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引岁丨十月】举世无双 by 莜茑

十月的天空

引岁:

《举世无双》 @莜茑 


· 哨向au 双空军


· 字数约8.0k


点我看可爱的军装忘羡




-------------------------------------------------------------


01


  十月的太阳还没被秋风刮去,周围空气有些干涩,叶子从树梢旋转而下,阳光毫无保留地散落下斑驳树影,清晨的天宇充满了平静与勇气,绯红的朝阳朝向大地。


  蓝忘机醒来时下意识朝邻床看了一眼,被子裹成一个窝状,柔软的枕头上却不见毛茸茸的脑袋钻出来。他这才注意到浴室里细细的水声,细碎得,近乎微不可闻。


  并非宿舍的隔音效果好,若是换做隔壁人听到,只当是一大早就哗哗扰人的噪声罢了。


  魏无羡又把他的听觉调低了,这招似乎越用越娴熟了。


  起初是两人参加集训不久,魏无羡吃着清汤寡面叫苦不迭,筷子在手中转得飞起,“不是我说,这也太没人性了吧!一天两天这样也就算了,天天都是这面!最起码也要有点辣菜吧!我说蓝湛,你就吃这个?”


  倒是旁边一个大大咧咧的哨兵小伙随口道:“魏哥啊,我们吃啥菜不是跟嗑罐盐一样,我好想娶个绑定的小姑娘向导能给我调调味觉啊,要不…...你给我……”


  他话还没说完,倏然感到一阵强势的压迫感,泠泠松风般的寒意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只好改口讪讪道:“你给咱蓝队调低下味觉呗。” 


  说完飞速扒完了面,溜了。


  魏无羡脸上也被哨兵强势的信息素逼得泛起不自然的红晕,却还是忍不住揶揄蓝忘机一番,故意坏笑道:“蓝湛,这是什么理?!你越长大越控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了吗?我说好哥哥,你收一收成不?”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自己的信息素,低头才发现自己那碗白面上不知何时多上了些小鱼干。


  味道不咸不淡,鱼干酥脆,吃起来很是爽口,连汤也有了鲜味。


  食而知味,蓝忘机心里一征,抬头便撞进那盈满笑意的眼里,琥铂色的双眸纯粹清澈却又不见底,好似广阔无垠的碧空,眼眸灵活又慧黠地转动,颇有几分俏皮得意。


  自那以后,魏无羡总会有意无意地帮他调低感官,美其名曰改善生活质量,实际上就是仗着自己是向导,偷偷给蓝忘机开小灶。


  蓝忘机抗性很强,连精神疏导也极少,从小就是一个人硬抗过来的,现在忽然有个人每天给他调感官,好比给在冰天雪地里呆惯了的人突然送一团火去,舒是舒服,但也让人上瘾。


  他心知常受暗示抗性会下降,俊俏的眉尖微蹙,近乎刻板的脸上一派肃然,神色间有霜雪寒意,却被浴室里的水声扰得心头跳动。


  魏无羡出来时只随意裹了条浴巾,额角细碎的头发被捋了上去,光洁饱满的额头盈着层薄薄的水汽,舒爽地呼出白茫茫的气。


  许多未擦尽的水珠顺着俊俏的脸庞、优美的颈部弧度滑落,莹莹水珠在光的映射下发出隐隐的烁光,健郎的胸膛微微起伏,小腹平坦,隐约可见紧致漂亮腹肌轮廓,修身军服包裹下的躯体充满韧性与力量。


  他一出来,见蓝忘机这副表情,奇道:“怎么一早就凶巴巴的,我吵到你了?蓝湛,你该不会有起床气吧?”


  蓝忘机目光微微躲闪,喉结上下微微滚动,竟觉得口干舌燥,他强压住心底的燥热,摇摇头道:“没有。”


  魏无羡也不追问他,嘻嘻道:“今天任务完了就能休假吧,我在主塔也没认识的人,一个人出去玩多无聊啊,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怎么样?”


  蓝忘机略一停顿,仍是说不出拒绝这人的话,他深深看了魏无羡一眼,胸膛随着吐字发音而微微颤抖。


 “好。”


  他们这次的任务是国庆的阅兵式,各塔里的佼佼者都来集训了数月。


  百多架战机如疾风直冲云霄,凌云驾风腾空而起,整齐划一排列成数十个梯队,气势恢宏磅礴,机身矫健如雄鹰,疾驰呼啸于长空,时而排列成字,时而散落若星,令人眼花缭乱,任谁都不禁随着恢弘壮阔的声音,欢呼雀跃起来。




02


  国庆期间来游乐场玩的人出乎意料得多,无论是哪处设施都围得水泄不通,魏无羡心里暗骂一声,好端端的一次约会就这么给搅了!


  “哎诶,失策失策!我也没想到人会这么多!不过,既然来都来了,不如咱们随便逛逛?顺便叙叙旧?”


  蓝忘机抬眼看他,魏无羡也不等他答应,笑着把蓝忘机半拖半拉拖走了。


  两人避开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沿着湖边的小路缓缓踱步,湖面吹来的杨柳风携带着丝丝凉意,有那么一瞬间魏无羡希望这条路永远也走不到尽头,需要他和蓝湛用一辈子来走。


“你......之前过得怎么样?”倒是蓝忘机一反常态地开口打破了安静的局面。


“我?!我当然很好的啊!也就偶尔做做任务,江澄那小子把塔也管理得有模有样,温家......那边还在查,不过也快了,你们呢?塔里没事吧?”


 蓝忘机摇摇头,又道:“如果有什么事,找我。”


 魏无羡受宠若惊:“这不好吧,你们高级哨兵的任务不都是塔里指定的么,你这样要受罚吧。”


“无妨,我掌罚。”


  魏无羡捧腹大笑道:“哈哈哈蓝湛,那你真是出息了!还学会用私权了。”


  两人转悠大半圈天色才渐渐暗下来,人也终于少了些,魏无羡不甘心道:“票都买了,怎么说也得玩一玩再走!蓝湛,你怕过山车吗?”


  自然是不怕的,全程在魏无羡的哇哇大叫中,他连吱都没有吱一声。


  下了过山车,一旁围满了人。魏无羡好奇心极重,一向不爱放过凑热闹的机会,过去一看原来是过山车的抓拍,十元一张照片,他看着各个扭曲的面容倒是兴趣极大,真想象不出来蓝湛这样的人丑照是什么样的,便兴冲冲地挤了进去。


  结果却大失所望,照片里的魏无羡额前的头发都飘飞起来,眼睛瞪大,嘴巴还张得大大的,没有一分本人丰神俊朗的风采!


  而蓝忘机,刚好被前面这人的大领子遮住了,只能依稀从额形看出是个帅哥胚子。


  魏无羡气结,道:“不要了!你就只有这么一张吗?”


  “只有这个位置效果是最好的,您这张效果是不错的了!不信您问问这位先生。”小贩言罢示意蓝忘机。


    蓝忘机如实评价道:“丑萌。”


    魏无羡:“……”


    魏无羡:“蓝湛??”


    魏无羡:“蓝湛!!”




03


  次日蓝忘机便被塔召回了,大小不等的任务忙碌了一个多月也没停歇。这次的任务是护送一驾向导军航安全经过岐山境内,蓝忘机带了一队哨兵小辈历练,任务完成得异常的顺利,反倒令人有些不安,他提醒道:“不要放松警惕。”


  说完忽然看到远处一架战机飞旋的身影,虽相距甚远但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人。


  魏婴。


  他怎么在这里?为什么他一个人在打斗?而且似乎在拼了命的往这里赶。蓝忘机心里猛地一提,与此同时,一根精神触梢飞速缠绕过来,轻易穿过了蓝忘机的精神屏障,那边传来魏无羡急切的声音:“蓝湛,你们开了雷达探测吗?你们被很多架战机包围了!”


  他们的雷达无一反应,或者说在他们的认知里雷达无一反应——岐山塔的战机并非没有出动,而是他们早在不知何时就中了敌方的暗示。


  最后几秒蓝忘机厉声喝道:“魏婴,回去!”


  魏无羡感觉信息素如同炸弹一样从脑海中炸出一声巨响,来不及了!来不及了!他离蓝忘机太远了,刚才主动缠上的精神触梢也被拒之门外,魏无羡忽地全身冰冷,精神图景中仙山好像被茫茫白雪覆盖,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冰天雪地中渐渐消逝,空荡白茫,毫无生机。


  蓝湛?!


  脑海中的精神触梢失控般的疯狂蔓延,小红隼陈情如同疾箭般以无法衡量的加速度飞出,将博大的蓝天划开一条利痕,瞬间半径两万米内向导强烈的信息素铺天盖地卷袭而来。


  “蓝湛!跑啊!你们跳机啊!”


  轰——


  瞬间惊天动地的巨响,数十架战机猛烈爆炸得近乎粉碎,灰尘掩盖了整片天空,好似每片云都自爆幻灭如转瞬烟花。


  魏无羡不知自己是如何下落的,几乎极限的精神力耗尽了他所有的体能,眼前的影像渐渐模糊不清,意识消失干净的前一秒,他好像闻到一阵沁人的檀木香,随后便安心的昏睡过去。




04


  魏无羡从小体格好,每天上蹿下跳实战成绩照样第一,就在几乎人人都以为他会是个高级哨兵时,忽然觉醒成了向导,并且刚觉醒就无意间给一群哨兵下了暗示,造成了不少哨兵狂躁。


  闹了这么一出,魏无羡就和江澄一起被打包送到姑苏塔去上课了。


  姑苏塔以严厉的制度出名,但严师出高徒,从这出去的向导和哨兵没哪个不是佼佼者。第一天发了几本厚厚的大书下来,除了向导教程——居然还有一本专门的校规!


  翻开看实在无聊得很,魏无羡索性撕书折起了纸飞机,他最擅长折两种,一种细而长叫飞得远,一种大而短叫转圈圈。


  树枝随清风奏响,阳光泄落树梢鲜活亮丽,一只随意折叠的纸飞机在窗边弯弯绕绕几圈,终于晃悠悠飞了进来,落在坐在窗边的蓝忘机身边。


  手被不痛不痒地扎了一下,蓝忘机不受干扰,而本该进垃圾桶的纸飞机却逗留下来,带着一股淡淡的莲香,不浓郁却萦绕满四周。或许是独属向导信息素的引诱下,又或许是少年在所难免好奇心的驱使下,修长的手指轻轻展开了那个纸飞机。




  「十月的天空博大而清澈,谁是飞行永生的加速度?」




  字迹神采飞扬,像是信笔涂鸦,内容又执意而认真,蓝忘机不禁抬头,碧空如洗,广阔无垠天空充满了未知与希望。


  次日又飞来一只,撞在蓝忘机脚后跟马上熄了火,他趁老师转背的时间迅速捡了起来,借着阳光偷偷在桌肚里展开,仍是同样的字迹。




  「天空中不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




  「云不过是即生即死的烟花。」




  纸飞机来得没有准信,有时一节课就有几个,有时半天也不见一只。纸张多是从校规书上撕下来的,往往还有这人的勾勾画画,总要挑几句毛病来,诸如在「额前头发不宜过眉」后加一句「胡子也应不宜过长」,屡试不疲。


  蓝忘机表面上不敢苟同,却也因青春叛逆心隐隐作祟,悄悄持续着这单方面的书信来往。


  这次是幅简笔画,寥寥几笔勾画出人形,唯一突兀的就是用笔胡乱涂黑的胡子,夸张地延伸到了纸外边。


  再配了几个嚣张无比的大字——「飞流直下三千尺!」


  蓝忘机把纸夹到书页里,既不心虚也不紧张,抬头又认真听起课来,讲台上蓝启仁向他投来赞赏的目光。




05


  世上没那么多巧合,正如不会每个纸飞机都不偏不歧飞到蓝忘机身边来,它在窗外悠悠绕了几圈,却是直接落了下去。


  明明是它自己偏要撞进他心里,等遍地都留下它的痕迹后又不负责任地飞走了,令人无比烦!蓝忘机难得如坐针毡,它会飞到哪里去?挂在树上?落到草坪?会不会飞到别人那里去?


  刚刚敲响不久的铃声却让人只能平白将气憋回去,连清冷的信息素也有些狂躁起来。


  所幸纸飞机只是掉到楼下去了,蓝忘机偷偷钻进草坪捡了出来,楼道满是嬉戏打闹声。他忽一转身,被人撞了个满怀,扑鼻而来皆是清甜的莲香,两种信息素迅速交缠在一起,蓝忘机心猛地一提,攥紧了手中的纸团。


  少年俊朗的脸庞上有几分未长开的青涩,漂亮的桃花眼盯着他忽然笑了,眉眼弯弯,唇红齿白,魏无羡边笑边拂去蓝忘机头顶的叶子,道:“哈哈哈哈同学你是在草地里打了滚吗?一脑袋叶子,也太傻了吧哈哈哈。”


  刚说完楼上就传来一阵骂声“魏婴你有本事给我站住!”


  名叫魏婴的少年一听这声音,旋即把他拉到一边,躲进门前匆忙道:“江湖救急啊!千万别告诉他我在这。”


  江澄很快追了过来,看到蓝忘机在这显然也愣了一下,还未开口,就被一阵强势清冷的冰雪寒气刺到,哨兵之间的信息素都是极具攻击性的,尖锐如数根针刺。江澄俊眉一皱,冷哼一声走了。


  与之相反,对向导来说却是十分诱人,门后传来闷闷的一声:“同学,能不能把信息素收一收?”这句话比刚才那活力充足的声音甜腻了好几分,魏无羡双颊绯红的门后出来,腿还有点发软。


  蓝忘机差点控制不住把这个香甜的向导圈进自己领地里,他抿了抿弧度漂亮的薄唇,迅速收回信息素,道:“抱歉。”


  魏无羡摆摆手表示没什么大不了的,又补充一句:“就是你这味道太浓了,我差点陷入结合热了,你......很久没做过精神疏导了吧。”


  准确来说,自从母亲死后,蓝忘机还真没做过疏导了,哪怕是塔里的向导前辈,也总会因为受到他下意识的精神屏障而以失败告终。




06


  蓝忘机坐回座位上,终于展开了那揉成一团的纸飞机,轻悠悠写着一句话,甜蜜轻快得好似舞动的乐符。


  「我喜欢湛蓝。」


  再凝神一看,忍不住为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羞得耳尖发红。蓝忘机伸手捂住耳朵,敏锐的五感让他觉得周围的声音嘈杂刺耳,这份燥意也让人冲动得难以平静。蓝忘机撕了页纸刷刷写下一句话,也照着叠了个纸飞机射了上去。


  没有撞上该撞的人,只在窗外走了个过场就掉下去了,蓝忘机松了口气,又莫名有些失落,不料下一秒纸飞机就被一只红色的小鸟叼走了,隔了会儿纸飞机又飞了下来。


「你很喜欢天空?」


「我不告诉你!你问我,我就告诉你啊?你是谁?我的纸飞机是不是你偷偷拿去了!难道你暗恋我?!」


「没有偷偷。」


魏无羡画了一个吐舌的表情,又写道:「你是我们楼下班的吧,你是哨兵吗?诶你的字真好看,能不能多写几个?!你是男的还是女的?你是不是也觉得这里的课很无聊啊?」


   ……


  魏无羡总有说不完的话似的,能一整天隔着一层楼传个不停。


  他能从「你要不要来我们云梦玩,我们这里的的莲子特别好吃。」一直说到「我跟你说哦,我昨天给蓝气人老师下了个暗示,让他回去自己剪掉自己的胡子,他今天这脸黑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反倒是蓝忘机有时不知怎么回他,要犹豫半响。魏无羡等不及,就让小红隼陈情下来催他,一团红羽毛的小鸟飞累了,赖在蓝忘机腿上直打滚。


「诶!对了你认识江澄吗?!你们好像是一个班的。」


「嗯。」


「呃......你觉得他怎么样?」


「你们关系很好?」


「哈哈那当然!我们很早就认识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嗯......虽然他有时真小气!上次还吃光了师姐给我的排骨。」


  蓝忘机侧头看了眼旁边认真上课的江澄,心里莫名有些不悦,揉了揉靠在手心软乎乎的小鸟,决定今天不再回复了。




07


  向导班难得上了一节实战课,姑苏塔首席哨兵亲自带了他们一节课,教的都是防御哨兵的招式。向导体能不比哨兵,只能靠智取,末了还给每人配了掺着麻醉剂的高浓度向导素,专们对付陷入结合热的哨兵。


  魏无羡热得出了一身汗,胸前解开了几颗口子,晶莹的汗珠顺着起伏的胸膛滚落,忽地被一人扑倒在草丛里。那人浑身滚烫,气息湿热,哨兵侵略性的信息素汹汹而来,魏无羡忙想给他下个暗示,却也被哨兵强势的信息素扰得心烦意乱——两人的匹配度实在太高了。


  他稍一愣神,就被那人一手扣住了两腕,那哨兵力大无比,魏无羡竟然怎么挣也挣不开。


  随即便被凶狠地吻住了,仿佛要将所有的信息素都舔干净那般,唇齿翻搅不停。


  魏无羡被亲得浑身发软,也顾不上那环在腰间的手,直到感觉柔软的双丘忽地被人揉了一下,这才恍然一个机灵,一腿屈膝顶过去,那人挨了一击,哼都不哼一声,反而揉得更肆意妄为。


  魏无羡从小到大都没被人这样摸过!心里暗骂一声,双腿一弓又反抗起来,两人肉搏半响,终于得空抽出一只手,他随即把口袋里所谓的防狼剂摸了出来,给他来了一针。


  从哨兵身下爬出来后,他吁吁气喘不停,再看一旁昏过去的少年,眉目俊雅,俊俏得不行,魏无羡忽然觉得也不亏了。


  唇齿相贴的瞬间,置身于山清水秀的精神图景中,却有漫天寒冷之意,魏无羡打了个冷颤,才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坐在小筑的木廊之上,薄唇不点而朱,模样煞是可爱。


  魏无羡往他旁边一坐,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那小孩看了他一眼,摇头不说话。


  “你别怕!我不是坏人,你一个在这里冷不冷啊?”


  小孩顿了顿,道:“冷,但我在等人。”


  “等谁?”


  “一个很重要的人。”


  魏无羡笑了笑,把他搂在怀里。小孩几次挣开反而被抱得更紧,只好由他抱,听见那好看的少年爽朗道:“那我陪你一起等罢。”




08


  魏无羡醒来时浑身酸痛不已,直接攻破了别人的暗示,又强行给蓝忘机他们远距离下暗示。S级的向导头一回体会到了精神力枯竭的滋味,他枕在云豹精神体忘机柔软温暖的肚皮上,云豹发现怀中的人醒了,用粉色的鼻子轻轻拱拱他,伸出舌头在他脸上舔了又舔。


  蓝忘机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也不知看了多久,脸庞如玉似雪般俊美,眸色极浅,衬得眼神偏冷,好似一副淡漠的样子,目光却火热得烫人。魏无羡心中一动,舌底溜出两声清脆的哨子,“蓝湛,看呆啦?!是不是我太帅了?我知道我好看,你也不用看得那么……嗯,热情似火。”


  蓝忘机云淡风轻地别开视线,懒得和他争一舌之快。


  魏无羡这才记起问正事来,他道:“我睡了多久?蓝湛,这是哪了?”


  “十小时左右,岐山界内。”


  魏无羡点点头,懒洋洋赖在忘机身上打了几个滚儿,忽然听到一声轻笑。蓝忘机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唇齿间漾着轻淡笑意,不过转眼间又恢复平时的样子。他伸手在魏无羡发丝翘起的头上摸了摸,道:“好好休息,我去守夜。”


  魏无羡难得有些赧然,被人撩得心砰砰跳,直到几个后辈切切诺诺围了过来,他才回过神来,一下子哭笑不得,“孩儿们?!你们有话倒是说啊?”


  几个后辈闻言,才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起来:“魏前辈,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那时候我脑海里都是跳机的暗示,连机门都是直接撞开的……”


    ……


  忽然一个叫欧阳子真的年轻哨兵惊呼一声,从胸前的口袋里翻出一张照片,亲了一口才道:“劫后逢生,要好好庆祝一下。”


  魏无羡登时愣了一下,随即赞叹道:“你还随身带了照片?哎呦这位小朋友真是不错!”


  那少年脸红了,随后偷偷瞄了一眼守夜的蓝忘机,悄悄的说:“其实我是学蓝队长的。”


  “哦?蓝湛?!”一听是蓝忘机,魏无羡顿时兴趣十足。


  “对啊,蓝队长每次出任务都会拿出来看看的,不过我们都没看过是谁。”


  蓝景仪毫不留情的拆穿他:“是你不敢吧!”


  “那你敢吗!”




09


  华月如练,蓝忘机全身落满月光,穿着军装在月色下,轮廓分明,静谧安详,让人移不开视线,魏无羡越看越着迷。


  心有灵犀,蓝忘机转过头来,看着慢慢走来的魏无羡,道:“怎么不睡?”


  魏无羡把手插进略微散乱的头发揉了揉,两手一摊道:“睡不着!今天睡了一天了!”


  他俏悄伸出一根精神触梢,才恍然发现两人的触梢紧紧缠绕在一起,无形却紧紧把他和蓝忘机牵连在一起,魏无羡愕然道:“蓝湛!我们精神结合了?!”


  蓝忘机只“嗯”了一声就不再多言了,魏无羡却胡思乱想了一大堆。


  他平时常常仗着自己级别高给蓝忘机下暗示,蓝忘机一向是最自律端庄的,也不会和他计较什么。这下可好了,直接拉着别人精神结合了,蓝忘机没一巴掌拍死他,也亏得是家教太好了。


  该问一句“蓝湛你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话到嘴边又半天因各种理由混过去了,他又怕蓝忘机对他的好不是那种好。


  魏无羡憋了半响才咬咬牙道:“你......你也不要介意啊,反正都是大男人,也不怕这点痛......呃,到时候你要是想断连接,都随你,不用管我。”


  蓝忘机顿时脸色黑了几分,也不知道是哪句话惹到他了,声音低得可怕,“你想断?”


  魏无羡没敢接话,又为自己刚才不经思考而说的蠢话后悔。


  许是察觉到了两人压抑的气氛,挤在蓝忘机胸前口袋里取暖的陈情也扑腾着翅膀要飞出来,漂亮蓬松的羽毛被挤得有些杂乱,钻出来时还带出了一张照片.魏无羡脑子还未下达指令,身体率先就行动起来,一把抓住了照片。


  “还给我。”蓝忘机一步抢上,倏然道。


  魏无羡也没想到他的反应这么大,想到刚刚几个后辈说的话,反倒是有些不爽地抓得更紧了。


  蓝忘一字一顿道:“魏婴,给我。”


  魏无羡也不知哪来的底气,理直气壮地道:“生气啦?你怎么说生气就生气!我们都这么熟了,我看看你喜欢的人是谁怎么啦!”


  蓝忘机听了他这话,心中一凛,骤然发力去抢。


  魏无羡也毫不畏惧,定住脚抓紧那照片往后一仰。蓝忘机以为他要倒,又忙伸手去楼他,一来二去,反而失了重心,两人直接摔做一团。


  蓝忘机压在他身上,双手撑在青年两侧,莹白的月光散下,两人都紧紧看着对方,近在咫尺。清冽的檀香、香甜的莲香两种气息萦绕在凌乱的呼吸中,胸膛紧密相贴,避无可避。


  蓝忘机目光停留在嫩红的薄唇上,几乎抑制不住吻下去的冲动,他目光沉沉盯着身下人,下唇咬得发白。


  魏无羡借着淡淡月色才看清那张照片,这么一看。


  愣了。


  一个又傻又丑的自己,也不知那天在游乐场,蓝忘机是什么时候买了那张照片。


  蓝忘机脸色发白,重重叹了口气,硬生生抑制住眼底的炽热,语气涩然得发紧,“你想断便断吧。”


  魏无羡一颗心砰砰狂跳,随即一跃而起,朗声道:“不不!蓝湛,你听我说完,我特别喜欢你!我发誓我是真心的!今天,你差点出事的时候,我......我觉得我都要疯了!”


  蓝忘机嘴唇动了动,脸上难得有些喜悦的茫然和不知所措。


  魏无羡笑了笑,脸上的绯红还没褪下,在月色里显得格外诱人,他斩钉截铁道:“我一点也不想和你断!我想一辈子都和你精神连接,我还想和你结合,不是哨兵和向导的那种结合!是魏婴想和蓝湛一起!我…”


  他话还没说完全,就被堵住了嘴,蓝忘机一手抬他的下颌,不容反抗地吻了下来。


  这吻虽然来得粗鲁霸道,却吻得缠绵,四片唇瓣辗转,难舍难分。


  一瞬间魏无羡仿佛又置身在云雾缭绕的仙山中,却没有了寒风,经过暖阳的沐浴,反而添了阵阵暖意。他循着记忆走过条白石小径,再次看到那个玉雪可爱的小人,才忍不住扬起了嘴角唤了声:“蓝湛!”


  魏无羡飞快走过去坐到小孩身边道,“你等到人了吗?”


  蓝忘机摇了摇头,小小的手却紧而有力地拉住他,郑重道:“但是等到了更重要的人。”

评论
热度 ( 374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