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引岁丨彩蛋篇】引梦 by 麦芽糖

引岁:

《引梦》 @麦芽糖maiya 


· 关于《引岁》的梦


· 字数约2.6k


-------------------------------------------------


  魏无羡是在琴声及泥土的清新气味中醒来。


  “是《问灵》……蓝湛在弹吗?大清早的。”想起自己的爱人,魏无羡勉强清醒过来撑起身子,拍了拍粘在玄衣上的枯草泥屑,心里纳闷着。


  明明昨晚与蓝湛在静室胡闹了一番,今天怎的就来了草地上了?连外衣都穿了。


  魏无羡站起身来环顾一下四周,自己的所在之处是一片兰草地,泥土的气味和兰草的清香充斥着他整个鼻腔,不刺鼻,反倒让人感到安心而舒服。


  左边是一座木屋,很符合云深不知处的简洁风格,而右边则是离自己仅几步之遥的小泉。


  魏无羡看了看自己手上还残留着些许泥粒,觉得碍眼,走向小泉便蹲下,却从泉水的倒影中映出自己前世的模样。


  果然是香炉搞的鬼。想起不久前自己拿出香炉把玩观赏一番,魏无羡颇有些耐人寻味的摸了摸鼻子。


  他记得这里是蓝忘机的母亲曾经被软禁的地方,但眼前的木屋相比于蓝曦臣那时带自己来看时比较崭新。


  正想着这是怎么样的梦境时,不远处的琴声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一曲《问灵》,琴声低沉婉转,缓缓道出所奏之人的哀恸,听得魏无羡内心似是被什么大力捏住一般,难受之余也无法令这份难受退散开来。


  琴声是从前面的一棵宽得能挡住两个成年人的玉兰花树传来的,顺着琴声的方向走近那棵玉兰花树。


  琴声还夹杂着踏在草地上的窸窣声,但魏无羡现在的功底犹在,踏在草地上不会发出这种凌乱而不规律的声音。


  突然,一只黑兔从树干的遮挡下蹦了出来,魏无羡颇有些诧异,往前再走几步,便看到一只白兔安安静静地趴在白衣人身旁,即使被黑兔骚扰也无动于衷,只是咬了咬黑兔的耳朵让他安分些。


  这是魏无羡曾经送给蓝忘机的两只兔子。


  魏无羡加快脚步,这次他没有掩饰自己的脚步声,白衣人注意到,琴声稍顿,宽大的手掌覆上仍在震动的琴弦,琴声停止,一时间,魏无羡只听到耳边的风声以及兔子玩闹发出的声音。


  蓝忘机转头望去,原本黯淡无光的浅色眼眸一时间变得明亮,眼中的星光把眼神中的哀伤一扫而光。


  “蓝湛,干嘛还在弹琴啊?”魏婴笑道,他注意到蓝忘机眼里一瞬而过的哀伤和惊讶,却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魏婴?”蓝忘机诧异不减,口中道出的二字都有些许颤音。


  这下魏无羡确定,这不是现实中的蓝忘机,他也看得出来这个蓝忘机面容相对于现实的蓝忘机青涩些许。


  见魏无羡没有回应,蓝忘机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来,想去触碰他,却又害怕自己眼前的人不过是幻想,不敢触碰。


  魏无羡见他这幅样子,不禁心疼,主动伸手抓住对方,对他展出笑容。


  “……你,为何在此?”蓝忘机努力不让自己身体乃至声音颤抖,道。


  魏无羡看出蓝忘机的异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跪在他面前与他同视,然后轻轻抱住他。


  抱住的一瞬间蓝忘机身体明显的顿了一下,还小声地“嘶”了一下,若不是魏无羡离他极近,他也察觉不了。


  “蓝湛你后背怎么了?”魏无羡立刻放开蓝忘机查看他的背部,他感觉到他的后背比他和蓝忘机相处时一直摸的更为粗糙,鞭伤处似乎鼓起来。


  “无事。”蓝忘机稍微后退不让魏无羡检查,眼神却从未在他身上移开一分。


  魏无羡更急,看着旁边的兔子,戒鞭伤痕,还有蓝忘机的反应,不用想也知道,这时的蓝忘机已经受了戒鞭,也得知自己身死了。


  鞭伤那么粗糙,估计是还在结痂。


  一时间,心疼,愤怒,焦急,全都在自己心中絞在一起,绞得自己疼极痛极。


  魏无羡稍微定下心神,便在蓝忘机的额上轻轻印上一吻,引得蓝忘机身体一僵,想推开魏无羡却被他按住后颈,绵绵不绝地亲吻着,额头,眉眼,鼻梁,最终在凉凉的薄唇上加深这个吻。


  两人温存和一会儿,魏无羡才肯放开蓝忘机,他知道蓝忘机不喜欢他说谢谢,他每次都会用这个方法来表达爱意和谢意。


  “魏婴……你都知道了?那你为何……”蓝忘机问道,既然他都知道了,为何不出现,现在却莫名其妙出现于此。


  “蓝湛,这里是梦,我在十三年后与你结成道侣,因为一些原因我才来到这里的。”魏无羡轻轻道出来龙去脉,避开他的伤口,轻轻抱住他。


  十三年,等了十三年便能等到他了。蓝忘机如是想着,十三年又如何,自己是下定决心等一辈子了。


  “嗯,我等。”蓝忘机说道。


  两人互相抱住了一会,魏无羡便觉得这种气氛十分微妙,自己难得能和现在的蓝湛坦白,不能再这么伤感下去了。


  “对了蓝湛,咱们之前一起屠戮玄武的时候你不是给我唱了歌吗?我想听。”魏无羡撑起身子,直视着蓝忘机。


  “好。”这种转移话题的方式很拙劣,但蓝忘机也不拆穿,说完便在魏无羡耳边轻轻唱了起来。


  “真好听,蓝湛,这歌,到底叫什么名字啊?如果没有的话,要不我来取名吧,叫什么好啊?《蓝湛魏婴定情曲》?或者《夷陵含光天天曲》,一听就很有故事!”魏无羡兴奋地说道。


  “不好,何为天天?”蓝忘机问道。


  这下魏无羡像个哑巴一样无话可说,他要怎么向这个未经多少阅历的纯情含光君解释天天这两字呢?


  “之后你就知道的了,所以呢?这歌到底叫什么?”魏无羡转移话题道。


  “曲名……《忘羡》。”蓝忘机把最后两个字说得很小声,魏无羡瞟见对方的耳垂已是红得能出血了。


  “啊?什么?你最后说曲名什么了吗?”魏无羡装傻充愣问道。


  “……听不到便算了。”蓝忘机看到魏无羡脸上的笑容,便知对方又故意调笑自己,恼怒道。


  “哈哈哈哈,别啊蓝湛,别生气,我早知道这名是什么了,《忘羡》嘛对不对?原来蓝二哥哥这么早就喜欢我了。”魏无羡笑得开心,好看的桃花眼都弯了起来。


  看见他毫无像曾经那般充满阴霾的笑容,蓝忘机不免呆住,又听到他口里说出的“蓝二哥哥”,脸颊虽依旧雪白,整个耳朵却红透了起来。


 “蓝湛啊,以后就要你等我很久了。”魏无羡估算着时间,现实中的蓝忘机也快要醒来了。


  “不久,能等。”蓝忘机说道。


  “蓝湛,你特别好,我喜欢你,或者换个说法,心悦你,爱你,想要你,我想一辈子和你一起夜猎,我还想天天和你上床,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的,你知道吗?”魏无羡重复了曾经对蓝忘机的表白一遍。


  “嗯,知道。”蓝忘机把他抱得更紧了些,魏无羡抱住他,吻住他。


  这个吻很漫长,也很缠绵,当蓝忘机放过魏无羡红肿的唇,在他唇上咬了一口后,魏无羡便醒来了。


 


  魏无羡睁开眼,现在卯时刚过,天色朦胧微亮,蓝忘机也接着醒来。两人对视很久,不知是谁开的头,两人像刚刚梦里那般吻得忘我。


  双方昨晚胡闹一番,并没有穿上中衣,肉体互相摩擦,产生一种酥麻感,魏无羡伸出手摩挲着蓝忘机后背的戒鞭痕与琵琶骨位置的太阳纹伤疤,当蓝忘机扶着那处长驱直入后,魏无羡一边哽咽一边细细舔舐着他的太阳纹,眼角绯红,活像一只兔子。


  蓝忘机轻柔地擦掉他的眼泪,吻在他的眼角处以作安慰。


  “蓝湛,我喜欢你。”魏无羡在他耳边说道。


  “我也是。”


 


  卯时时分,晨露粘在兰草上,云深不知处的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兰草清香。


 


  得偿经年愿,不负前尘缘。


  岁奏无终曲,引梦兰草间。

评论
热度 ( 305 )
  1. 淡🍁语-苗茕影顾怜沐阳浅 转载了此文字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