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相依(中)

字数(含标点):3010

  一则消息如同长着翅膀一样从皇宫中飞了出来。
  那位登基了五年的“假”皇帝不顾众大臣的反对,执意要迎娶年轻有为的蓝右相为后。
  谁不知道圣上和右相一向不和,凡是右相认为好的建议,圣上通通反对;只要是圣上又有了什么奇思妙想,右相一定会带人阻止。每次两人之间有什么事情发生,都够全京城的人津津乐道很久,甚至有士人为右相打抱不平,替他不值,认为他付出甚多,却还要受此侮辱。
  所以这一次,圣上是终于和右相撕破脸了吗。
  民间气氛尚且如此,更别提朝堂之上了,从早上到现在,已经之乎者也吵了很久了。
  魏无羡没个正型的歪坐在上位,心下略带嘲讽,他这个正主还没有说什么呢,下面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这一群老家伙在大事面前都如同锯嘴的葫芦,到了皇室私事,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在所有人的脸上转了一圈之后,魏无羡就把目光定在虚空中愣神。
  果然,还是他家蓝湛最好看。
  当今四大辅臣之一的蓝启仁自然是无法忽略这一道目光,甚是不悦的冷哼一声。这一声之后,朝堂上顿时安静下来。
  人们或是互相使眼色,或是殷切的看着四大辅臣,说到底,跟这件事扯上直接关系的还是蓝家,最后拍板定下的也是四大辅臣,他们不过是跟风吵吵。
  还没等蓝启仁说什么,一边闭目养神的温若寒抢先开口道:“圣上此举可是想好了?”
  魏无羡道:“我既然说出口了,自然是想好了,蓝爱卿神资高彻,如瑶林琼树,当是皇后之位的不二人选。温卿家不是前几日还在请旨希望我早日大婚吗,我想了想,认为很有道理,这不今天就告诉你们了吗。”
  温若寒道:“圣上的称呼还是注意一下为好。”
  魏无羡故作诧异道:“注意一下?为什么,我觉得没问题啊。”
  温若寒为不可见的冷笑一下,道:“那就如圣上的意思好了,臣无异议。”
  众人的目光再一次的聚集到了蓝启仁身上,这位老先生的脸色不可谓不精彩,眼看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所有的人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触了霉头。
  蓝启仁道:“圣上旨意,老朽不敢违抗。”
  咦?居然没有破口大骂,这就完了?
  魏无羡点点头,道:“蓝湛……蓝爱卿定是愿意的。那就如此决定了。”
  蓝忘机今天根本就没来。
  温若寒眉头一皱。
  众臣:为什么有一种你们事先已经商量好了的感觉?
蓝启仁当然没有这么好说服,事实上距离那天的乌龙已经过去了三天。
  三天前,蓝忘机在丢下那一句话之后,就穿好衣服离开了,让魏无羡完全没有反应时间。等魏无羡再次听到蓝忘机的消息的时候,蓝忘机已经被压往了蓝氏宗堂。宫里的人都“知道”当今圣上和蓝忘机互相看不顺眼,自然有的是人向魏无羡通风报信。只是这一次魏无羡听到这个消息就急了,匆匆忙忙的赶到了蓝府。
  虽然去的很快,可是还是晚了,那鞭子一下又一下的打在蓝忘机身上,跟打在魏无羡心上没有区别,情急之下,魏无羡忙喊一声住手,然后扑到蓝忘机身上,以自己的身体护住他。
  魏无羡道:“蓝太傅你要打就打我吧,都是我强迫蓝湛的,跟他完全没有关系。”
  蓝启仁手都在抖了:“你……陛下你在说什么?!”
  蓝忘机急道:“魏婴!”
  魏无羡完全没给蓝忘机说话的时间,自顾自道:“您老人家想吧,在宫里自然是我说了算,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叫他过来就得过来,我叫他跟我上床就得跟我上床,蓝湛他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所以这件事他根本就没有关系。”
  蓝启仁怒道:“你们!你们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咦,说的不是这件事吗?
  魏无羡求救般看向蓝曦臣。
  自从蓝忘机开始被打蓝曦臣就急得不得了,但是叔父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在气头上根本不听劝,特别是蓝忘机还是一副我积极认错但是打死不改的样子,让他劝都没地方劝。如今魏无羡一来,蓝启仁虽然一直看魏无羡不顺眼,但是碍于圣上的身份不能再下鞭子,这实在是让他松了一口气。只是圣上这意思好像有点不对劲。
  蓝曦臣强按下心中不详的预感,解释道:“忘机他只说他有一心慕的男子,自知愧对蓝家,愿辞官做一白衣……”越说到后来越没了声,艰涩道:“陛下,那个男子……该不会是您……”
  魏无羡点头承认:“对啊,就是我。蓝太傅,蓝湛已经是我的人了,我是要娶他当皇后的,您不能再打他了,再打就是不给皇室面子。”
  蓝启仁指着他和蓝忘机,连说三声“你你你”之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叔父!”
  “叔父!”
  蓝曦臣赶紧扶住,余光一瞥看到蓝忘机挣扎着要起来,连忙道:“忘机你先别动,叔父只是晕过去了,等醒过来就好。来人,扶二公子回房,请大夫过来。”
  魏无羡也一把扶住蓝忘机,对蓝曦臣道:“不用麻烦了,我送蓝湛回去。”想了想又道:“大哥。”
  蓝曦臣一噎,此情此状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当没听到,扶着蓝启仁就走了。
  魏无羡蹲在蓝忘机身边,犹豫了一会儿道:“蓝湛,你背上伤的太重了,我背你回去吧。”
  “不用。”想要自己站起来。
  手被人一拉,整个人就被魏无羡背到了背上。
  蓝忘机惊道:“你!”
  魏无羡道:“对啊就是我,我来救你了,感不感动?”
  蓝忘机声音里带了明显的波动:“感动什么,快放我下来。”
  魏无羡完全没有放他下来的意思,依旧背的牢牢地,步伐稳健的往蓝忘机的房间而去。蓝家他来了无数次,对此熟的很:“你叫我放下我就放下啊,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等到了你房间再放好不好,你看你伤的这么重,就不要逞强了。你不心疼你自己的身体,我还心疼我的娘子呢。”
  蓝忘机冷声道:“谁是你娘子。”
  魏无羡顺着他道:“好好好,你不是我娘子,我是你娘子总行了吧。那夫君你就听娘子的吧,你好重,再动我就背不动你了。”自然是背的动的,不过他这么一说,蓝忘机果然就没有声了,魏无羡不仅心里暗乐,这个小古板,自己对付他就是这么得心应手。
  刚将蓝忘机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大夫就过来了,魏无羡也不走,干脆在一旁打下手。多亏这个老大夫不知道魏无羡的身份,只知道是给蓝府公子看伤,不然的话一准吓得不敢动。
  待处理好伤势,蓝忘机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沉默着不说话。魏无羡想了想,半跪在床边,握着蓝忘机的手小声道:“你怎么就直接对你叔父说了,和我一起的话蓝太傅肯定不会打你。”
  蓝忘机摇了摇头,不答反问:“你怎么来了?”
  魏无羡气呼呼道:“我接到消息就过来了,你知不知道听到你被打了我多着急。”
  蓝忘机歉然道:“对不起。”
  魏无羡道:“你疼不疼。”
  蓝忘机道:“不疼。”
  魏无羡不满道:“你别骗我了,小时候我调皮,虞皇后用鞭子抽我的时候可疼了,不过还好我皮糙肉厚,打了也没事。”
  蓝忘机道:“很疼吗?”
  魏无羡仔细想了想,根本想不起来当时的感觉,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对很多事都不放在心上:“那鞭子都是特制的,就是为了让我和江澄长长记性,打过了之后连点皮都破不了。你叔父打的也太狠了,都出血了,将来肯定要留疤的。”
  蓝忘机道:“没关系的。”
  魏无羡嘀咕道:“可是我心疼啊,蓝二哥哥这么好,怎么会有人忍心打。当初你把我从假山上推下去我都没生你的气。”
  蓝忘机沉默,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当时他们都是小孩子:“对不起。”
  魏无羡混不在乎:“没关系,当初是我先烤了你的兔子,你生气也是应该的,再说当时是我没站稳,要不然你那一下还真推不动我,再说你都对我道过谦了。不过这次你叔父当真是太过火了。”
  蓝忘机摸摸他的头:“是我辜负了叔父的期望。”
  魏无羡撇撇嘴:“要是你叔父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怎么办?”
  蓝忘机也有些为难,魏无羡他是不会放弃的,但是若此让叔父和兄长伤心,他也是有所愧疚的。
  魏无羡自顾自道:“那我就带人把你抢回去,这样你叔父就不会怪你了。”
  蓝忘机道:“那他就更生气了。”
  魏无羡道:“反正蓝太傅看我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再讨厌也没关系,只要蓝湛不讨厌我就成了。”说是这样说,他其实也为难得很,让蓝忘机夹在中间的事他才不会干,总之要让蓝启仁同意才好。
  魏无羡道:“放心吧,我有办法让蓝太傅同意的。”

评论 ( 9 )
热度 ( 178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