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那个最后秀了一波恩爱的恐怖游戏up主

字数(含标点):3299



一片静默,只剩下屏幕上威风凛凛的大黑狗在不停的叫唤,几秒钟之后,由于游戏人物没有及时做出反应,被背后伸来的鬼手头发什么的抓了回去,完成本游戏的首次死亡。

【有生之年终于听到了老祖的尖叫】

【刚说好不在秀恩爱转头就秀了一波】

【为什么会怕狗】

【恭喜老祖完成首杀】

【我能说我其实一直等着这一刻吗】

【老祖存档了吗】

【男朋友又要上线了】

【主播这么怕狗不会是装的吧】

【怕狗怎么了我还怕虫子呢】

【这年头谁还没有个怕的东西啊】

【恭迎男朋友上线】

魏无羡简直要口冒青烟了,真真是措不及防,用他的话来说这个游戏对他来说太不友好了。不过很显然,所有看着这一幕的人只有他怕狗,更残酷的是除了蓝忘机还没有人能体会他这种心情。

不过也幸好有蓝忘机在,至少这个人从来不会嘲笑他,还会把他保护的密不透风。

像是哄小孩子一样,蓝忘机拍了拍他的头,顺着脊背抚摸着,默默地读取存档,还好,这个游戏有死亡存档功能,不用重新打一遍怪了,画面直接回到大门开启前。魏无羡的神智顿时回归,然后伤心欲绝:“我居然死了,居然在这么简单的游戏死了。”

【老祖不是不作死不舒服吗】

魏无羡一开始玩游戏直播的时候,都是一次过关,以炫耀自己的技术为荣。后来才发现,其实看直播的人更喜欢主播故意作死的娱乐效果。比如说你明知道那个选项不对劲,但是为了满足好奇心,就会故意选一选,逗观众一乐,毕竟好多人之所以看恐怖游戏直播是因为自己不敢玩。在看到各种死法之后恐惧的心理会减弱不少。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前面也说过,在选择游戏人物的时候他是因为这个人物形象很像蓝忘机才选的,所以打心眼里就想护着,后期他可以选择另一个人物制作一期其他路线视频,满足观众们的好奇心。但是,就因为怕狗,导致游戏人物over。

不只是观众们搞不清魏无羡的伤心点,就连蓝忘机此时也很疑惑,只能无声的亲了亲他的耳朵,权做安抚。在得到了蓝忘机爱的亲亲之后,魏无羡这才打起精神来,如果有一天在蓝忘机有危险的时候,他是绝不会因为怕狗后退半分的。

人就是这样,就算是再怕什么东西,在遇到重要东西出事的时候却会义无反顾。

既然想通了,魏无羡继续直播:“现在我们正处在吃人堡的大门处,进来的路已经被怪物堵住了,想要出去就要解开门上的密码。不过这对我来说不是问题,解密码我最在行了。”声音很淡定,态度很平和,完全是一副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怎么回事】

【我好像穿越了】

【这一段我感觉看过】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主播hhhhhh】

魏无羡厚颜无耻的装作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继续道:“好了,如此这般大门就打开了,很容易吧。不要以为这样就完了,在大门开启的这一刻一定要快速出去,不能及时出去的话就会被抓回去。”神级操作,人物背着一个人一闪身就出去了,然后狗叫声也如约响起,不过这一次魏无羡没有再尖叫,依然是很平静的声音。

【我肯定是穿越了】

【说好的怕狗呢】

【说好的男朋友上线呢】

屏幕前,蓝忘机两只手捂住魏无羡的耳朵,帮他听着游戏里的音效,以便及时作出反应,而魏无羡则得意洋洋的一只手动着鼠标,操纵着游戏人物,一只手捂住屏幕,在狗嘴中接过一片布料。

愚蠢的小天使们,我是这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暴露缺点的人吗?!

要知道我可是有男朋友的!

没有听到夷陵老祖惊恐的声音固然遗憾,可是观众们还是打起精神来看直播。下面的剧情就是游戏人物在少年那里得到遇险的经过,然后根据布条找到他的主人可能的身份。到了这里,那只狗就跟着主人,也就是那个少年走了,于是魏无羡的危机顺利解除。

“现在我的有的线索不少了。”魏无羡道,“大家还记得一开始那个百晓生说的话吗,他说这个地方是某个势力的管辖范围,而当代家主非常没用,导致原本声名赫赫的家族在近十年里一步步的败落。而我们在调查吃人堡的时候,有一条线索说某个棺材的木材已经完全损坏了,也就是说这座吃人堡存在的历史已经超过十年。那么问题来了,就算是现在的家主没用,那十年前这家还鼎盛的时候会不知道这里有这么个地方吗?而且按照各种小说电视剧的规律,这种角色一般都是扮猪吃老虎的。刚才我们拿着那块布询问了布庄的老板,老板说那块布很贵很稀少,今年只有这个地方的那个势力买去过。”

“所以我们的下一步,就是去这个大势力处打探。”

一段过场动画之后,游戏人物推门进入了房间,开始和一个华服公子交谈起来。

魏无羡沉默几秒道:“我觉得我猜错了,这个样子怎么也不像是boss啊。”观众们也有这样的感觉,这个所谓的家主看起来就是一个没什么出息的,满脸的瑟缩,看到游戏人物逼问他的时候一脸的恐慌。

魏无羡道:“嗯,虽然说人不可貌相,不过这个样子真的是让人防备不起来。”

玩过3D恐怖游戏的玩家都知道一件事,游戏的过场动画实在是太长太无聊了,它不像以前的那种RPG游戏,对话可以连按鼠标跳过。于是这一次《吃人堡》的游戏别出心裁启用了新思路,新思路很好,就是容易让第一看到的人懵逼。

魏无羡迟疑道:“这是什么鬼,为什么一个RPG游戏会出现ACG选项?”

屏幕上两个选项,都是针对刚才那位聂家主的话做出的反应。魏无羡迟疑了片刻,在逼问的语气上划过三秒,最后还是选择了那句“那我来说,你看看我说的对不对。”果然,魔道公司出品的游戏就是不能用常理来推断。

魏无羡道:“难怪简介上说玩家的每一次选择都会影响最后的结局,原来是这个意思,有趣,真有趣。”

所以原本枯燥的只能靠主播吐槽才能度过的时间就变得有意思起来,当然也增加了难度。魏无羡一边分析着对话的关联性一边吐槽道:“虽然这个人的表现很有欺骗性,但是这游戏模式已经暴露了他boss的身份,有谁的对话可以左右结局,那必须是boss啊,能得到多少有用的信息就看我们选了啥,我们得到多少信息决定了我们的结局是什么。”

对话很长,中间还插了一段boss大人自己对于吃人堡的解释,所以等对话结束了之后,时间就差不多了。

魏无羡道:“好了,今天《吃人堡》的直播就到这里,大家都洗洗睡吧,熬夜对身体不好。”

【这么快就就到时间了】

【老祖已经不是当年熬夜奋战的老祖了】

【终于知道老祖改时间的原因,原来是有家室了】

【等等,说好的唱歌福利呢】

【对,福利呢】

【等等我带耳机】

魏无羡故作苦恼道:“你们还记得呢,好吧,那我就唱吧,幸好我家的隔音效果好,要不然岂不是扰民了,居委会大妈回来找我的。”打开音乐软件,“你们觉得我会唱什么?”

诸如痒、青媚狐、威风堂堂之列的小黄曲以铺天盖地之势从弹幕上飘过。

魏无羡嘴角微动:“不是吧,你们都这么厉害吗,这些歌我才不会唱。”停顿了一下又加上一句“要唱也不唱歌你们听。”

前奏响起,魏无羡道:“准备录音的准备好了,我要开始了。”

房管小姐姐发来消息,示意歌词OK,可以开唱了。

“Anytime I'm alone, I can't help thinking about you”

无时无刻的孤独,无法抑制对你的思念

本来应该是女声歌曲,此时由魏无羡唱出来却没有任何违和感,故意将声音压低拖长,暧昧的感觉充盈着的耳朵。这不是魏无羡第一次在直播时唱歌,但是还是第一次唱这种带着暧昧的歌。小姑娘在弹幕中发了一串【啊啊啊啊,耳朵要怀孕了】,而蓝忘机对这种感觉更是了解,毕竟魏无羡是直接趴在他耳边唱的。

“He giving me that good shit

That make me not quit, that good shit”

趁着伴奏的间隙,魏无羡灵活的在蓝忘机耳廓处一舔。

“Anytime, anywhere, baby boy, I can misbehave

Breathe me in, breathe me out, fill me up”

魏无羡跨坐在蓝忘机身上,随着乐曲的节奏摇晃着身体,脸上带着笑,呼吸之间的气流拂过蓝忘机的脸颊,从脸上一直痒到了心底。此情此景,除了蓝忘机没有人看到,于是他越发的肆无忌惮,真的印证了歌词里那句“无时无刻,任我胡作非为”。

“I put that work on you everyday

When the night fall 'til the sun come”

我与你日夜交缠,从夜幕降临到旭日东升

蓝忘机的目光愈深,双手忍不住抚上魏无羡的腰。

“You done fell in love with a bad guy

I don't compromise my passion”

是的,他爱这个人,一个相当恶劣的人,一个总是以挑逗他为乐的人,曾经在学生时代气的他整夜睡不好,但是也是让他最为牵肠挂肚放不下的人。待到最后一句歌词唱出口,蓝忘机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将魏无羡横抱起来,耳机从魏无羡耳朵上掉落,摔在地上,但是没有人去关心它了。他们相拥着出了书房,进了卧室,留下一脸懵逼的观众们。

良久之后终于有小天使率先发声:“刚刚发生了什么?”

“老祖唱了一首英文歌”

“然后被男朋友抓走了”

“喜闻乐见”

于是这个一波三折的晚上,以主播秀恩爱完虐单身狗观众,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歌曲

评论 ( 11 )
热度 ( 360 )
  1. aa过气东雨 转载了此文字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