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承泽38

    江澄一踏进南书房,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正在处理政事的蓝忘机,而是一边趴在搬来的小桌子上正在玩一个攻城模型的少年。虽然模样和记忆中的完全不同,可是那在他眼中欠揍的模样,让他立刻就确定了,魏无羡的回归不是传言,而是真实发生了的。
    听闻江澄回来的消息,蓝忘机犹豫了一瞬,就第一时间派人去告诉了魏无羡。
    此时见到江澄进来,蓝忘机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重新把注意力放到政事上去,仿佛并不关心这两个人久经不见之后会有的反应。
    魏无羡眼前一亮,欢快地站起来打招呼:“江澄,好久不见啊。”
    江澄一改之前满脸阴沉的样子,疾走两步到了魏无羡身前不足一丈的位置,几乎是欣喜若狂的咬牙切齿道:“是啊,真是好久不见啊,魏无羡,你还真的回来了,你怎么就这么回来了!”
    话音刚落,扬起手一拳向魏无羡的脸上打了过去,顿时将魏无羡连人带椅子都打倒在地。
    一边蓝忘机瞬间站了起来,向这边迈出一步。
    “蓝湛,你别过来,我自己解决。”
    听到这话,蓝忘机听话的停了下来,而眼睛依旧晦涩的看着这边,修长的手指蜷起又放开。
    魏无羡止住蓝忘机的动作,然后向旁边滚了几圈躲开江澄踹过来的一脚,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扬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上来就打人,还冲着脸打!嫉妒我长得比你帅啊。”
    江澄刚才那一拳丝毫没有留手,这才几息的时间,魏无羡的左脸就肿了起来。
    “我什么意思!”江澄冷笑两声,“我还想问你什么意思呢!身为主将却冲锋到最前面,然后一死了之,留下一堆烂摊子给我。”
    每说一句,两人就拳脚相加一回合,这和与蓝忘机每次比试总是点到为止不一样,完完全全的拳拳到肉,毫不留情。
    魏无羡一边躲着江澄的攻击,一边找准时机反击,同时还要说这话:“你不也有时候跑到前方去杀敌,还说这最显气势,有什么资格说我。”
    江澄冲他吼道:“可我没把小命玩丢掉!好啊!你死就死了吧,我不在乎!没有你我也能保护好西北,反正战事都快要结束了。可是过了十多年你又不声不响的回来了,还什么人都不告诉,等着我们感激涕零的自己发现,然后欢迎你回来是吧!魏无羡!你凭什么!!”
    魏无羡矮身躲过江澄摔过来的椅子,做出暂停的手势,然后为自己辩解道:“我可没有这么想过,江澄你想多了。”
    江澄放下手中的小桌子,微扯嘴角,道:“那你现在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魏无羡想了一下,诚恳的说:“我不知道要对你说什么。”
    江澄道:“那我帮你想一下,你回来之后,有想过把这个消息告诉我吗?或者是告诉我姐吗?”
    魏无羡道:“想过。”
    江澄轻声呵了一下,道:“可是你做了吗。”
    魏无羡摇摇头。
    江澄接着打过去:“那我凭什么不能打你,你知不知道,你当时去世的消息传回京的时候,我姐刚好怀着孕,情绪起伏之下差点小产,父亲他已经病了,直接倒下起不来了!结果你回来却不告诉他们!”
    魏无羡沉默了,任凭江澄打到自己身上而不还手,他虽然被禅帝从小接进宫里,但是当时老爷子根本没有多少时间教养他,全是江家人暗地里照顾着。那时宫里人的心思全在怎么讨好各位皇子上,还有人看不起他,衣着吃食完全不上心,是年幼的江澄摆出世家公子的威仪,将伺候他的宫侍教训了一顿;江厌离不管什么事都想着他,只要有江澄的就肯定有自己的一份;江叔叔就更不用说了,完全是把自己当成亲儿子看到的,为此江澄还冲自己发过几次脾气。
    站在原地,魏无羡低声道:“对不起。”
    江澄依旧气不过:“一句对不起就完了?这句话你不应该对我说,你应该对我姐姐说,跪在我父亲灵前对他老人家说。”
    依旧要打向魏无羡的一拳中途被人拦下了,蓝忘机牢牢擒住江澄的手腕,将魏无羡护在身后,厉声道:“江晚吟,适可而止。”
    在刚才你来我往的殴打中,魏无羡受身体所限,完全处于劣势,虽然江澄的攻势十有八九是冲着胸腹处去的,但还是有几拳打在脸上,让魏无羡看上去惨不忍睹,致使蓝忘机终于忍不住出手。
    江澄看了看蓝忘机,又看了看躲在他身后的魏无羡,森然笑道:“好啊,这是找到靠山了。不告诉我家,却告诉蓝忘机是吧,怎么?还想做你的承泽郡王,还是当男宠当上瘾了? ”
    想了想他又道:“也是,我这一路上可听了不少传言,含光帝对你可谓是百依百顺,宠爱有加。他这么护着你,难不成你们真有点什么,这就难怪了。”
    这话说的意有所指,魏无羡忍不住道:“注意言辞,蓝湛是自己认出我的,我们只是朋友,哪有你想的那么多。”
    江澄指责自己,他没法说什么,可是他却不能忍受蓝忘机被人误解。
    蓝忘机闻言神色一僵,而后又转瞬回复,让人感觉如错觉一般,毕竟他平日里也是一副波澜不惊冷淡至极的样子。
    蓝忘机放开江澄,将身后的魏无羡拉到一边,低声道:“先疗伤,之后详谈。”
    魏无羡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反对的,他受的伤比江澄重,此时绵绵不绝的疼痛从脸上蔓延开了,疼的他呲牙咧嘴。而打过一架的江澄火气也下去了,见此也不再说话,默认了蓝忘机的意见。

评论 ( 13 )
热度 ( 139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