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承泽39

    吩咐下去,便有宫侍取来跌打损伤的药膏,交与蓝忘机。虽然对方才殿内的声音很是好奇,但是顶着蓝忘机的眼神,还是不敢向其中看上一眼。
    关上大门回转殿内,蓝忘机面容冷淡的将药膏放了一份在江澄身边的桌子上,就捧着另一份到了魏无羡身边。
    虽然魏无羡伤的较重,可江澄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万幸的是两个人都有所留手,都只是皮外伤,抹上药膏不出三天就能好,除了看上去较为可怖之外没什么大不了。年轻时两人都是在泥里摸爬滚打,这种程度根本不算什么。
    照着镜子胡乱的在伤处抹了抹,就当是处理完毕了,江澄转头就打算和魏无羡说话,好好嘲笑对方的花脸,谁知一回头,就看到让他匪夷所思的一幕。
    蓝忘机捧着魏无羡的脸,小心翼翼的为他处理伤口,身边的桌子上排满了瓶瓶罐罐,全是千金难求的伤药。江澄看看那一堆,再看看自己手中虽然也很难得,但是怎么看怎么显得寒掺的药膏,陷入了深深地沉默。
    这还不算完,更让江澄感觉疑惑地是,魏无羡何时连这种程度的伤也需要别人帮着处理了?
    “嘶。”魏无羡倒吸一口凉气,急声道:“蓝湛你轻一点,疼。”
    “嗯。”蓝忘机一脸严肃的答应,手上的动作又轻了一些,“这样还痛吗?”
    魏无羡点头,可怜巴巴的拽住蓝忘机胸前的衣襟,道:“疼,疼死了,蓝湛你吹一吹好不好。”
    蓝忘机小时候曾经见过,有小孩子在摔倒之后,大人会将其抱起,然后在伤口处呼气,可是他一直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作用。然而现在是魏无羡要他这样做,对于这个人的要求,他并不想拒绝。
    犹豫着,蓝忘机还是凑近了,向肿着的脸颊吹了一口气,吹完还道:“痛痛飞走了。”
    魏无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直接快要笑倒在椅子上了,“你怎么怎么好玩,蓝湛你真是太可爱了。”
    被他嘲笑,蓝忘机面无表情的道:“抹药。”
    魏无羡道:“你这是害羞了?蓝湛我不是故意的,你看看啊,你刚才涂的这种药膏抹上去凉丝丝的,吹口气真的能缓解痛楚的,这可真心不是我故意戏弄你。”
    蓝忘机不理会他,顺手将药瓶放下,又拿起另一种,一只手抬起魏无羡的下巴,细致的涂抹起来。
    魏无羡仰着脸,享受着被人服侍的待遇,没有受伤的嘴丝毫不闲:“你说我会不会毁容了啊,我觉得脸上好像有东西,是不是流血了?”
    蓝忘机将那水痕抹去,道:“不是,刚才的药膏化了,不会毁容。”
    魏无羡放心的眨眨眼:“那就好,我以后还要去调戏小姑娘的,顶着破了相的脸可就不好了……啊啊,蓝湛你怎么突然下手这么重,好疼好疼啊。”条件反射的挣脱开蓝忘机抬着他脸的手。
    蓝忘机没有立时回答,顿了一下道:“走神了,手滑。”
    魏无羡狐疑的看他:“真的?”
    蓝忘机满是歉意的道:“嗯……不会了。”
    魏无羡又凑过脸去。
    越看,江澄就觉得越奇怪,心中让人不安的感觉越来越重,觉得自己好像马上要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魏无羡是什么德行他还不知道吗,这样娇气直接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可这不重要,此人一向喜欢作妖,干出什么事来他都不觉得奇怪。
    可是蓝忘机就不一样了,是人提起这一位可是一致的好评,端方雅正不惹尘埃,夸的和天仙一样。当初魏无羡可是经常惹的他勃然大怒,但如今,蓝忘机不仅容忍魏无羡在宫里各种作妖,此时还纡尊降贵的给上药。这个事怎么看不正常。
    想到宫外的传言和即将下达的封妃旨意,江澄基本可以确定他的猜想了。
    可是相交多年,魏无羡从未表现过这方面的兴趣,一直偏好调戏美貌少女,两个人年少只是也私底下曾对着各家的小姐有过幻想,虽然魏无羡一直坚持不肯成亲,说没有找到中意的,可是方向还是女孩子。
    如果不是魏无羡的毛病,那就是蓝忘机的问题了,传言中蓝忘机清心寡欲,对男女都没有兴趣,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焉知此人私底下是个什么模样。
    先前江澄虽然说过两人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但那只是随口讽刺,当不得真。但如果蓝忘机真的想要折辱魏无羡的话,他是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评论 ( 12 )
热度 ( 148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