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承泽30

    不只是魏无羡,时间长了就连蓝忘机都习惯了时不时下了学之后去比试一番,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熟悉了起来。
    魏无羡感觉这个小他三岁的孩子真是有趣,一本正经的样子特别好玩,让人极其想欺负他,欺负的狠了、被惹怒了也只会抿着嘴不说话不理人,稍微哄两句就好了。只是,蓝忘机一直不肯叫他名字这点让魏无羡很头疼,命令他不许说敬称,好嘛,他能给你直接省称呼,最后他连从不向外人说的曾用名都说出去了,也还是没用。
    魏无羡忧愁的半倚着书案,等蓝忘机收拾好东西。
    第二十八次叹气:“唉。”
    蓝忘机面无表情的放下东西,看着魏无羡不说话,用眼神询问他又怎么了。
    魏无羡干脆趴在书案上,压着蓝忘机还未收拾好的书本,瘦劲的腰弯成一个诱惑人的弧度,懒洋洋道:“蓝湛,小忘机,你说你怎么这么可怜呢,你羡哥哥我真是太心疼你了。”
    蓝忘机不明所以。
    魏无羡假意抹去眼角不存在的眼泪,悲伤道:“本来那个找你茬的人已经被撤职了,安排蓝太傅来教你们应该轻松一些才是,怎么会越来越辛苦了。”
    在魏无羡参了那位太傅之后,禅帝就下令重新编制世家子弟们的教导师傅,还启用了曾经的皇子师傅,太傅蓝启仁。这位蓝太傅在魏无羡稍大一点,调皮捣蛋到整个皇宫上下闻风色变之后,就因为“年迈体弱”不干了。究其原因,有人八卦道:听说承泽郡王曾经创下了一项纪录,一天气晕了这位蓝太傅八次。
    传言也许过了点,但是蓝启仁的确是因为这位郡王才不再教导皇子。
    也就无怪乎蓝太傅高高兴兴的打算大施拳脚,把这一批世家公子好好教导的人模狗样的时候,惊恐得发现一项事实——承泽郡王居然和自己的宝贝侄子关系不错。
    这还了得,蓝太傅连忙制定紧急措施,加倍布置作业,誓要让这二十多个少年没有时间去玩才好。
    蓝忘机道:“你自可以去找旁人玩耍。”
    魏无羡无限忧愁道:“怀桑他们被罚了,抄写宫规三十遍,蓝太傅亲自监督,连上茅房的时间都控制着。”
    他伸手撤住蓝忘机的袖角,一改刚才眉头不展的模样,笑嘻嘻道:“更何况,他们哪有你好,最喜欢和你玩耍了。”
    蓝忘机拽回自己的袖子,半侧过身子将书本摞好,轻斥道:“胡说八道。”
    魏无羡道:“我哪里有胡说八道,你看看你,学识好,身手好,样貌好,做什么事都一本正经说一不二,真的好厉害。我要是是个女孩子的话,肯定一早就迷上你了,可惜了皇爷爷没有多余的女儿了。”
    蓝忘机收拾好东西,看了他一眼道:“你想要做什么?”
    魏无羡道:“不想做什么,夸你啊。”
    蓝忘机道:“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
    魏无羡有些尴尬:“是吗?我这么说过吗?哎呀那一定是因为你太好了,我发自肺腑的这么觉得,所以才会再三的重复。”
    蓝忘机看着他不说话。
    魏无羡倒在席子上,原地打了几个滚,痛心疾首道:“蓝湛啊,你学坏了啊,无故怀疑别人,太傅们是这么教的吗?”
    他的这个滚打的,神奇地避开了两人之间的桌案,滚到了蓝忘机身后,压住他的衣服后摆。
    蓝忘机:……
    蓝忘机道:“你打算怎样。”
    魏无羡躺在地上,笑眯眯凝视着蓝忘机的侧脸,修长的身子半圈着蓝忘机:“陪我打一场呗。”
    蓝忘机脸一肃,道:“不……”
    魏无羡打断他的话:“哎哎,你不要总是拒绝我啊,我们都这样熟了,你总是这样子我很伤心啊。”他对蓝忘机眨了一下左眼,“来吧来吧。”
    蓝忘机顿了一下,像是想到什么,坚持道:“不去。”
    魏无羡心碎道:“为什么?!”
    还得等蓝忘机说话,魏无羡就道:“讲道理,上一次你衣服破了不能怪我对不对,刀枪无眼。更何况我头发还散了也没说什么,后来我还把我的衣服借给你让你披着回去。”
    “上上次,被蓝太傅看见也不能怪我,谁知道蓝太傅会从那里走啊,好吧害你被罚写了是我不好。”
    “上上上次……”
    蓝忘机艰难打断他的话:“原因不在于此。”
    魏无羡好奇道:“那是因为什么?”
    蓝忘机道:“市井阴险招数,非正人君子所学。”
    魏无羡道:“我将来可是要上战场的人,正人君子那一套对我没用啊。”
    蓝忘机沉默了一下道:“你……真心的想去战场?”
    魏无羡不再圈着蓝忘机,展开了身子躺平,双手垫在脑后,两眼放空道:“我不太记得我父亲是什么样子了,但是单凭史书野传,便令人心向往之。当年父亲和江叔叔少年鲜衣怒马,大胜归来,何等的风光。后来更是镇守边关二十余年,未让敌寇犯我华国一分土地。”
    “他们都说皇爷爷赐我这个封号是为了让我记住皇室恩泽,但我知道不是的,承泽之意是希望我承接我父之志而已。”
    “所以,我的愿望就是可以保天下百姓平安,不受战乱所扰。”
    蓝忘机蓦然一怔,虽然魏无羡平日里也说过要去战场,但是他总以为那是他在说笑的。怎么会有人把自己的志向说的如此轻佻,所以这还是蓝忘机第一次听他认认真真的说出自己的理由。
    蓝忘机道:“……拿剑。”
    魏无羡愣住,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高兴道:“你答应了?”
    蓝忘机微微颔首。
    魏无羡激动得揽住蓝忘机的肩,神采飞扬道:“蓝湛你真是太好了,我就说你不会那么残忍拒绝我的。我和你说,这两天我刚学了一招,还没对别人用过,等会帮我研究一下。”
   

评论 ( 11 )
热度 ( 149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