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虚拟编码(上)


“蓝湛。”

记忆中的那个青年笑的眉眼弯弯,哪怕身处如此困境,也找不到一丝害怕无措。

“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去姑苏城,走遍那里的大街小巷,找一间酒肆,在临窗的位置倒上一杯天子笑,看外面的熙熙攘攘;我还想去云梦泽,尝遍路边的小吃美食,乘船泛游莲池,采一船莲蓬,一个一个细细的剥开……不过,”他看着眼前焦急的青年,还是露出了难过的神色,“我……最想去你的世界看看。”

1

蓝忘机苦大仇深的看着眼前一人多高的机器——其实在外人的眼中他依旧是面无表情,最终还是无奈的戴上头盔,启动装置。

在他前几日十八岁生日的当天,他的哥哥蓝曦臣送给他一份特殊的礼物,一台游戏机。至少对于家风严谨的蓝家来说,游戏机这种东西是鲜少能看到的。然而这不是普通的游戏机,而是金鳞台公司最新推出的全息游戏系统机,蓝忘机的这一台,是蓝曦臣托关系到手的。

XXXX年人类彻底进入黄金时代,曾经只存在于想象中的东西连续不断的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特别是全息技术的发展,让人类实现了造物主的梦想,只要有能力,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创世神。青少年对于全息游戏更是趋之若鹜,甚至有不少人分不清现实与虚拟之间的差别。

不过这个问题蓝曦臣倒是没有担心过,蓝忘机从小就非常自律,自律到让蓝曦臣担心的地步。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弟弟年纪轻轻却没有年轻人该有的活力,更严重的是,弟弟几乎完全没有社交,基本上没有朋友,平时没有必要就完全不出门,安安静静的待在家里读书练字习琴,活得比老头子还像老头子,这样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对心理健康有严重危害。所以为了弟弟着想,必须要付诸行动了。

蓝曦臣的想法很简单,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喜欢什么?游戏!特别是网游,几乎是最爱了。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蓝曦臣在自己义弟的建议下,抬回了这台一人高的机器,并强制以维修古琴的名义把弟弟的琴给收走了。

这个年代的游戏和全息网游刚盛行的时候不同,不少人都是为了体验生活享受人生来旅游的。更何况防沉迷系统的出现也彻底杜绝了曾经的问题。

为了不让兄长瞎操心,蓝忘机也就只好每天抽出固定的一点时间,到游戏的世界看风景。不得不说,金鳞台的全息网游技术相当不错,虽然机器稍显笨重,但游戏里的每一处风景都与现实无异,就连五感都做到力求真实。蓝忘机在观赏的时候,也常会分不清哪些是玩家,哪些是NPC。后来他才看出一点,NPC虽然比之传统的游戏人物灵动,可是一举一动还是在设定好的框架之中,不会出一点格,也不会做出编程之外的事,更不会有人的情感。

只是最近,他登陆游戏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若是蓝曦臣知道的话,怕是会欣慰不已。

开机的光影效果闪过,失重感消失,蓝忘机稳稳地站在一颗枯死的老树之下——这是他上次下线的地方。周围一点也没有变化,还是那样荒凉,身边都是大大小小的坟包,不远处一颗枯死的老树上停着一只四处张望的乌鸦,这里就连墓碑都很少见,偶尔看见一个,还是破破烂烂的。而这个犹如乱葬岗一般的地方,在地图上显示的名字还真的是乱葬岗。

蓝忘机是无意中来到这个地方的,倒不是他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只是当时不幸遇上斗殴事件,混乱中进错了传送阵而已。

在原地驻足片刻,一双手就从他背后伸出,捂住他的眼睛,来人故意压低声音,怪声怪气道:“误入绝地的旅人啊,发动你的智慧,猜猜我是谁?”

蓝忘机心想,昨天是狐妖,前天是山鬼。

来人早就习惯了他的冷淡,自己就跳了出来:“嚯嚯,猜不到吧,我是魏无羡!怎么样,惊喜吗?”

蓝忘机不理他,往选好的方向走,习惯性问道:“任务进行到哪了?”

魏无羡没骨头似的趴在他背上,任他拖着自己走:“蓝湛,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怎么一上线就问我任务啊,好歹也关心一下我啊。”

蓝忘机道:“昨晚才见。”

魏无羡道:“对啊,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九小时二十分钟,不是有句老话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样算算我们都有快五个月没见了。”

蓝忘机道:“强词夺理。”

魏无羡道:“我说的不对吗,没问题啊,还是说蓝湛你认为古人说的不对?”

蓝忘机懒得搭理他,正好他们已经到了目的地。魏无羡咂么咂么嘴,随手拿出任务卷轴,一板一眼的读道:“莫老爷的头被一群盗墓贼砸破了,随葬品散落一地,请帮莫老爷收敛尸体,并找回随葬品。”

“任务一,帮莫老爷治疗伤口,采集以下草药。你说都是一个死人了,还要包扎伤口做什么,好看吗,出任务的人真是莫名其妙。”魏无羡扒拉着数背包里里的草药品种,把缺少的报给蓝忘机,在他们连续几天的努力下,终于将一长串的草药给收集齐了,只剩下三味。

这个任务说难不难,关键是要在采集的过程中抵御住层出不穷的孤魂野鬼,在确认了草药的种类之后,两人分工明确的开始了行动。蓝忘机负责寻找和采集,魏无羡则负责守卫,防止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靠近。特别是随着草药的收集过程推进,他们越来越深入到乱葬岗的内部,魏无羡的任务就更重了,但是即使是无间隔的怪物进攻,也没见魏无羡出现手忙脚乱的情况,蓝忘机玩这个游戏没和别人组过队,就是单纯的休闲玩家,就连在乱葬岗的这个任务,都是魏无羡拖着他做的,所以也不知道魏无羡的水平到底是多么可怕。

于是在强力护持下,蓝忘机连根头发都没少的完成了任务。对于其他人来说,难的是层出不穷的怪,但是对蓝忘机来说,最艰难的反倒是身边这个人,永远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如果不说了,绝对是在酝酿更大的阴谋。

在又一次击退了围上来的怪之后,魏无羡站在一处高地上,手搭凉棚看着远处,闲闲道:“又来了一堆人,嗯嗯,这次的搭配不错,不过还是不行啊,哎呀,奶妈被沉默了,这下铁定要团灭了。”

蓝忘机连头都没有抬一下,认真的把刚分好的药材装进背包里,“我就说嘛,乱葬岗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这些人真是不长记性。”魏无羡痛心疾首,话题一转又回到了蓝忘机身上:“怎么样,当初跟我组队是正确的选择吧,看你这小身板,跟着半吊子妥妥的是炮灰的命。”蓝忘机选择的是本就是初始体型,比不得职业玩家们给加的各种属性点,和他现实生活中的体型也不相同,所以听了魏无羡的话也没什么反应。

魏无羡稍感无趣的转了转头,摆弄着手中随手摘得杂草,像是突然看到什么有趣的事情,连声道:“蓝湛,看这里,快看我。”

蓝忘机以为他有什么要紧的事,连忙看过去,却看到魏无羡兴高采烈的举着缠到手上的杂草,莫名其妙的看了半天,才看出那草被魏无羡无意识的绕了几圈,成了一只小兔子模样。

蓝忘机道:“无聊。”

魏无羡还在玩着那东西:“哪里无聊了,你难道不觉得这东西很可爱吗?”

蓝忘机道:“不觉得。”

魏无羡捧着心做伤心欲绝状:“蓝湛你怎么这样,好歹应和我一下也好啊,这样说实在是太伤人了。”趁蓝忘机转过身看不到他,偷偷地把小兔子插到他衣领上。

蓝忘机眉心跳了跳,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忍无可忍道:“魏无羡,拿下来。”

魏无羡左顾右盼的不理他,道:“什么东西,我没有看到啊,哎呀怪又上来了,你呆在这里不要动,看哥哥我大展身手。”说完就跑了。

蓝忘机的目光随着魏无羡的身影上下移动,最后还是自己伸手把东西拿了下来,握在手里凝神不语。

当初他被魏无羡缠住只是一个意外。在进传送阵的刹那被人撞了一下,于是一脚踏错到了乱葬岗,本来他是想直接离开的,奈何在转身的瞬间看到不远处一丛生长旺盛的草药枝叶。蓝忘机从小跟着家中长辈学过一段时间的中医,所以对一般人很难分清的各种植物比较了解,像是他当时看到的这种,在现实生活中就数量很少。于是理所当然的,蓝忘机就被吸引了过去,仔细研究起来,然后被刚好在这里做任务的魏无羡给缠住了,而最初缠住他的理由,就是魏无羡说他手中有一个任务,需要辨识草药的人才。

一开始还好,魏无羡还算节制,看在这些稀有草药的份上他还能勉强忍受。不过随着相处的日子愈多,魏无羡越加暴露本性,任务中关于草药的部分也少了起来,蓝忘机居然还能忍受而不觉得厌烦,这就说明最初的这个理由开始不那么重要。

于是就在魏无羡天南海北的胡扯,蓝忘机偶尔应和一声的氛围中,任务被推进到了第三部分——找出事件的最大获利者。不过这个时间,也快到了蓝忘机就寝的时候了,到了这个时间,蓝忘机一定会下线的。

魏无羡如今对蓝忘机的时间可谓是了若指掌,为了第二天蓝忘机还能上线来陪他,只能咂咂嘴放行。倒是蓝忘机,在犹豫了片刻之后道:“我明天会早一点上线,你什么时候在。”

魏无羡的眼睛一下子亮了,欢快道:“我随便,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做,你上来我一般都在。”

“长时间沉迷游戏对身体不好。”蓝忘机不赞同道。

魏无羡笑嘻嘻道:“无聊嘛,放心,我身体很好的,就算是整天呆在游戏里都没事。”不过顶着蓝忘机灼灼的目光,他还是转口道:“好啦好了,别这样看着我,怪渗人的,好像我抢了你老婆似的,你一下线我马上就下线,行了吧。”

蓝忘机道:“加好友。”加了好友之后不仅联系方便,还能见到对方的上下线。

魏无羡为难道:“但是我的好友列表都满了,删了谁都说不过去,你看我们天天见面,哪里用得着这个。”按魏无羡的性格来说,的确可能,不过对蓝忘机那空荡荡的好友列表来说,好友满了简直是不可完成的任务。不过他也知道为了自己让对方删好友是无理取闹,所以也就没有再要求。

“我一定早早睡好不好。”魏无羡感觉有些对不起他,难得的有耐性道:“我保证!蓝湛你看你睡觉的时间马上就到了,乖啊,快去睡觉吧,好好睡觉长的高高壮壮的,这样才会有小姑娘喜欢你啊。”眼看蓝忘机又要说什么,魏无羡接着道:“不过没有小姑娘喜欢你也行,我喜欢你就好,到时候你就收拾收拾当我的夫人吧。”

蓝忘机直接下线了。

原地等了一会儿,确定不会有人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了,魏无羡好像失了力气一般塌着肩,熟门熟路的走进一个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山洞,在铺满稻草的石床上躺下,双眼无神的看着黑黝黝的石壁。他好像真的有些喜欢蓝忘机这个外来者了,但是喜欢这种情绪他从来没有体验过,所以到底如何怎么也说不好。

所以,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

评论 ( 19 )
热度 ( 140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