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承泽36

    直至深夜,蓝忘机才回到房间,自从那天晚上他做了那一场荒唐梦境之后,就一直躲着魏无羡,自觉没有脸面见他。魏无羡拿他当朋友,对他无话不谈,而他却对这个人抱有如此龌龊的念头。
    如果有一天魏婴知道了,怕是会对他敬而远之吧。蓝忘机坐在桌边,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可是远远的看到魏无羡向他打招呼却得不到回应的失望模样,蓝忘机有些不忍心,错的不是魏婴,却要他来背负后果。
    已是亥时就寝的时候,蓝忘机起身走向床边,如果明天见到他……
    还没有等他想完,床上的被子突然飞起,将他罩在里面,随后一人隔着被子将他牢牢的抱住,用巧力把他按到在床上。
    张扬的声音因为怕被别人听到而故意压低:“嘿嘿,你再躲啊,还不是被我抓到了。”
    是魏无羡。
    许久都没有声音,魏无羡正疑惑着,就听蓝忘机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你要如何。”
    魏无羡精神一振,不怀好意道:“都这样了你猜我要干什么?强奸!”
    停顿了一下,被子里的人开始极力挣扎起来,可是魏无羡压在他身上,根本施展不开,怎么也出不来。
    蓝忘机有些急了,怒道:“魏婴!”
    魏无羡也知道玩大了不好,再加上他今天是来找人道歉的,可不能把人惹得更恼了。一个翻身从蓝忘机身上,下来,还帮忙把缠成一团的被子给扒了下来。
    在被子里呼吸的不好,蓝忘机有些喘不上气,如玉的俊脸微红,眼睛里隐隐的有一丝水光,衣衫凌乱,向来绑的端正的抹额也歪了,此时正愤怒的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见此有些发蒙,心里感慨道:蓝忘机这个样子……若是他是个女孩子,自己一定要把他娶回家。
    幸好蓝忘机是个男子,他可不想就这么用成亲束缚住自己。
    魏无羡伸手想把他拉起来,带着歉意道:“对不起啦蓝湛,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你没生气吧?”
    蓝忘机没有握住他伸过来的手,自己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躲到一边:“你来做什么!”
    魏无羡坐在床边,诚恳的看着他:“我来给你道歉啊,蓝湛,蓝二公子,蓝二哥哥,原谅我呗。”
    蓝忘机冷声道:“若是道歉,刚才的行为又作何解释?”
    魏无羡无辜道:“这不是你这么久不回来,我等得太过无聊,就在你床上睡了一觉吗。说实话啊蓝湛,你的床太硬了,一点都不软和,我好像有点落枕。”说着还歪了歪脖子,装作一副呲牙咧嘴的表情。
    蓝忘机看着他不说话。
    魏无羡接着道:“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是真心想来道歉的。是我不好,我不该逗弄你,不该做出那样不知廉耻的动作,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见识,要打要骂都随你,只是不要不理我。”
     蓝忘机道:“你还怕有人不理你。”
    魏无羡道:“怕啊,当然怕,别人不理我我总是有办法的,你不理我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见蓝忘机似是有些态度松动,魏无羡连忙从床底下拖出一个笼子:“你看,我连赔礼的礼物都准备了,喜不喜欢。”
    笼子中是两只雪白的兔子,毛绒绒的窝在一起安静地啃菜叶。
    蓝忘机道:“……兔子?”
    魏无羡得意洋洋道:“对啊,可爱不,我觉得和你很像,所以买了。”
    蓝忘机有些纠结,他像兔子?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欢笑着的眉眼,心里很是复杂许久之后,他才长舒了一口气,算了,就这样吧,只要可以一直看着他就好。
    伸手接过笼子,将白兔抱出,蓝忘机轻声道:“嗯。”
    魏无羡一时反应不过来这个单音节是什么意思,疑惑地追问以求确定:“蓝湛你的意思是原谅我了?”
    蓝忘机看着他微不可见的点头。
    “太好了。”魏无羡直接从床上跳下来,忽然又想到什么,小心翼翼的问:“那我以后可以随时来找你吗?”
    “不可再用那些招式。”蓝忘机严肃道。
    魏无羡连忙道:“不用不用,我保证不会再出现像前两天那样的事儿了。”然而还以用了,只是没有太过分而已。

评论 ( 9 )
热度 ( 160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