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承泽34中

过渡章,写的有点无聊。

        转折发生在绥丰四年,禅帝的一道旨意。
    那一段时间蓝家的气氛极其压抑,蓝忘机虽然不懂其中之意,但是单看一向面带微笑的兄长都没了笑模样,就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
    去听学的路上偶尔路过议事厅,都可以听到一两句激烈的争吵,对于这道旨意,有人赞同有人反对。不少依附于他们家的小家族,也开始蠢蠢欲动,想要得到一两个名额。
    但是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事情已成定局。
    家主青蘅拖着病体最终拍板,蓝忘机,必须入宫。
    对此反应最激烈的不是当事人蓝忘机,而是待两个孩子如同亲子的蓝启仁。
    “兄长,你是怎么想的,如此违背伦常的事,我蓝家怎么能同意!”时隔多年,蓝启仁再一次对自家兄长拍了桌子。
    “那你看谁能担任这个责任,承泽郡王吗,可他不过是一个外姓之子,世家根本不可能同意。”家主身体自妻子离世之后一直不好,此时更是咳了好一阵了才道:“启仁,你还不懂吗?圣上他容不下我们了。”
    蓝启仁皱眉思索道:“那圣上为何还要让世家子弟入宫,难道是作为人质?那这样更不能让忘机入宫了。”
    “不是质子,咳,咳咳咳。”蓝启仁急忙给倒了一杯水,又在兄长后背轻拍了两下,这才缓过一口气,“五大世家的权势几乎架空皇权,前些年诸子夺嫡,牵扯进去多少人?可即使是这样,那一位也没有办法来定罪名,因为一旦罪名确定,就会引起朝堂动荡,圣上担不起这个风险。”
    蓝启仁不解道:“兄长的意思是圣上意图让我们内耗?我们的确这样猜测过,可是万一事情没有按照那位所设想的来,那么赢的人不是能正大光明地登上皇位吗?”
    长叹一声:“所以说那以为也在赌,单看最后是谁赢吧。不过单看现在朝堂上下闹成一团的样子,就算有的人真的如愿以偿了,怕是也会元气大伤。”
    “告诉忘机,入宫之后谨言慎行,不可枉动。等到三年之后的测试,让他回家,而我蓝氏一族也就此退出朝堂,不再过问朝堂之事。”
    就是这样,蓝忘机多年之后,在长宁宫的外墙,见到了那个坐在树上,笑容肆意张扬的人。

评论 ( 2 )
热度 ( 121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