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看管(完)

字数(含标点):4645

魏无羡就这么和蓝忘机和好了——魏无羡自认为,其实蓝忘机一直没有感觉魏无羡是在和他闹别扭,而且还是一闹两年。这怪不得蓝忘机迟钝,谁家闹别扭会书信往来从未断绝,一见面还各种调戏。

即使古堡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没有一间房间是完好无损的,蓝忘机也不愿意另找地方,魏无羡对此很是不解却没有多说什么,身为一个疼爱爱人的好男人,自然是要在允许的范围里顺着爱人来。

其实蓝忘机的想法很简单,这个地方是他和魏无羡一起住了很久的地方,在这里他们有过很多记忆,包括他们的表白和第一次。在他心里早就等同于“家”,就算是有歹人入侵过,这里还是两个人的家。

但是如果说要住人的话,那必须的收拾一下。不再是以前那个需要依靠魏无羡无家可归的的少年,在做出大体规划之后,两个人果断决定出门采购商品。

就关系上来说,现在蓝忘机是魏无羡的看管者,而且是还在审查阶段的看管者,按规定他是不能让魏无羡脱离他的感知范围,并且在人多的地方还不能用人形,就算是离开一段时间,也不能让魏无羡离开那个满是咒语符篆的小笼子。虽然他不认为魏无羡是审判书上的那种邪恶生物,不过为了面子上说得过去,他只好把魏无羡小心的装进上衣口袋里。

笼子?从他把魏无羡放出来,那玩意就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小蝙蝠把脑袋伸出口袋,感兴趣的东瞅瞅西看看,自从两大阵营开展以来,蓝忘机回了蓝家,他就很少自己出来到人类社会买过东西,现在一看,他果然和时代潮流脱离太远了,现在的人啊,就连家具也做的这么别出心裁,真是长见识了。

而且这个视角他有好久没有体会过了,当年待在口袋里被带着走还是在蓝忘机小时候。

专心的挑选着家具,突然感觉到口袋里的动静,蓝忘机不着痕迹的低头,就看到魏无羡向一边示意,顺着视线看过去,不由得有些沉默。在家具城的中心,摆放着一张夸张的King size大床。

魏无羡自然而然的用灵念同蓝忘机传音道:“那张床,对,就是那张,我们把它买下来吧,一看在上面打滚就很舒服,这样你喜欢什么姿势都没问题了。”

蓝忘机同样以灵念道:“……魏婴。”

魏无羡眨了眨眼,恶人先告状道:“咦,你怎么耳朵红了啊,忘机啊,你这是想到哪里去了,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蓝二公子。你说说我是怎么教你的嗯?怎么能总是想压着我的事呢。”

对于魏无羡的恶性他早有所知,此时听到这样一番话也没有太惊讶。

蓝忘机道:“你说的。”

魏无羡:“?”这个反应不对啊。

示意导购员把那张床记下来,蓝忘机道:“你说买下来之后什么姿势都可以。”

魏无羡莫名的觉得自己这两天被折腾的腰更难受了,其实他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蓝忘机不是一直习惯睡硬板床吗,这还导致自从蓝忘机和他在一起之后,他总是会睡到蓝忘机身上去——床太硬了。不过转念一想,床铺软总比硬的好,也许他能舒服一些。这么一想,顿时认为自己刚才的提议很妙、妙极了。

至于硬的好还是软的好,还得实践出真知。

两个男人买东西自然快,特别其中一个还是有钱的男人,不出一个小时,所有家具都备齐了,只等工作人员上门送货。

于是剩下的时间就这么空了下来。

最后还是魏无羡提议到街上看一看,蓝忘机不置可否。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虽然商品日新月异,但是大街上的房子都没什么变化,魏无羡的城堡所在的小城不是什么繁华的地方,只要房子不塌就不会翻新重建。只是和城堡一样,这里也是有不少回忆的。

魏无羡激动的用翅膀指了指长街中央的一片红顶建筑,差一点从口袋里掉出来:“你看,你当年上的中学,没想到现在还在呢,一直有合并学校的消息,我还以为早就搬走了。”

当年魏无羡把蓝忘机救回来,托人给联系了学校,就是眼前这所,没甚名气,不过胜在里城堡近,万一出了什么事他能第一时间赶到。虽然当时大多数黑暗生物忌惮这位的实力不会做出什么冒犯的事,不过魏无羡还是不放心,非得把人放置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放心。黑暗生物的脑回路可不能用正常人类的思维来想,那个时候他们都是把人类当物件看,不小心杀了,就给主人等价的赔偿就好。

然而活生生的人哪里能和没有生命的物件比,要是蓝忘机真的出了什么事,他就是灭了对方整个家族也换不回这个人。

魏无羡回顾当年,颇有些感慨:“我还记得你当时小小的样子。穿着一身校服,又帅又酷的站在校园门口,翘首以盼的等我来接你。有时候我来晚了,你就开始不理人,要我哄好久才和我说话。”

蓝忘机道:“有吗?”

魏无羡肯定道:“有的。”

蓝忘机质疑道:“每次我都是在教室等你的。”

魏无羡道:“那是后来,一开始你是在门口等我的你不记得了?那场面可壮观了,你那一站,好多小姑娘就不动弹了,一群一群的聚在角落里看你,眼睛里全是红心。我当时还过去问了问,她们都说你是全学校最帅的小帅哥,俗称校草。后来你就不再站在门口了。哎?该不会是那个时候你看我和小姑娘说话吃醋了吧。”

被他这么一说,蓝忘机也想起了这件事,不过他当时真的对魏无羡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单纯的因为太吵闹了。魏无羡来接他一直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与其干等,还不如在教室看会书练会儿字。

更何况那个时候他对魏无羡不能完全信任,虽然对这个人有几分好奇,但还是恪守礼数,抱有警惕。

那他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魏无羡的呢?蓝忘机凝神细想,是某日他被围攻,魏无羡拼着重伤来救他?还是他在魏无羡的房间里看到那条红色的小布条?说不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对魏无羡不是一见钟情,而是在日日相处中被这个人一步一步的吸引,直至无可自拔。

 

 

(8)

那位夫人说过那一番话之后,这个叫蓝湛的小孩子便没有了对他下手的迹象,这实是让魏无羡松了一口气。

听起来这个小孩的哥哥还算理智,但是如果让蓝家的其他人看到,却不能保障不会出事。现在他找不到江叔叔,想要活下去就只能依靠这个孩子。这也是最大的问题所在。

在魏无羡有记忆的生涯中,最讨厌的第一样生物是狗,第二样就是小孩子了。虽然说听话乖巧的小孩子是有,可顽劣的更多。更可怕的是,小孩子根本不懂什么是残忍,魏无羡见多了七八岁的小孩子虐杀动物的画面,甚至有一次他亲眼看着一个未开神智的同族被……每每想到他都会忍不住打冷战。

蓝湛是把他装在衣兜里偷运进房间的,他是第一次干这种事,紧张的全身都僵硬了,万幸的是一路上没碰到什么人,不然的话一准要露馅。他虽然小,知道的却不少,母亲的话他听进去了,平心而论,比起族中老师的话,他更为赞同兄长和母亲的观点,同样是生命,为什么就因为出生就可以决定别人的命运呢。于是乖巧的小孩子第一次想要违抗大人的话。

把房门和窗户都关上,蓝湛小心翼翼的把魏无羡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到桌子上的软垫里。魏无羡顺势趴在垫子上,一动也不动的装死。

带有一点婴儿肥的小手戳了戳他,似乎是在疑惑他为什么不动了,看他肉肉的身子还在一起一伏,应该是没事,但是为什么不动呢。

小孩子原地愣了一会儿,才犹犹豫豫道:“你没事吧,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魏无羡抬头看了蓝湛一眼,小孩子努力板着小脸,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眼睛里的愧疚不似作伪。于是魏无羡不由自主的反思了一下自己欺负小孩子的行为,发现从他被捉住开始一直是这个小孩子在欺负他。

真是岂有此理,自己一个成年人,一个血统优秀的成年血族,居然被一个小孩子欺负!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为今之计,唯有赶快恢复实力,从蓝家赶快离开。

魏无羡伸出翅膀拍了拍蓝湛的手指,以示安慰。

蓝湛却想岔了,问道:“你是饿了吗?”

要不然他为什么会扑向那群兔子。

蓝湛道:“可是我不能给你吸血。”

是啊是啊,人类让一个血族吸血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所以他才会去找兔子啊。

“兔子也不行的。”蓝湛像是看懂了他在说什么,一本正经道:“兔子是母亲养的,不能给你,而且云深不知处禁止杀生。”

就你们蓝家最迂腐。

蓝湛每说一句,魏无羡就在心里接一句,他不能耗费力量和这个小孩子说话,只能如此自娱自乐。

蓝湛接着道:“你吃不吃果子?”

果子??!

魏无羡猛地一抬头就看到蓝湛手里握着一枚果子,眼睛一亮,猛地就扑过去连同蓝湛的小手一起抱住,死活不松开翅膀。这个果子可不是平常外面卖的那种,而是世家培育出来,专供驱魔师补充体力的那种,充满灵力,对魏无羡刚刚好。

蓝湛见他喜欢这个,心里也是高兴。把桌子上整整一盘都拿了过来,小声道:“这些都给你,所以不要去吸血了,被抓到就不好了。”

魏无羡高高兴兴的点头,就在他啃果子啃得正高兴地时候,感觉爪子有些不对劲,低头一看,蓝湛正在把一根红色的小布条缠在他的爪子上。

蓝湛道:“缠上这个,别人就知道你是有主人的,只要你不犯事就没人捉你了,等你好了我就送你离开。”

这个小布条其实只是一个标志,真正起作用的是可以约束非人类行为的灵契,不过很显然,蓝湛没有把他收为奴仆的心思,反而一门心思的想要保住他。这让魏无羡有些感动,别看他平时没心没肺的,就算是在困境中,他也不想让任何人约束住自己的自由,大不了鱼死网破。

所以蓝湛这个小孩子,还挺对魏无羡胃口的。

吃完果子,魏无羡用尖尖的嘴点了一下蓝湛的小手,放心,以后哥罩着你,如果你有什么危险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就这样,魏无羡就安安心心的在蓝湛这里过起了被包养的生活。蓝家家大业大,蓝湛又是族中的二少爷,在外面供不应求的果子在这里每天都有,皆进了魏无羡的肚子。而魏无羡也由一开始的心惊胆战变得肆无忌惮。在蓝湛写字的时候用爪子蘸墨胡画一通,趁他不注意钻到他的口袋里一起去上课,每天在他醒来的时候飞扑过去吓他。魏无羡玩的不亦乐乎,越发的没个正行。

也亏得蓝湛小小年纪修养好,要是换了别人早就被打死八百遍了。

这一天魏无羡起晚了,蓝湛这个小孩早就去上课了,于是他就寻摸着偷偷跑去学堂,给蓝湛一个惊喜。

然而半路上他就被人提溜住了翅膀。

“前几日感应到你的气息我还以为出现了错觉,没想到你还真的跑来了蓝家,无羡。”中年男子熟练地提住他的翅膀,满脸的不赞同,“这次你也太大胆了,要是你出了什么事要我怎么向你的父母交代。”

魏无羡讨好的笑:“江叔叔我这不是没事吗。”

江枫眠道:“等有事就晚了,这布条是怎么回事,,你和人定了灵契?”

“没有没有。”魏无羡连忙解释,“只是装饰,骗人的而已。”

江枫眠点点头:“正好我办完事了,那我们就离开吧。”

“额。”

“怎么?还有事吗。”

魏无羡摇摇头,蓝湛看到自己不在房间了就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有些不舍的看了看学堂的方向,难得遇到这么好玩的小孩子,说实话他真的有些不舍。

“没事了江叔叔,我们走吧。”

下了学的蓝湛看着空无一物的房间,有些落寞。正巧路过的蓝曦臣关切的问道:“阿湛,怎么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谢谢兄长关心,我没事。”

蓝曦臣了然的点头,弟弟长大了,有自己的小秘密了:“那如果有事的话就来找哥哥,不要闷在心里,知道吗?”

“嗯。”

蓝曦臣道:“你最近喜欢吃果子?要不要我吩咐人再给你拿来一些。”

蓝湛沉默了一会儿道:“不用了,不是很喜欢吃。”

 

(9)

魏无羡懒洋洋的躺在阳台的长椅上,悠然的晒着太阳。自从他被一群黑暗生物骗进了巫妖的领地,自己人类那部分血脉就受到了污染,再也变不成蝙蝠的样子了。如果想要恢复,就得请驱魔师给自己净化,不过一不小心估计小命就没有了,所以现在这样就好,正好有了巫妖的力量更没有人敢来惹他了。

最近两派阵营不太平,也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打了一个哈欠,魏无羡有些想睡了,迷迷糊糊之际,就听到小弟温宁急切的声音:“不好了,蓝家前几日被袭击了,蓝家的家主力尽而亡,继承人失踪、生死不知。”

魏无羡瞬间清醒,一个鲤鱼打挺从长椅上跳下来,追问道:“那蓝家二少爷呢?”

“被抓住带到了拍卖场,今晚拍卖。”

魏无羡抓过外套披上,四散在城堡周围的邪灵被收进了他手中的黑色小球:“敢动我的人,温宁我们走。”

“去……去哪?”

魏无羡笑起:“把我的小宝贝救回来。”

评论 ( 13 )
热度 ( 180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