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承泽37

    曾经发生了很多事,可是回想只需要很短的时间。恍惚之间,魏无羡的手已到他的面前,马上就抓住脖颈的要害,然而蓝忘机是什么人,即使是一时晃神,又如何能被同样的招式再次制住,而且……
    魏无羡他现在的身高可不够啊!
    就在魏无羡将将要碰触到他的时候,蓝忘机一个转身,避开这一招,同时绕到魏无羡身后,抓住魏无羡的左手拉至头顶,同时右胳膊把魏无羡的右手钳制在腰侧,并顺势圈住那尚且细瘦的腰身。
    宫侍们:这个姿势……陛下又在和魏公子调情了。
    蓝忘机垂眸看着怀中人的发顶,淡然道:“你输了。”
    魏无羡无不遗憾地道:“好吧,蓝湛你赢了。这个身高我还真是不适应,本来打算的好好的招式都发挥不出来。”
    蓝忘机道:“你没有认真。”
    魏无羡夸张道:“我怎么就不认真了,我冤啊,本来就是啊,你看我现在才多大,想当初你还比我矮半个头呢。”
    蓝忘机接着道:“你不会犯这种错误。”比试本就是要因人而异出招,像魏无羡这种从小打到大的人,怎么会出现为高度所困的情况。
   魏无羡无奈道:“被你看出来了啊,可是先贤曾经说过,输了就是输了。所以蓝湛,你有什么要我做的事,尽管说出来,魏哥哥绝不耍赖,什么都会答应你的。”
   蓝忘机放开他,眼中有些复杂:“……你不必如此的。”
    魏无羡装傻:“蓝湛你今天好生奇怪,说的话我都听不懂。”
    见他不肯承认,蓝忘机也不再说什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袖手道:“没什么想要的,先欠着吧。”
    万万没想到是这个发展,魏无羡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来:“蓝湛,你果然学坏了。”以往都是魏无羡会这样说啊。
    蓝忘机平静的看他,脸上的表情不变,但是魏无羡就是从中看出这样一句话:跟你学的。
    世风日下,人心堕落啊,连蓝湛都变成这个样子了。魏无羡简直痛心疾首到了极点。
    两个人打打闹闹——魏无羡单方面的——过了大概半个月之久,便有消息传来,西北大都督江晚吟已到京城,待沐浴洗漱整理好衣装之后就来觐见。这消息引得朝堂上下议论纷纷,西北离京城极远,这西北都督怎么会这么快就来,要知道离京城最近的聂将军都还没有动静。
    如果是两个人关系很好还可理解,但众所周知,这位江元帅和圣上一向不对付,不可能听闻圣上登基便如此火急火燎的赶回来。
    脑子灵活的却想到了前几月某一男宠的事,江元帅是和圣上的关系不好,但是和曾经的承泽郡王关系很好,如今郡王的居室被占,难不成这位是来讨说法的?那这……来者不善啊。新皇和盘踞西北近百年的江家对上,胜负难料,但那男宠怕是性命危矣。
    所以等江澄站在朝堂上之后,几乎所有大臣的都把隐晦的目光投了过去,就等着脾气不好的元帅大人开始发难。
    然而出乎大家意料的,江澄虽然脸色一直不太好,却全程没有说话——除了刚上来背了一段自我称呼。直到所有人禀报完事情,他们等到的大戏依然没有上演,江澄甚至很平静的转身打算和他们一起走。
    “江元帅,江都督,请留步。”快要走到宫门的时候,执事太监追了上来,江澄很是平静的转身。
    “圣上有命,请江大人到南书房。”太监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毕恭毕敬的说,他是曾经见过这位大人的,承泽郡王还在的时候这一位可是宫里的常客。时过境迁,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已是军权在握,满身威仪不怒自发。可是和他在一起的另一位……唉。圣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见这位还要带上那位公子,难不成是真要和西北撕破脸皮吗?
    “带路。”语气中暗藏了一丝火气,江澄远没有面上的那么平静。
   

评论 ( 8 )
热度 ( 168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