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归灵(八)

等一众小辈们汇报完情况离开房间,魏无羡就嗷呜一下冲蓝忘机扑了过去,毫无意外的再次穿过。可怜兮兮的转回来,趴在蓝忘机面前的桌子上,仰着那张俊秀的脸道:“含光君,别这样小心眼嘛,这么长时间也该消气了。你看我也没有说错什么,你们家的小孩子自己想歪了,哪里能把责任全推到我身上,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蓝忘机道:“强词夺理。”
魏无羡道:“你又说我强词夺理,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一觉得理亏就会说这四个字。”
蓝忘机完全不想理他这种倒打一耙的行为,自顾自的收拾东西准备就寝。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但魏无羡却本能的能察觉到蓝忘机的情绪起伏,认为这蓝家的寄灵之术果然了得,居然可以让两个人有此等的链接,这对蓝忘机这种从不将情绪外露之人的守护灵来说,最是便利不过。
此时魏无羡见他无话可说的无可奈何样子,得意洋洋的打算继续胡说八道下去,非得把今天自己恶趣味之下说出的话歪成是蓝忘机的责任,谁知说了不到两句话,蓝忘机又开始不理人了。
魏无羡不怕蓝忘机生气变脸,他就怕他不理人,当下话锋一变就要开始“积极认错”,谁知居然张不开嘴。
魏无羡:“?!”
蓝忘机长舒了一口气,翻身上床,拉过被子就闭上了眼。魏无羡不死心的再次试了试,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果然是蓝家的禁言术,他鼓捣了半晌,无论如何也张不开嘴。更可悲的是,此时此地,蓝忘机的辈分名望是最高的,就算是他去找蓝家的那一群小辈,那几个孩子也不会给他解开的。
一时气急,原地转了好几圈,上手推了推蓝忘机,见他睁眼,愤愤的指了指自己的嘴。
结果蓝忘机看了他一眼,翻了个身,侧卧而眠。
再伸手,手臂却虚幻着从蓝忘机的肩头穿过,然而碰触其他东西没有丝毫异常,蓝家的寄灵之术果然了得!
这次魏无羡是没有办法了,心想你不理我,我还不能自己去找乐子吗,之前真是闲的发荒了,才会一直陪着这个脾气又臭又硬的家伙。想到这里,越发的觉得自己不知是吃错了什么药,当下一拍桌子,打开窗飘了出去,无声无息的落在客栈外的一条街道上,兴致勃勃的准备到处看看。
然而在深夜时分寂静无人的大街上游荡了不足一刻钟他就后悔了。倒不是不热闹,不管是花楼还是赌楼,都是灯火辉煌着。虽然魏家闹鬼一事闹得这个小镇人尽皆知,但是再怎么闹,也没超出魏家大宅的范围,所谓事不关己看个热闹。倒是没有人有什么惧怕,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但是魏无羡不知怎么就是觉得没意思,和个小姐姐说两句话,就觉得对方没有蓝忘机好看,也没有蓝忘机逗起来好玩。更何况反思一下,自己可能是有那么一点儿招人烦?
但是就这么灰溜溜回去也太没有面子了,魏无羡安安心想,蓝忘机怎么就不召自己回去呢,如此寒冷的深夜,身无分文的自己也就一张温暖的床可以去了。这么一想更是后悔。
魏无羡靠在某家大宅的高墙根上思考了半晌,决定丢面子就丢面子,反正蓝忘机也不会嘲笑人,他不说自己不说谁知道今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他打定主意要回去客栈的时候,耳边却想来了淅淅索索的细微声响,微微一怔,回头看向身后的那堵墙,声音正是从墙后传来的。顺着墙根走了一会儿,就看到那正门上高悬的牌匾。
事情就是这么巧,正是他们此行的目标:魏家。
他离开之前,蓝家小辈把近日的事与蓝忘机说了一遍,倒是和寄回蓝家的报告没有什么大的出入,只是作恶的邪祟更是狡猾了。按理说人死后智力受损,不该如此难对付,但是此处的邪祟就像是常人一般,正常得很。他们本来是打算明日再来仔细侦查一番的,但是此时巧得很,刚好被魏无羡撞上,天予不受反受其咎,该抓住的机遇就要及时抓住。片刻也不曾犹豫,魏无羡利索的一个助跑上墙,进了大宅中。

(新副本开启)

(忘机不会放任羡羡一个人在外面乱跑的)

(好长时间不打字了,手疼)

评论 ( 14 )
热度 ( 47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