胸依在柜台边的温情,顿时感觉头大如斗,揉了揉额角道:“这个时间你不睡你的美容觉,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温情戏谑的上下看了他几眼,道:“今天晚上公司来了个厉害的,还没开口就把我们的前台兔子小姐给吓哭了,我那还能睡啊,这不起来处理吗。”
     这整个公司的人虽说不全是妖怪,但到了晚上,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进入之地。
    魏无羡皱眉道:“那些人还学会偷袭了?不对,我在这里设了符篆结界,要是有人来攻击我不会不知道,来的莫不是妖怪。”
    温情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奇怪:“猜对了。”
    看着温情这扭曲的笑容,魏无羡心里出现了一丝不祥之感,试探道:“是……温家的那帮子人?”
    温情没想到他会猜到这方面,奇道:“你怎么会想到他们,就温氏现在剩下的那批妖,在给他们几百年也不会成什么气候的,更何况四大家族轮流看管,哪里有翻身的机会。”
    魏无羡叹了一声:“那倒是。”不过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虽说他当初是为了不拖累蓝家,自请离开,说到底,还是被人赶走的。
    “所以到底是什么……妖来闹事,我头痛得很,说完咱们各找各床。”
    温情也很爽快的道:“你的梦中情人,现在在你的房间里呢,你刚好回去睡觉就看到他了。”
    魏无羡点点头:“哦,我的梦中情……人?!”
    魏无羡瞬间悚然道:“你什么意思?”
    温情一挑下巴,冷笑道:“我还能是什么意思,你的梦中情人啊,不就是蓝家的那位……”
    话还没有说完,眼前的人就一阵风似的跑没影了,温情啧了一声,不满道:“真不知道这两个玩什么,大晚上的,还不让没有对象的人睡觉了。”说完她又皱起了眉,头疼吗,这可麻烦了。
    一口气跑到最高层他的房间,一路上惊起倒挂沉睡的蝙蝠精数只,巡楼的猫妖一队,还有赏月的夜莺一只。没等喘匀了气就刷的一下推开门……没见到人形的东西。
    魏无羡大脑一片空白,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失落的进门关门,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听到温情说把人请到了他的房间他就知道不好,如果真的是那个人的话,看到他的房间会怎么想……
    不再掩饰,黑色的猫咪从摊成一堆的衣服中拱出来,一跃而起跳上大床,搂过一个玩偶抱在怀里,然后缩在另一个大玩偶怀里,很是难过的团成一团。
    二十平的房间里,除了床和日常需要的家具之外,层层叠叠的摆放着许多白狼的玩偶,小的只有巴掌大,大的占了半个床,或坐或站,形态各异,每一个都被打理的好好的。
    他当年被赶出来的理由除了顽劣不堪,明目张胆帮助温氏余孽之外,还有一条那个人不知道的,那就是对他的抚养妖心怀不轨,虽然妖不在意这个,可这不包括那些身份特殊的妖,比如蓝忘机。
    叹了一口气,魏无羡在卧坐姿势的大玩偶身上蹭了蹭,感觉这个玩偶温热的温度勉强安慰了自己,他真是好久都没有体会到这个感觉了。记得还小的时候他总是喜欢这样窝着,蓝忘机宠他,也总是会变回原型让他折腾。也不知道这个福利是不是已经是别人的了……唔,再蹭蹭,这个味道也很熟悉呢。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魏无羡颤颤巍巍心惊胆战的抬头,自己重金定做的玩偶在床的另一边地上躺着,而正在蹭的这个,原本正对着门的头转向他的方向,琉璃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事后,魏无羡不止一次的想拍死自己,因为他一紧张,直接崩毁了自己原本打算好在蓝忘机面前表现出来的,成熟帅气形象。
    魏无羡:“喵呜?”
    蓝忘机:“……”
    本能反应,怨不得谁。
   

评论 ( 4 )
热度 ( 117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