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承泽    34上

蓝忘机不能再自欺欺人了,他不讨厌魏无羡,从来都不,相反,他喜欢他。
    第一次开始注意魏无羡这个人,其实不是在众人以为的入宫之后,而是在他六岁那年。
    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母亲重病去世,叔父蓝启仁暂代家主之位,本来不怎么见面的父亲更难见到,兄长开始接触家族事务,陪伴他的时间变少,而他,也到了入学开始启蒙的年纪。
    也是在这一年,承泽郡王魏无羡进京。
    脸蛋还有些婴儿肥的小孩子一本正经的拿着一本《幼学琼林》,似懂非懂的看着,而他的兄长蓝曦臣则肩负着在他入学前教他识字的任务,在一旁微笑的看着他读书认字。
    蓝曦臣诱哄道:“阿湛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
    蓝忘机严肃道:“谢兄长,弟弟不累!“
    哎呀呀弟弟真可爱,蓝曦臣这样想着,开口想继续说两句劝慰的话,让已经开始发困的弟弟休息一下,但是抬头看到家中的门生在外面,似是有事要告诉他。只能嘱咐了蓝忘机几句,起身过去。
    虽然知道应该专心读书,可小孩子的注意力没个定性,还是很轻易就被吸引走了。
    “圣上派人接回了一个小孩子,据说是藏色公主的孩子。”
    “不过是一个孩子,不用太过在意,叔父有说什么吗?”
    “蓝大人的意思也是如此。”
    蓝忘机是听说过藏色公主的,不久之前和魏将军一起战死沙场,叔父说过几次。
    垂眸盯着书上不怎么认识的字,蓝忘机对这个未曾见面的孩子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他也是失去了母亲吗?
    所以等蓝曦臣交代完事情回来之后,就看到一个正在捧着小脸发呆的弟弟,这可真是百年难遇,在左左右右观察了一会儿之后。蓝曦臣笑道:“阿湛是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这个时候的蓝忘机还不怎么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欲望,奶声奶气的低声问蓝曦臣:“兄长,你们刚刚说的那个孩子,我能去看看他吗?”
    蓝曦臣一怔,以为弟弟是寂寞了,想要个同龄的玩伴,于是摸着他的小脑袋,安慰道:“会见到的。”
    后来的确见到了,在半年之后的皇宴上,禅帝想要在适龄的世家子弟里,为承泽郡王选一位伴读。所以蓝忘机在长辈的带领下也参加了这次宴会,远远的看了一眼那个坐在禅帝身边,有些害羞紧张的男孩子。
    然而就只是这么一眼,此后多年两个人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直到蓝忘机入宫。
    因为最后入选的是江家的那个孩子。
    不是蓝忘机自恋,如果他当时再大一点的话,伴读的人选非他不可。蓝氏一门的学问自是不用说的,更兼为人守序尊礼,让他们家的孩子陪读书,能为父母长辈省心不少。
    可惜的是他当时太小了,六岁的孩子能干什么。
    自那之后,蓝忘机就有意无意的收集着承泽郡王的消息,这对他来说不难,因为蓝启仁担任着皇子们的授业之责。
    今天承泽郡王带着伴读把邻国进贡的锦鲤给烤了。
    今天承泽郡王在课堂上顶撞太傅,把蓝启仁气的让他滚出去。
    今天承泽郡王把金家的金子轩给打了,被罚禁闭一个月。
    ……
    没什么好消息,这位承泽郡王好像完完全全成长为一位纨绔子弟了,毫不客气的说,若干年后那封弹劾魏无羡的奏折真的没有说错——前提是没有真的去了解这位飞扬跋扈的郡王。
    这也导致了蓝忘机在和魏无羡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时候态度不是很好。
   

评论 ( 14 )
热度 ( 126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