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承泽35

   这条街是京城最繁华的长街,历来是达官贵人最喜欢的去处,街内不只有各种寻欢作乐的场所,更有数量繁多的酒楼饭馆,每一所店中的掌厨都是各地有名的大厨,所以做菜品都很是正宗。
    在最有名的一家湘菜馆中,面对一桌子红红火火的超辣饭菜,江澄面无表情的把手中的饭盒放下:“阿姐一大早起来做的莲藕排骨汤,听说你今日休沐,非要我带给你。”
    原本趴在桌子上的魏无羡一听这话,瞬间直起腰来,双手接过:“江姐姐的汤啊啊,想死我了,果然还是这么香,江澄帮我谢谢江姐姐啊。”
    江澄拉过椅子坐下:“真要谢的话,就亲自去和我姐说啊。”
    魏无羡给自己盛了一大碗,估摸着温度尚可,一口喝了半碗:“我倒是想啊,奈何皇爷爷这一阵不知道怎么了,非要给我说亲,只要我和任何一个未嫁的女孩子说话超过三句,他就一直追问我怎么样。现在江姐姐不是正和金家的那个孔雀说亲吗?要是传出什么话来,我的罪过不是大了。”
    提起金家的那个人,两人脸上如出一辙的露出嫌弃的表情,可是江厌离喜欢,他们就是再反对也没有用。
    江澄道:“这就是你烦心的理由?”
    魏无羡无辜的抬头:“不是啊,反正有你垫底,我再拖下去没有问题的。”
    “魏无羡你找死!”
    和魏无羡相同又不同,江澄同样面临到了年纪没有成亲的困境,去相亲的历史相当悠久,可就是没有一个女孩子答应。
    两个人打闹了一阵,差点把没喝完的排骨汤打翻在地,魏无羡抱着饭盒跳在椅子上连声道:“停,住手,要是打翻了汤我可是真心要跟你翻脸了啊。”
    江澄也不想浪费自家姐姐的心血,愤愤住手,冷声道:“那你是怎么回事,一整天都在唉声叹气的,圣上不是答应了你的请求吗,我听说你在西山军营玩的挺好的啊。”
    魏无羡翻下凳子坐好,给自己重新盛了一碗汤,悲悲切切的道:“晚吟啊,你是不会懂我的悲伤的。”
    江澄:“……”
    江澄道:“好好说话。”
    用手支着脸颊,魏无羡道:“蓝湛不理我了。”
    江澄花了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蓝湛是谁,幸灾乐祸不可思议道:“蓝忘机?他居然现在才不理你?”
    魏无羡不服:“什么叫现在才不理我,我怎么了,像我这种人见人爱的人物会有人嫌弃吗,江晚吟你怎么说话呢。”
    江澄道:“人见人爱?是狗都嫌吧,你看看现在有多少人愿意和你一起练习的,要不是我是你的伴读,现在我都不想理你。”
    “说好的不准提狗!”
    魏无羡隔着衣服搓了搓因为惊吓而起的鸡皮疙瘩:“蓝湛才不会是你们这帮俗人,再说了,我的人缘可比你好吧。”
    江澄微笑道:“好吧,那你说,你的那位不是俗人的蓝忘机是怎么不理你了。”
    一说起这个,魏无羡就有了满心满肺的苦水:“以前吧,蓝湛他就算是恼了,也只是几天不和我说话,可是自我前几天从西山回来,蓝湛他居然开始躲着我了!一旦看见我,脸色一变扭头就走,实在是躲不过,也当我不存在。我一看这情况,就想我去找他还不行吗?可是!他居然整天待在学堂里。”
    江澄不解道:“在又如何,你又不是没去找过他。”
    魏无羡痛心疾首道:“关键是蓝老先生也在!”
    想到某一段被蓝老先生支配的恐惧,江澄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同情道:“你继续说。”
    魏无羡道:“我不能去学堂找他,去他居所找总可以吧,然而每次等到亥时,就来了几个老太监——最迂腐的那种,围着我说什么宫中规矩,亥时之后无旨意不得在宫中行走,叨叨的我头都大了。你说说,蓝湛是不是故意的!”
    江澄皱眉道:“的确不太对,你到底是怎么惹到他了?”
    魏无羡一滞,想到了某个不可言说的场景,于是脸上的表情有点不自然,端起已经没有汤的碗喝了一口。
    魏无羡:“……”汤呢?
    江澄的表情越来越狐疑,魏无羡言语含糊的道:“就是比试时的招式问题……”
    江澄秒懂:“你是插他眼睛还是铲他小腿了?”
    这让魏无羡怎么说,他可不能告诉江澄他抓了蓝忘机的某个部位。
    江澄摇身一变恍然知心大哥:“要我说啊,你就该诚心道歉,先偷袭逮到他,然后送上礼物,最后道歉,死缠烂打之下他一定会原谅你的。”
    魏无羡若有所思。
    解决了这件事,两人就扯起了其他话题。
    “听我父亲说,最近西北有点不太平,估计那蛮夷又想找事……”

评论 ( 4 )
热度 ( 157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