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承泽40

    解决完脸上的伤,蓝忘机就放开了魏无羡,让其自己处理身上可能有的淤青。
    魏无羡也知不及时处理的话可是要难受好多天,刚扭头想要招呼江澄一声,两人一起去长宁宫各自寻一房间处理,就看到江澄满脸复杂的看着这边,似是有些不敢置信。
    疑惑地打量了一下自己和四周,并没有看到什么,魏无羡不由问道:“你怎么了?”
    江澄硬邦邦道:“无事,你搞定没有,完事了赶快走,别耽误圣上处理政事。”
    魏无羡道:“不会啊,我平时都是在这里的,自己干自己的事,一点儿也不耽误蓝湛的时间,今天还是你一上来就打才……”
    听了魏无羡的话,江澄的脸色更不好了,厉声打断他的话,道:“叫你走你就走,费什么话!想在这吃饭吗?”
    魏无羡若有所思的点头:“说的也是。”
    转过头对蓝忘机道:“那我今天就不和你一起了,等我解决了江澄这个傻逼再来找你啊。”
    蓝忘机点了点头,微微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沉默的看着魏无羡离开。
    一出宫殿,魏无羡就感觉到胸前一紧,江澄抓住他的后领拖着就走,就让他感觉莫名其妙,扬声道:“你在干什么?快给我放手,喂喂喂,别以为我不敢打你,你给我放手听到了没有。”
    江澄恶狠狠道:“闭嘴!”
    江澄算是从小在宫里混到大的,对这里的地形所知甚祥,虽然几十年没来过,但是还是一个弯路都没走,直接到达了长宁宫,来到最近的一处殿堂,提脚踹开了门,一把把魏无羡扔了进去。
    被他拖累一路,魏无羡早已自暴自弃的放弃了挣扎。反正有人拖着,不用自己走路,正好省力。
    只是一路上见到这一幕的宫侍所受惊吓不少,江大人拖着圣上的男宠,面色不善,一副要将人开膛破肚的架势。看情况,因是这位将大人终于忍耐不住,想要处理了这一位,但是让人费解的是,两人脸上这鼻青脸肿的样子,好像是打过一架,而依旧在南书房的陛下,却是依旧完好,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
    魏无羡勉强控制住落地姿势,没有摔倒在地,一年莫名奇妙的看着江澄道:“你这是发什么神经?”
    转身关好大门,确认门外并没有人偷听,江澄抿唇道:“你和蓝忘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一直待在这里不去找我们。”
    魏无羡想了很多江澄可能要对他说的话,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开头,奇道:“什么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过嘛,他认出我了,所以我就顺势住下,反正你迟早会来,我就在这里等着呗。”
    江澄道:“那好,现在你也见着了,左右我们家不会不管你的,等到朝拜结束后,你就和我一起离开。”
    出乎他的意料,魏无羡没有直接答应,而是沉默了。
    江澄皱眉道:“怎么了?你不是一直很不耐烦宫里的生活吗。”
    “那是以前,整天勾心斗角的,烦。”魏无羡挠了挠头,“总觉着……我现在不能就这么离开。”
    江澄耐着性子问道:“为什么?”
    魏无羡诚恳的道:“好像那样子,就是丢下蓝湛一个人了。”
    江澄面容顿时扭曲了起来,狰狞无比,他吼道:“他是不是一个人关你什么事儿?!”
    魏无羡也不知道这关自己什么事,可是他想到那天晚上,蓝忘机在长宁宫喝醉的表现,莫名的感觉,自己就是不应该丢下他。
    江澄强忍着愤怒道:“你不想丢下他,你知不知道,他对你根本就是不怀好意。”

评论 ( 11 )
热度 ( 143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