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归灵(九)

(本章胆小者勿入)

一堵高墙,隔开的仿佛是两个世界。

高墙外,虽不至于是人来人往,但是好歹有欢闹的人声混合着虫鸣传来,几户人家的大门口挂着红亮亮的灯笼,照亮着宽阔的街道。但是高墙的这一侧,别说人声了,就连虫子都没有叫一声的,到处透着一股死寂的氛围,更别提今晚没有月亮,偌大的宅院居然连一丝丝光亮也看不见,黑黝黝的如同张大嘴的凶兽,势要将任何闯入其中的人都一口吞下。

也许是这几天做法事的原因,宅子中到处弥漫了一股呛人的香烛味道,到处都是燃烧过后的烟尘,只能看到身周一尺的距离。魏无羡却是不惧这些的,从墙上直接跃下,然后回身拍了拍那墙,要不是他身负灵力,这墙他还真不一定翻得进来。足见此墙之高,以及魏家的仇人之多。

小心警惕的往前走了两步,魏无羡屏住呼吸四下打量着,越看越觉得情况不对。按理说这魏家是当地的大户人家,奴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那这廊柱上怎么会有这么多蔓藤植物,总不能是哪位主人故意样的吧。不过这蔓藤倒是越看越眼熟,他应该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心中有点不太好的感觉,魏无羡当下想要弯腰仔细观察一番,就在这一瞬间,一个不大的黑影擦着他的头皮就掠了过去,速度极快,转瞬即逝,魏无羡甚至可以感觉到那东西身上的阴凉的温度。一时间,魏无羡冷汗都下来了,方才若不是他低头,这东西就不是掠过去,而是直接在他脑袋上开个洞了。不过转念一想,他现在是鬼啊,本来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身体,他的死亡与否是挂在蓝忘机身上的,只要蓝忘机没事,他就是身上被穿十个八个洞也没什么关系的。

除了会疼一点。

这么一想就安下心了。

魏无羡站在原地,一边凝神戒备着,一边思索刚才的东西是什么。那东西接近的时候毫无预兆,速度很快,而且不大,有明显的邪祟气息……等等,该不会是那个吧?想到这儿,他忽然就知道那蔓藤是什么东西了,忙不送的远离那个地方。

食人藤,以活体的动物为食,一般生长在腐尸较多的乱葬岗等地,触手藤蔓极易被血腥气吸引。结合当地的传言,有这个东西并不奇怪,问题是它不该出现在活人行动的地方。而现在出现了,就意味着魏宅中出现了大量的新鲜死尸。魏无羡抽了抽鼻子,还是只能闻到空气中呛人的香烛味道。看来这香烛不是做法事燃烧的,而是为了遮掩血腥味。

片刻之后,方才进攻的东西没有再次行动,就像是知道魏无羡此时是全神戒备着一般,在暗处等待着他放松的一刻。盘绕在柱子上的植物也没有动弹。魏无羡皱了下眉,明白现在不是托大的时候,当下放出传信的小法术,想要告诉蓝忘机此地的情况。谁知那法术的红芒在空中一闪而过,撞到了某种看不见的东西。

结界!他方才进来的时候还没有,看来已经有人知道外人闯入。多想无益,既然不能找外援,那就自己解决。魏无羡辨认了一下方向,顺着脚下的路就往一个方向而去。

走了一阵儿,烟尘反倒没有那么浓了,只是夜色漆黑还没有灯光,依旧什么也看不清,只能摸索着前进。魏无羡苦中作乐的心想,这种时候黑暗中冒出什么东西绝对是最吓人的。

许是听到了他心里的想法,原本安静的院子中,隐隐约约的响起了女人的哭声。说是哭声也不准确,更像是小孩子刚出生的尖叫哭泣,间或者还有细微的水声,和抹布擦拭桌子上倾倒的茶水时一个样子。这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的声音正是从前方出来的。

好了,现在就差一个活人,就可以上演一出精彩的惊悚戏剧了。

“救命啊!你滚开啊,不要过来,救命啊!!”一个被吓得破了嗓子的男声。

魏无羡:……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

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前方就亮起几道淡蓝色的火光,有人引燃了明火符。几个稚嫩的声音道:“快,你们拦住那……女尸。”“这,这是个什么东西?”这几个声音倒是熟悉,白天刚刚听过。

事不宜迟,魏无羡连忙往前疾跑几步,便看到一个华服青年一身草屑,狼狈不堪的缩在墙角瑟瑟发抖,蓝家的几个少年结成剑栏,将那披头散发的凶尸圈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好。

那凶尸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还是能辨认出乃是一名女性,上身仅着白色的亵衣,下半身的衣裙破破烂烂的,全浸泡在鲜红的血里。而私密处延伸出一根“线”,线的另一端连在一个脸色发青的婴儿身上,分明分娩时未剪断的脐带。脐带在婴儿的脖子上绕了两圈,导致那婴儿的哭声细细小小的,格外不同。

方才魏无羡听到的声音,正是来源于这东西。


评论 ( 9 )
热度 ( 95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