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承泽34下


    这温贵妃还是顾忌着宫中规矩,没有直接露面,而是坐于一扇屏风之后,轻声吩咐着侍女代为传话。屏风上绘着百鸟朝凤的花样,看得出是大家所制,百鸟活灵活现,那凤鸟更是了不得,身披彩羽,尾生九翼,色彩缤纷。
    在看了那凤鸟一眼之后,蓝忘机皱了一下眉,就和几个同样不得不来的世家公子坐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如同老僧入定一般。
    按理说,贵妃之位也是可以用彩凤的,但是仅限五尾,此时屏风上的九尾凤鸟,分明是皇后规制。温氏嚣张至此,朝堂上下却无一人敢说,而禅帝更是对此不发一言,似乎对这种现象没有什么不满。
    就在蓝忘机心里默念功课打算把这段时间混过去的时候,前方却传来一阵喧闹,太监的呼喝声和女孩子的哭泣声间或传来,偶尔还有温晁的怒骂。
     不久,就有人开始小声讨论着,蓝忘机也慢慢拼凑出事情的经过。
    小宫女只是园中一个修剪花草的,因为正值更换宫侍的时候,人手略有不足,就派这个小宫女去打理一下园中桃树过长的树枝。本来就从未做过这项工作,又人矮力气小,所以修剪的树木高度不太够,温贵妃略有疲乏想要离场的时候恰好路过,结果就被树枝给勾了头发。
    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按照惯例,无非就是罚俸禁闭之类的。然而在小宫女被带来,跪下认错之后,却要直接杖毙。
    究其原因,立威而已。
    在绝对的权势面前,哪里需要什么理由。在场之人没有一个笨的,都知道温家姑侄两个打的是什么算盘,贵妃设宴多大的一个事,园中的总管太监怎么会事先没有检查,在场的人这么多,那没有修剪好的桃树怎么会单单勾了贵妃一个人的头发?只是演给他们看罢了。
    只是可惜了那正值豆蔻年华的小宫女,今日只能做一亡魂了。
    苦恼声戛然而止,泪眼盈盈的小女孩被堵住嘴,两个强壮的婆子拖着,马上就要拖下去行刑了。
    眼看着冤魂将生而无动于衷?
    蓝忘机面容严肃冷淡,并没有多想的上前一步,他可以委曲求全,却不能坐视不理,只是之后要及早通知兄长叔父,以应对温氏可能的发难。
    然而刚走出三步,众人的目光都还没有集中到他身上时,一个人就拉住他向后一扯,身穿黑衣的青年越众而出,朗声道:“今天这里好生热闹啊,在远处就听到声音了,发生了什么事,也让我知道知道呗。”
    伴随着周围一片“参见承泽郡王”的行礼声,蓝忘机被几个少年拉着衣角衣摆按住了。聂怀桑支着扇子挡住嘴,脸上颇有点恨铁不成钢,语气中却依旧有些畏惧蓝忘机的道:“忘机兄啊,别冲动,这个事郡王处理就好了,我们看着。”
    蓝忘机看过去,那一边魏无羡已经和贵妃隔着屏风交涉开了,言道那小宫女一早长宁宫就打算讨过去,只是最近人手不足才让其留下帮忙,没想到会冲撞到贵妃。然而按照规矩,这宫女已经是长宁宫的人了,贵妃是不得随意处置的。
    想要的施威没做好,被人下了面子,温贵妃的语气不怎么好,无奈何,承泽郡王是圣上偏心偏到天上的外孙,就是心里呕出血来也只能答应。
    对于蓝忘机而言,繁茂桃树下的身影,是他一辈子忘不了的。

    感觉到身下微凉的感觉,蓝忘机几乎是绝望的闭上眼。
    “蓝湛,你喜欢我。”梦里的人是这么说的。
    蓝忘机喜欢魏无羡,这是他不能否认的事实。
   

(34是汪叽做春梦后的回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长,又不能分开,所以分四次发。之前汪叽只是对羡羡有好奇,和同样失去母亲的感觉,直到这里才是把羡羡放到心里了。)

评论 ( 9 )
热度 ( 136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