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承泽41

    月上中天,淡黄色的月光柔和的洒下,使得院中无需照明也可视物,不知名的浓郁花香在空气中弥漫着,偶有虫子的鸣叫声响起,更衬得此时的静谧。
    晚风吹拂,略显宽松的衣摆随风飘荡,魏无羡倒下一杯酒却不饮,只是出神的看着,许久之后才扬唇一笑:“蓝湛,你过来了啊。”
    蓝忘机站在小院拱门处,轻声应了一声才迈步进来,在魏无羡身旁坐下:“江晚吟呢?”
    魏无羡将酒一口饮尽,懒散的趴在石桌上,玩着手中已经空了的酒杯道:“已经走了……你想不想知道他都和我说了什么?”
    蓝忘机摇摇头,道:“这是你的私事。”
    魏无羡重新为自己倒满酒,状似无意的说道:“你说他是不是脾气更差了,这样下去还怎么娶媳妇啊,虞夫人和阿姐怕是要急死了吧。”
    蓝忘机道:“或许。”
    那你什么时候娶……魏无羡瞥了他一眼,硬生生把这句话给咽了下去。尽管已经思考了很久,但是真的见到这个人,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试探着问:“你呢?你就没有什么想法?”
    不等他回答,接着道:“其实江澄走后,我本来想去找你的,路上遇到了思追儿,知道了一些事……”
    久久没有听到下文儿,蓝忘机忍不住问道:“什么?”
    魏无羡饱含深意而又有些不安的问:“听说你经常弹一首曲子?”
    蓝忘机心中一跳。
    “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蓝忘机站在原地没有说话,有些狼狈的躲开魏无羡询问的目光。
    魏无羡见他表现,心中一沉,连忙岔开话题,道:“今天江澄来,我才想起当年我在这院中的树下埋了一坛酒,如今刚好挖出来,味道还算不错。蓝湛,要不要来一点。”
    话是这样说,当他举手斟酒的时候,还是犹豫了一瞬,就是他唯一想出来的办法,虽然江澄说蓝忘机对他有意思,可这一切不过只是猜测,万一弄错了,那可就尴尬了,怕是连朋友也做不成。
    而蓝忘机醉酒之后什么也不会记得,而且问什么说什么,实在是套话的好时候,因此,他才想起来当年埋下的一坛酒。
    魏无羡心里想:“我就只是问问,旁的什么也不做,如果不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那样,大不了就去西北,偶尔回来看看……”
    蓝忘机定定的看着他,看着他脸上笑容微僵,因为不会答应他的时候,方才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须臾,他便用手一支额头,睡了过去。
    魏无羡这才觉着胸口发痛,竟是自己紧张的忘了呼吸。
    拍了拍胸口,一点儿一点儿地挪到蓝忘机身边,伸手在他雪白如玉的脸上狠狠拧了一把,感慨道:“小蓝湛,你还是落到我的手里了。”
    犹记得蓝忘机第一次喝醉,是在去找他赔礼的那天晚上,即使过去了这么久,想到当时的情景,魏无羡还是忍不住想笑,喝醉酒的蓝忘机实在是太可爱了。这也导致此后,他总是有意无意的灌这个小古板喝酒。
    现在他看着蓝忘机如霜如雪的脸庞,依旧忍不住心神荡漾,越看越是着迷,在他脸上摸了又摸,最后还忍不住托起他的下颌,低下头去越凑越近,想要采撷那朵淡红色薄唇。就在眼看就要碰上的时候,强行别过脸,暗暗的唾弃自己:魏无羡,做人不能这么趁人之危。
    做了好大一会儿心理建设,才又转过头来看着,再一次被吸引住,许久之后,才噗嗤一笑,道:“蓝湛,你知道吗,我以前还曾经想过,如果你是个女孩子,我一定娶了你。”
    蓝忘机刷的一下睁开了眼。
   

评论 ( 18 )
热度 ( 188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