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引岁丨一月】最亲爱的 by 夏沐沐

一月的海妖

引岁:

《最亲爱的》 @夏沐沐和沐沐和沐湮 


· 塞壬叽×海盗羡


· 字数约6.1k


· 戳我看可爱的配图


-------------------------------------------------------------


1


    “Caro mio ben,cre di mi al-men(我亲爱的,请你相信)”


    在海的中央,有一艘木帆船,桅杆的顶端,挂着一面黑色的骷髅旗。夜色降临,船上的众人早已经在船舱里进入梦乡,只有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还醒着,靠着栏杆站在甲板上。


    他叫魏婴,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海盗。他的名字被平民百姓害怕,被教会贵族仇恨。


    他抿了一口醇香的朗姆酒,另一只空着的手,一下又一下地抛着一把精美小巧的匕首,嘴中哼哼着不知何意的曲调,眼一直看着夜空,只有寥寥的几颗星子陪伴着他。


    他很特别,不仅仅因为他的恶名,还因为他只航行在别的海盗都不敢去的海域——海妖塞壬出没的航道。


    在他敞开的衣衫里,还纹着一条白色的人鱼,看起来妖冶又危险。


    朗姆酒瓶空了,魏婴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简陋粗糙的镜片,观察着夜空。


    “人马座,摩羯座,黄道带跨越两星座中央……一月到了。”


    一月。


    魏婴想到这里,面色森然,接住了直直落下的匕首,紧紧地握在手里。魏婴喝下去的酒终于开始发挥作用,他微微醉了,脑海里又响起了那绝世的美妙音色,让他心里一阵怀恋。


    他唱的那首歌,承载着魏婴过去最美好的回忆,那夜满月高挂,清冷的月光,冻人的海风,只因为那首歌,一切都变得温暖。


    随着船只驶入了一片浓雾之中,雾气中似有似无地传来天籁一般的歌声,让人一时间忘记了忧愁。


    可下一秒,天上的海鸟因听到歌声而昏死坠下,魏婴也感觉脑子昏昏的,立刻用匕首划了手臂一下让自己清醒过来,空气中一时间飘出去一丝腥甜的气息。


    他知道,这一次,真的要来了。


    海风呼啸着,只有无尽的黑暗包裹着魏婴,黑暗的尽头,是被乱石堆砌而起的峡谷。那与海浪相和的吟唱逐渐清晰,引诱着不断跳动的心脏朝它狂奔而去。


    飞快行驶的船只在海面划开一道长长的水痕,驱逐着周遭试图靠近的生物。


    魏婴因想到了什么勾起嘴角,那让他魂牵梦萦了十年的恩怨,马上就要从内心深处剖开,血淋淋的展现在眼前。


    十年了,该结束了。


2


    歌声变得清晰起来,更加显得周围安静又可怕。魏婴算好时间,配合歌声与船体的摇晃,两腿就真的不听使唤一般乱走。魏婴就着朗姆酒的酒劲,表演出一副被歌声迷惑的样子。他慢慢闭上眼,顺势躺在地上,像是因为被歌声迷惑而昏睡过去一样。


    啪嗒!


    不一会,一声沉重的掉落声和一股海洋特有的咸腥潮气被魏婴的鼻子捕捉到,他神经紧绷,用听觉和嗅觉定位着这个不速之客。


    它在靠近自己!


    魏婴把搭着匕首的手紧了紧,等待最好的攻击时机。那家伙还在缓缓靠近,那股海洋特有的潮味和咸味越发浓重,魏婴在心里默默地倒计时,计算着最佳的攻击时机。


    挂在空中皎洁却缺憾的残月,在这时被一片飘来的云盖住了光芒,海面上顿时失去了唯一的光源。


    就在那一瞬,在靠近自己的那个家伙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魏婴卯足了劲,把准备好的酒瓶狠狠往不速之客那里砸去,整艘船安静的氛围被一声清脆的碎裂声给打破。


    !!!


    酒瓶的碎片掉落在曾被炮火轰击而变得焦黑斑驳的甲板地面上,下一秒,魏无羡就拔出匕首,一个利落的起身,定睛聚焦那个被自己砸懵的家伙,它用手捂着自己额头的位置,被砸得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


    上身人下身鱼尾,黑如墨水一般的头发现在湿乎乎地耷拉在身上,头上还有海草把脸遮了大半,缝隙间还能看见刚刚砸中的地方渗出了血流在脸上,显得好不狼狈,向后收住的鱼鳍,还有……


    天蓝色的鱼尾!是海妖塞壬!


    魏无羡撩了一下袖口,便朝塞壬的方向冲去,匕首的刀刃直指塞壬的胸口。塞壬在距离锋刃只有一指长时就立刻挥尾躲开,沉重的尾巴在船上砸出了沉闷的声音。船上没有水,塞壬的动作却没有受到影响,在速度上还是可以与魏婴不相上下,每一次都用坚硬的鳞片阻挡了魏婴的攻击。


    不过,失去了水的庇佑,塞壬目前处于被动,只有那一尾坚硬的鳞片能够提供一些保护,上身因为缺水而开裂脆弱。


    魏婴招招致命,每一次攻击都往塞壬的上身招呼,他已经为这一天准备了太久,早已记忆了每一种情况下该会如何选择,如何进行下一步,每一步都只为狩猎塞壬的性命。


    他要让塞壬为当年吞吃掉的白色人鱼一事付出代价,他要为蓝湛报仇。


    魏婴和塞壬僵持不下,匕首和指甲碰撞的声音刺耳难听,魏婴成功砍在塞壬鱼尾的几刀也丝毫没能改变僵持的战局。


    必须抓准机会伤它的上半身。


    魏婴卯足了劲,再次向塞壬那里冲锋,只不过这一次魏婴抓了一根拉帆的麻绳,在塞壬面前虚晃一枪,借着助跑跳起,绕开了塞壬用来防御的尾巴,从背后攻击塞壬脆弱的身躯部分。


    “为你杀害了我最亲爱的人付出代价,塞壬!”


    魏婴这次是舍身一搏,因为塞壬一旦反应过来就会拿锋利的指甲捅穿他,不过在这几秒他也成功地把匕首扎入塞壬心脏。


    没想到,塞壬转过来的那一刻,根本就没有在意魏婴对他致命的攻击,而是直接伸出手搂住了扑来的他,任由偏移的匕首扎在他的肩头。他一只手抱住魏婴,另一只手去握住魏婴右手的手腕,用强硬但不会伤害到魏婴的力道,强迫魏婴卸下武器。


    被这要吃人的海妖塞壬给抱进怀里,对魏婴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他知道这可是最危险的一月,塞壬发狂的季节。他拼命挣扎着,努力再试试能否有机会逃出生天。可是塞壬无动于衷,对怀里的魏婴只是安抚与触摸,就像是对待珍宝一般小心。


    “魏婴。”


    一声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回荡在耳边,魏婴整个人都因为这句话怔住了,一时间根本反应不过来。十年之前的记忆像烟花一般炸裂出来,在魏婴的脑海里重现。




3.


    一切的开始,就是蓝色。


    蓝色泼洒在广袤的天空,浸染了辽阔的大海,蓝色把天与地连在一起。在一处闭塞的海滨小镇,就能看见这处人间绝景的圣地。


    小镇被一座教堂分化成了两半,一半住着小镇里的富人,一半住着最底层的穷人。


    贫民区就像是肮脏的聚集地,每个人脸上被污泥染成了黑色,充满了对生活的绝望和厌倦。


    魏婴小时候就住在那里。


    但是他和别人不同,就算是夹杂着腥臭味的海风也不能吹散他脸上的笑容。那抹笑容是那样让人刺痒,让人嫉恨。


    因此魏婴被所有人厌弃,因此他总是带着一身伤痕。


    不过魏婴灿烂的笑并没有因为这些黯淡,因为他有一个秘密。


    每个满月夜晚,月光洒满了整个海平面,照亮了渔船回港航线,和他心上的少年。


    很奇怪,自从魏婴认识他的那天起,他从来没有上过岸,冰冷的海水像是完全不能伤害到他,在月光下他就像一个散发着圣光的神明,琉璃色的眼眸如同海岸上温暖的灯塔。


    只是这一眼,就让魏婴再也移不开目光。


    “喂——你在海里干什么?你不冷吗?”


    后来魏婴发现他好像并不会说话,所以每一次相见,都是他一个人坐在礁石上对他滔滔不绝。


    “我今天路过教堂,听到修女们在唱歌,我想进去听她们唱,但是被赶出来了。他们说我们这些人是不能进教堂的,会玷污神。”


    魏婴皱着眉头掏出今天给他带的礼物,是一个彩色的海螺。


    “这个给你,放在耳边可以听见海的声音。”


    少年接过了海螺,放在耳边停留了一会儿,浅浅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微光:“啊......啊......”


    他迫切地想要对他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好看的眉毛都皱在了一起。


    “你想说什么??”


    少年指了指他,魏婴也指着自己,“我?”


    “啊......啊......”少年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你要我唱歌?”


    少年点了点头。


    魏婴笑了笑,双腿在礁石上一晃一晃,对着漫天的繁星唱起了记忆里母亲为他唱的歌谣。歌声回荡在海面上,月光照进了少年人的心房。


    “婴......”


    魏婴睁大了双眼,愣愣的看着他,“你刚刚说什么?”


    “婴。”少年好看的眼睛柔和的就像晴天里的大海,少年指着自己:“蓝......湛......”


    魏婴还没从他会说话的惊喜中反应过来,忽然被他捉住了双手。蓝湛把他的手包裹在自己手中,放在了自己胸口的位置,闭上双眼,露在碎发外的耳尖红红的。


    悠扬的歌声响起,伴着海风,轻轻抚慰着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那是一首古老的小调,晦涩难懂的发音却不能阻挡他歌声的美妙。魏婴听不懂他在唱什么,但是却比他听过的任何情歌都要动人。


    唱歌的蓝湛,身下泛起了点点的白色光芒。魏婴惊奇地发现,海水之下一条洁白的鱼尾,每一片鳞片都反射着月光。


    这样一个满月的夜晚,他一生都不会忘记。




4


    宁静祥和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一场瘟疫宛如暴风席卷了这个边陲的海滨。


    为了不让瘟疫再继续传染,教会决定要处死所有身染瘟疫的人。


    很不幸的,魏婴就是其中一个。


    瘟疫的源头,是一只人鱼。


    人鱼是被保护神雅努斯诅咒的生物,它凶猛残暴,会用雾气传播瘟疫,会用歌声魅惑生灵,会食人血肉。


    但是魏婴是不相信的,他知道在临近这座小镇的海域里住着一条人鱼,但是它绝对不会......他绝不会......


    魏婴被好几个人追着,冰冷的海风刮得人生疼,可是没有让魏无羡身上不自然的高热降下来,他必须告诉蓝湛:快逃。


    他跳进了海里,拼命游向那块他们见面的礁石,平日短短的路程,如今却变得极为漫长。


    病痛让他的行动变得更加艰难,就在他失去力气、快要昏厥过去的时候,背后一阵刺痛,一只箭弩扎在了他的背上。


    他们追上来了!


    “快跑!快跑!!不管你在哪里!!!”


    魏婴用自己仅剩的力气呼喊着,忽然海面上掀起了一个巨大的海浪,将教会的船只吞覆。空气中一瞬间飘荡着一股呛人的血腥味,海面上浮起一大片鲜红,一条巨大的天蓝色鱼尾在海面上一闪而过。


    魏婴心里顿时被灭顶的恐惧充满,天蓝色的鱼尾......是传说中的海妖塞壬。


    所以带来瘟疫的是它?那蓝湛呢?蓝湛去哪了??


    “蓝湛!”


    魏婴声嘶力竭的呼喊没能再召唤到想要见到的人,却引起了那只海妖的注意。蓝色的鱼尾快速地朝他游来,魏婴却没有力气再逃跑,他恍惚间还看到那熟悉的面庞,沾了血液,苍白得没有生气……


    疲倦和疼痛蔓延,铺天盖地的黑暗袭来,魏婴在最后无奈地笑了。


    反正总是要死的……


    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很破旧的海盗船上。


    “小鬼,快点站起来,去把帆拉满!老子救你不是为了让你在这里装死的。再懒懒散散地就把你丢到海里去喂鱼!”


    魏无羡一时恍惚,但是“鱼”这个单词却一下子戳痛了他的神经。


    他没死?这是在哪??


    “哈哈哈什么瘟疫,那都是教会骗人的。”


    魏婴心里一惊,凝神听那人说的话。


    “他们听到了人鱼在唱歌。”那是一个醉酒的男人,他衣衫褴褛,如同烂泥一般躺在甲板上,“我也听到了,真是美妙。你们知不知道,人鱼的血肉可以让人长命百岁。教会的那群老头子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他们在贫民的水里下毒,制造了一场假的瘟疫,想用那些人的血肉引诱人鱼,可是没想到,却引来了塞壬。这可是一月啊哈哈哈,这群不怕死的东西。”


    “一月怎么了?”魏婴没有忍住开口问他。


    “你这个无知的小子。”男人又喝了一口酒“人鱼在一月会进入躁动,极其暴躁嗜杀,塞壬是人鱼里最凶残的,数量稀少,它发起狂来连同类也不会放过。塞壬的标志就是天蓝色鱼尾,见了血的海妖会变本加厉,甚至可以上岸.....”


    后来他说了什么,魏婴再也没听清,疯狂、痛苦、悔恨与憎恶在那一刻交织在一起,让魏无羡脑海一片空白。


    蓝湛......


    如果不是因为对他唱歌,如果不是因为他,导致蓝湛留在这个小镇....


    魏婴脑海里那些美好的记忆就像是被刀剜了一下,只要想起蓝湛,他的心就不免疼痛。


    魏婴在心中埋下了一颗复仇的种子。


    在海妖出现的一年后,一个平静无风的夜里,一艘船靠在了那个小镇的岸边,彻底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那一夜,一群海盗冲进了教会当中,杀死了所有人,烧毁了所有的教堂。


    那把火烧了一夜,从此一批新的海盗出现在了海面之上。


    那艘船的船长名声大噪,他叫魏婴。


    他的通缉令在一天内贴满了所有的大街小巷,却没有人敢真正到海上追杀他。


    因为他的船,航行在塞壬出现的航路上,追杀他的人,后来都莫名地死去,所有人都觉得是海妖的手笔,他们都祈祷着,有一天他也能死在那海妖的手上。




5


    熟悉的面庞让魏婴的心跳漏了一拍,可是魏婴又觉得自己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做。


    那个让他心动的样貌,让他愧疚痛苦的天蓝色鱼尾,同时出现在了同一只人鱼身上。


    蓝湛……就是塞壬。


    不,蓝湛是白色的尾巴,那种好看淡雅的白色。他会静静地聆听自己说话,他会温柔地拉着自己的手给自己唱歌,他怎么可能是那种凶暴恐怖的海妖塞壬?


    魏婴不顾胳膊可能会脱臼的风险,挣脱了塞壬的怀抱,跌跌撞撞地捡了匕首往后退。


    他要冷静下来,他必须冷静下来,他要确保自己没有被塞壬的歌声迷惑。


    塞壬怕弄伤了魏婴,于是放开手,但是看着魏婴这样,慌乱又着急地挪了过来。


    “你别过来,别想用他的样子来迷惑我,他是独一无二的,他是我最最亲爱的人。”


    魏婴握着匕首,指着面前的塞壬,眼神坚定又明亮,却发现塞壬露在碎发外的耳尖变得红红的。


    “我是蓝湛……”塞壬想了想,补了一句,“也是塞壬。”


    “休想迷惑我,我还没老到连颜色都会记错。”


    蓝湛愣了一下,侧着面对魏婴,用尖爪一下子划开并刮落自己的鱼鳞,露出里面白色的嫩肉。


    “未成熟都是透明鳞,成年了才会有颜色。”


    魏婴自是不信这套说辞,刚想抬嘴嘲讽两句,蓝湛突然就像是中了什么毒药,倒在甲板上痛苦不堪,鱼尾摆动的力道大到一下子拍碎好几根护栏与木板。


    这可是绝好的机会,魏婴拿着匕首凑上去,倒在地上痛苦不堪的蓝湛勉强睁开眼,眼里看向魏婴的神情,是压抑、疯狂和外露无疑的浓浓眷恋。


    匕首“哐当”一声掉在地上,魏婴心里骂了自己,他真是愚蠢到无可救药,居然放过了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


    魏婴把蓝湛的头放在自己膝头,抱着他,哼唱着那留在魏婴记忆里的,一首温柔的歌。


    蓝湛因为魏婴的歌声而平静下来,琉璃色的眼眸里装满了魏婴的身影。魏婴唱完了短短的歌谣,也在那几分钟内做了新的决定。


    “我明日靠岸就去自首,你傍晚的时候过去,应该能赶上吃我新鲜的肉。”


    “不……”


    “不必惺惺作态了,计划了这么久,不就是想吃我吗?亏你这么有耐心, 放心,刚刚吊死的人肉应该还是很新鲜的,吃了我之后,就离人类住的地方远一点,不然又要被抓……”


    话还没落地,蓝湛再次抱住魏婴,把他按在甲板的地面上。


    “不要。”


    魏婴无法从蓝湛的眼神上移开,他看到的是蓝湛那双眼里的情感,他说不清那具体是什么,但是它紧紧地抓住了魏婴的心,让他的心因为蓝湛而跳动。


     “我们交换了歌,我们朝着波塞冬举行过仪式,我平分了生命给你,我们还没破除诅咒……”


    “我心悦你,不许走。”


    说的很轻,若不是魏婴耳力极好,肯定听不清楚。


    蓝色的尾鳍,不安地拍动着地面。


    “你说什么……”


    蓝湛却是怎么都不肯说,转头看了一眼从云层中出来的残月,一如当年,握住魏婴的手,开始唱起那首跨越光阴却未曾变过的歌。


    “Caro mio ben,cre di mi al-men(我亲爱的,请你相信)”


    “sen za di te,lan guis ce il cor(如没有你,我心忧郁)”


    蓝湛一曲毕,魏婴被他抱在怀里,清冷的月光,冰冷的海风,却丝毫不觉寒冷。


    “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我很久之前就答应了你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人鱼当初惹怒了雅努斯,被降下一月暴怒的诅咒,只有生的血肉可以缓解,但是要解除诅咒……”


    “就要找到互相唱歌的人?”


    “……”


    “那我可真是上当受骗了,就是桌上放个苹果,让它听都能解除诅咒。”


    魏婴看到蓝湛快要烧起来的脸,好像就知道了什么,转头看了眼宁静的海面,再看向蓝湛,嘴上噙着笑。


    “还是我好,把我的挚爱放在身上,再给你一次机会,回答我,那个歌……是给谁唱的?”


    他拉开自己的衣襟,露出那个与蓝湛长的一模一样的白色人鱼纹身。


    蓝湛回神,看着眼前的魏婴回道: 


    “最亲爱的。”


6


    “你听说了吗?那个穷凶极恶的海盗魏婴死啦。”


    “整船海盗遭遇海难,整船海盗被海军一网打尽,这船长魏婴貌似被海妖塞壬吃了。 ”


    “吃得好!听说在船上还找到了塞壬的鳞片……”


    宽敞的酒吧里,几个老伯干着啤酒说着胡话,坐在一旁的两人吃完了饭,相视一笑。一人的白色粗布衬衫遮不住他脖颈上的红点,隐约还能看到胸口蓝色人鱼的纹身,另一人穿着长皮衣,但在遮盖不到的脚踝,还有点点蓝色鳞片。

评论
热度 ( 269 )
  1. 淡🍁语-苗茕影顾怜沐阳浅 转载了此文字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