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引岁丨九月】凉秋暮商 by 东雨

九月的我

引岁:

《凉秋暮商》 @东雨 


· 侠士叽×大盗羡


· 字数约5.8k


-------------------------------------------------------------


    九月时节,金菊飘香。


    醉韵楼是一家拥有上百年历史的老店,它坐落在显水湖畔,每当素秋时节,靠在二楼临窗的位置,点上一壶清茶淡酒,可谓是神仙才能享受的感觉。这就导致很多人到了合适的时节却订不上一个位置,就连此地的家主江澄,都是花了大价钱才在一个月前预定了二楼的一个雅间,本来打算悠闲地犒劳一下自己,谁知一道酸菜鱼刚上桌还没下筷,身穿黑衣的青年就一个鹞子翻身从窗外进来,一只手动作利落的捞起竹筷,另一只手抄起桌子上的茶盘——刚刚好挡住江澄受惊之下喷出的一口茶。


    青年很是不客气的夹起鱼肚上最为嫩滑的一块肉,道:“啧啧啧,好吃,色香味俱全,这里的饭菜当真是名不虚传,单就这一道鱼都和姑苏的差出一大截,江澄你居然瞒着我在这里吃独食,这是太不够意思了,还好我机灵自己跟来了,要不然得亏死。”


    江澄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自己,无比庆幸自己当初定的是包间,不然这一幕要是被人看去了,他这脸还要不要了。放下手巾,他怒道:“魏无羡!”


    魏无羡一副饿了好多天的样子,几乎是几口就下去了一半鱼,抽空回应道:“江澄啊,不要这么暴躁,要雅正端庄,同样是世家公子哥,你看看人家蓝家的,再看看你,天壤之别啊。”


    江澄额角跳了两跳,他一向听不得有人说自己比不过别人,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发怒,反而幸灾乐祸道:“怎么,被蓝家的人追了几天,就开始满嘴雅正了?看你这个样子,怕是过得不怎么好吧,不应该啊,听说那蓝二少没有抓住你。”


    提起这个事魏无羡就是一肚子苦水,他咽下最后一口鱼肉,眼睛里都是水汽,像是遭受了什么大灾难,其实只是被辣气呛到了。魏无羡不平道:“抓是没有抓住我,可是谁受得了被这么追啊,吃饭睡觉都不放过。每天卯时就开始追了,吃饭时要小心翼翼的注意着四周,没有时间喝酒,你说这人怎么就这么古板呢,我都把东西还回去了!”


    江澄道:“该!谁教你自己立下豪言壮语要去偷蓝家的藏书阁,被追纯属你自己活该。”


    魏无羡道:“行了行了,这个以后再说,那小古板现在估计还在楼下守着呢,等会你帮我看着他,我得找个地方好好地睡一觉。”


    江澄大惊:“什么?!你居然还没有甩开他,这样你还敢过来和我见面!”要是外界的人知道近来名声赫赫的大盗“夷陵老祖”和云梦江家有关系,他这个现任家主就真的没有颜面去见江家的列祖列宗了。


    与他的焦急相反,魏无羡满不在乎道:“虽然他没被我甩开,但是也发现不了你,放心吧。”


    江澄却完全不能放心:“什么不会发现,要是他这个时候追上来,不是逮个正着。”说完就准备起身离开包厢。


    魏无羡不怎么诚心的拦住他道:“急什么急什么,我说他发现不了就发现不了,醉韵楼没有预定不得入内,这是老规矩了。蓝忘机此时肯定被伙计拦在外面,不信你看。”自顾自的打开了半扇窗户,戏谑的招了招手。


    果然如他所说,楼下正站着一位面容俊秀,满身清冷的白衣男子,他前面拦着一名伙计,陪笑说着什么,江澄虽然听不见,但是也能猜到个大概,无非是没有预订没有请帖不能入内之类的话。似是察觉到了什么,那人抬起头向这个方向看去,在发现是魏无羡的时候,脸色微沉却没有动作,果真没有如同魏无羡一般用轻功翻窗而入,只是那双琉璃色的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


    江澄感觉不可思议,道:“他居然这样还不来抓你,莫不是傻了吧。”若说刚才不进来还可以说是不能确认魏无羡是否在此处,现在已经确认却没有动作,怎么也想不通。


    魏无羡得意道:“这有什么好想不通的,你师兄我可不是吃白饭的好吗,就算是甩不了这个小古板,也不能任由他追吧。我们有过约定,每日的子午时都暂且休战。喏,现在午时还没过,他当然不会追上来了。”


    他这么一说江澄更想不明白了,魏无羡拿了他们家的东西,他还和这小子约定休战时间,这都是什么事。


    魏无羡趴在窗口看了一会儿之后,打算把蓝忘机叫上来一起吃点东西,却不想看到蓝氏的一个门人急匆匆的从远处赶来,在蓝忘机耳边说了点什么之后,蓝忘机眉头一皱,转身就跟着这个人走了。


    魏无羡轻“咦?”了一声,暗道不对,将筷子一撂翻身追了上去。速度快到江澄都没反应过来。看着眼前杯盘狼藉的桌面,江澄再次目瞪口呆的心想这都是什么事。


    蓝忘机离开的速度很快,片刻就不见了踪影,原本魏无羡想着他追了自己三月之久,两个人的速度应该是差不多的。但当自己身为追人的一方才知道,这个事和速度的关系不大,特别是到了人多的地方,目标转眼就没了。所以要是追人的话还是事先用点东西才是上策。魏无羡站在集市之中反思了片刻,就想着姑苏蓝家而去,他那日看蓝忘机的神情,应该不是小事,能让一向冷静的蓝忘机焦急起来,想必是蓝家本家出了什么事。


    事实也的确如此,半路上就已经有了各式各样的传言,同为武林世家的聂家,前任家主上月被害,矛头直指蓝氏。这一消息一出,让这初秋时节平添几分肃杀。


    而众多消息当中,便有一条是含光君蓝忘机受夷陵老祖魏无羡所骗,将蓝家的不传之秘说了出去,这才导致了聂家主的身死。这让魏无羡哭笑不得,身为当事人的他最为清楚,蓝忘机追了他三月,任他各种手段使尽也没给他一个好脸色,怎么会让他骗到蓝氏的不传之秘呢。不过其他人却不这样想,单单是两个人你追我赶却谁也没能奈何谁的三个月,就足够人们遐想了。


    等魏无羡赶到云深的时候,蓝忘机已经被软禁在房里。虽然只来过一次,魏无羡还是轻易就摸到了蓝忘机的房间,小心翼翼的将窗户推开一条小缝,就看到屋子里面坐了两个“蓝湛”。


    一个是他熟悉的那个人,另一个和蓝忘机九分相像,形容却略有些憔悴的,大概就是蓝忘机的兄长,泽芜君蓝曦臣了。


    蓝曦臣道:“忘机,你对这件事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他不是怀疑自己的弟弟,只是他一向温厚重情,如今结义兄长死的不明不白,哪怕一点可能的线索都不想放过。


    不过对于这件事,蓝忘机是帮不上忙的,事实上直到门人来找他,他才得知这件大事,自然是毫无线索。


    蓝曦臣不甘心道:“那你追了夷陵老祖三个月,可有发现什么不对劲之处吗?”


    蓝忘机还是摇了摇头,蓝曦臣见此也只能微微叹气。


    蓝忘机静默片刻,开口道:“兄长,他和这件事无关。”


    魏无羡精神一震,还没等他想些什么,蓝曦臣就已经帮他问了出来:“忘机为什么这么说?说起来,兄长还没问过你呢,这三个月你都做什么去了,拖了这么久。”


    蓝忘机道:“一开始我追着他……”三个月的经历在他口中娓娓道来,各种阴差阳错之下,他们遇到了一些或是棘手或是诡谲的事,危难中,两个人的关系就有所改变,从一开始单纯的追捕,开始相惜。虽然性格不同,对待事物的观点却神奇的相同,甚至最后默契十足,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因此,就有了让人匪夷所思的休战时间。


    魏无羡听完后,心里得意洋洋,想不到平日里这个小古板对自己不假辞色,私底下他在其心中的形象还蛮好的,果然自己就是这样讨人喜欢。


    他是高兴了,蓝曦臣心里此时却是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要说这个世界上谁最了解蓝忘机,那非他这个兄长莫属。这段话在他耳中得出的事实足以让他震惊:“忘机,你是不是……”看着蓝忘机的眼神,他已得到了答案。


    蓝曦臣长叹一声,弟弟向来有主意,他管不了这许多,只是遇上这多事之秋,本就艰难的道路怕要变得更加坎坷,他道:“听你所言,这夷陵老祖也不失为一代侠盗,不过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不能洗清他的嫌疑。”


    蓝忘机没有反驳,只是道:“我会尽力为他证明。”


    兄弟两个说了一会儿话,蓝曦臣就起身离开了,几日内武林各个势力都会来人,一同追查聂明玦之死,他身为家主要早做准备。


    蓝忘机关好房门,正欲洗漱休息,就听见窗户“咯噔”一声,一个熟悉的声音道:“蓝湛,几日不见,想我不想?”


    魏无羡仿佛在自己家一般进了房间,东看看西看看,蓝忘机的房间就和他这个人一样,没有什么浮夸的东西,也没什么无用的东西,就连桌子上装饰用的花瓶,都透着素雅。蓝忘机不发一言,伸手向魏无羡抓去,被魏无羡熟练地躲开。


    魏无羡道:“停战停战,蓝湛我们先说正事。”


    蓝忘机道:“说什么。”手上动作停下。


    魏无羡道:“先申明一点,聂家主的死跟我无关。”他并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但唯独不想让蓝忘机误会,毕竟在他看来两个人也算是朋友了。


    蓝忘机道:“我知。”


    虽然刚才已经听到了,不过现在看着蓝忘机俊秀的面容,耳朵里缠绕着一句低沉的“我知”,魏无羡又是一番新奇的感受。这件事说出去,怕是同他一起长大的师兄弟都要怀疑上一番,蓝忘机却毫不犹豫的相信他,不得不说这让魏无羡的心情好极了。


    故作忧愁的轻叹一声:“你相信,别人可不相信啊。如果说我是无辜的话,岂不是说你们蓝家除了内鬼,这对你家的名声可不怎么有利。”


    蓝忘机道:“或许目标不是你也不是蓝家。”


    三个月似敌似友的相处使两个人非常有默契,魏无羡点头道:“不错,或许你我是关键的一环,但不是主要的目标。”


    蓝忘机道:“你有什么线索。”


    魏无羡道:“太巧了!你说为什么出事之前我会到你们藏书阁,给了人栽赃陷害的机会呢?”


    蓝忘机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魏无羡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道:“三月前某日的小酒馆中,有人不服夷陵老祖神偷之名,刚好被年少气盛的当事人听到,于是在理论之时打了个赌,只要夷陵老祖能够偷到蓝家藏书阁中的一样东西,那人就心服口服。忘机兄,你说这两件事是巧合的可能性有多大。”


    一切都太巧了,魏无羡受人挑拨前往藏书阁盗书,然后聂明玦就死于藏书阁中的某样秘术。而夷陵老祖的名声一向不好,如果不是那晚蓝忘机刚好在,没有人能证明他的清白。


    蓝忘机道:“可以从此入手调查。”


    魏无羡道:“不错,那人如果真的是受人指使引我上钩,在当地自然查不出什么,但是大隐隐于市,这三教九流的人,总是会有人记得的。我可不是白白让人算计不还手的。”


    魏无羡压低了声音,目光盈盈满眼含情的样子,期待的问:“含光君,这一场事,我们再合作一把?”


    蓝忘机与他对视,郑重承诺:“好。”


    简单议论了几句,三言两语,两人就把计划定下了。正事说完了,魏无羡就控制不住的想要逗弄撩拨蓝忘机。


    魏无羡挑眉笑道:“哈哈,果然知我者蓝湛也,我就知道你会陪我。蓝湛啊蓝湛,想不到你这样信任我,那你为何还一直抓着我不放。”


    蓝忘机道:“你私入藏书阁,盗取毁坏藏书,我自然是要抓你回来。”


    三个月前的某个夜晚,他正在藏书阁里好端端的抄着书,却被突然起来的毛贼所扰,不仅被狠狠调戏了一把,当时正抄着的佛经也在打斗过程中毁了。


    魏无羡道:“蓝湛,这个可得凭良心说话,那本书被毁也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要不是你一掌打过来,我不得不跟你比拼内力,那本书也不会受不了激荡碎为齑粉。这件事你至少得占一半责任。”


    蓝忘机道:“强词夺理。”


    魏无羡接着道:“好吧,就算是我私入藏书阁,毁了你家的书说我不对,是我不好,但是我是不是后来买了一本一模一样的还给你了,为此我大半私房钱都没有了。不止这样,我还多买了两本赔罪。可是你干了什么,你半夜就冲进我房里掀被子,折腾了我半晚上,第二天还不让我睡觉。”两个人从半夜打到第二天清晨,白天还要一起联手对敌,哪怕他精力旺盛也累得不行。


    他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起来蓝忘机脸色更冷了,怒道:“谁让你买……你买……”他实在是不想说起那样东西,哪怕事情过去了近三个月,他依旧记得当时他翻开那本书时受到的冲击。


    魏无羡却没有什么忌讳,不怀好意道:“买了什么,含光君你说啊。”


    蓝忘机眼睛里都冒着火,魏无羡“善解人意”道:“你是不是说那几本春宫图。”


    蓝忘机道:“不知羞耻。”


    魏无羡做出一副不解状:“怎么就不知羞耻了,难不成你没看过?这我可不相信,都是男人,看过这东西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蓝忘机道:“没看过。”


    魏无羡道:“真没看过?好吧,没有就没有,不过现在你可不能说没看过了,没看你怎么知道我送你的是春宫图哈哈哈哈。”


    蓝忘机被他说的忍无可忍,直接动起手来。魏无羡早有预料的向门口跑去,谁知一开门,就和门外不知道站了多久已经石化的蓝曦臣撞了个正着,暗道要命,忙不送趁蓝曦臣还没反应过来跑了。


    蓝曦臣没去管他,难以置信又犹豫不决道:“忘机,你……”


    蓝忘机被自家兄长撞破如此尴尬之事,略带恼怒道:“没有!”


    蓝曦臣:我还什么都没问呢。


    人生往往不按人写好的剧本走,虽然不知道幕后黑手本来的安排是怎样的,但是突如其来的线索却可以将事情引入无可预知的方向。毕竟知道当日藏书阁中发生了什么的只有蓝忘机和魏无羡两个人,在传言的影响下,没有人能确定蓝忘机是否真的被夷陵老祖迷惑,更没有人相信,魏无羡那日不过是拿了一本街上随处可以买到的佛经。毕竟,聂明玦死于蓝家藏书阁中的一部功法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就在夷陵老祖罪证确凿的的时候,夷陵老祖自己跑到蓝家“自首”,还带来证明自己清白无辜的证据。而蓝忘机也被拖下水的时候,千里之外的一户人家不知怎么得到消息为他们来作证,证明聂明玦死的时候他们两个不可能有时间去犯案。接下来,线索一项又一项的冒出,短短的一个月内剧情轮番反转,最后矛头直指聂明玦的义弟,敛芳尊金光瑶。


    而魏无羡和蓝忘机,只不过是两方势力博弈的介质。


    蓝忘机看着魏无羡欢快的收拾行李,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接下来你打算去哪里?”


    魏无羡道:“怎么,舍不得我啊,舍不得就跟哥哥一块走如何。”


    蓝忘机道:“我现在不能离开。”蓝曦臣现在大受打击,难以接受真相,蓝家也有所受损,在这个时候他是不能离开的。


    魏无羡了解的点点头,道:“蓝湛,你记不记得你捉我的时候,路过一个小镇,那里有一项风俗,每年季秋时节便会举办花会,选出十里百家最美的黄华。”


    蓝忘机点点头,魏无羡道:“眼看着九月都快要过完了,错过了就要再等一年,所以我打算先去那里看看,然后再决定去哪里。”顿了一下,继续道:“蓝湛啊,你看我马上就要离开了,连蓝大哥都找我说了些话,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


    蓝忘机低声道:“保重。”


    魏无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提剑而去,蓝曦臣说的事对他有些冲击,他必须要找个地方好好想想。


    蓝忘机紧握着手,目光追随着魏无羡的背影而去,脚下动了一步便立刻停下,没有追上去,直到魏无羡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


    生活重新归于平淡,某夜,蓝忘机整理好案卷后发现,今天是九月的最后一天,魏无羡那天说的花会还有一个时辰就完了。他莫名的有了一种冲动,想要去那个小镇上看看,想到这里,他几乎是立刻要到那个地方去,只是在走到房门的一瞬间,他就被人叫住了。


    “咦,蓝湛你这么晚还没有睡啊。”爽朗的声音从身后的窗户传来,蓝忘机快速的转身,如同那一天一样,神采飞扬的青年坐在窗上,打趣他,说要偷他蓝家的一样东西。只不过不同的是,此时魏无羡怀里抱着一株分外美丽的黄华和一坛子酒,笑吟吟的对他道:“今夜如此美好,好花,好酒,就差偷来一位美人了,不知道这位郎君,给不给我偷?”


    花好月圆,人影成双。

评论
热度 ( 232 )
  1. 淡🍁语-苗茕影顾怜沐阳浅 转载了此文字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