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双打

全文加标点:4830


夜色深了,蓝忘机独身一人从室内训练馆往宿舍走去,却被比赛场上的一个身影吸引了注意力,几乎是连思考都没有,蓝忘机脚步一拐往那边走了过去。

“魏婴。”他淡声道。

魏无羡本来正躺在长椅上发呆,冷不丁的冒出一个声音,吓得浑身一抖,像是咸鱼复活般弹跳起来,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幸好被人托了一把。

身为一个柔弱的美男子,魏无羡心有余悸的拍了拍受惊吓的小心脏,道:“蓝湛你怎么走路没有声音啊。”

明明是他自己没有听到,蓝忘机把他扶好,停顿了片刻之后,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问:“怎么不去吃饭?”他是因为习惯了训练结束之后再自己练习一段时间的,魏无羡又怎么会在这里,特别是今天食堂做了他喜欢的菜。

“没胃口。”魏无羡看了一眼两人之间至少隔了一个人的距离,心想这个小古板果然是讨厌自己,连坐都不肯和他坐在一起。他双手展开靠在椅背上,右手刚好让人难以察觉的捏住蓝忘机的一缕头发,男孩子留着长头发却不会让人错认性别,真是难得。“教练让我自己想想有什么不足,我这不是在想吗。”

蓝忘机点点头表示了解,事实上在这里训练的人没有不知道的。

Modao比赛还有一个月就要开始,本次比赛只有双打,男子和女子分开比赛,也就是说想要参赛的单打选手必须要找到合适的搭档。这里集中了全国最好的选手,在基础训练开始一个月的现在,基本上所有的选手都在教练那里留了底,适合什么样的搭档教练也都有数了。

只有魏无羡,目前的配选还是一片空白。

要论单打,魏无羡无异是最好的选手,各种比赛的冠军奖杯抱到手软,就连蓝忘机这种人人称赞的天之骄子也为之心折。但是一旦到了双打,那何止一句糟糕,简直就像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网球的毛头小子,什么错误都犯了。

简直不像是传说中的双打出身。

蓝忘机把魏无羡比赛的场面想了一遍,道:“你……以前和江澄是怎么配合的?”

他说的是魏无羡刚开始比赛那一阵,他们都还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不知天高地厚,认为自己就是天下无敌,特别是魏无羡,当时因为嚣张的性格惹到了不少人,就连蓝忘机都是他那个时候交恶的——他认为。

魏无羡道:“其实也不怕你笑话,当时我和江澄那小子,就是因为打法上合不来才有了散伙的心思,早期的时候遇到的对手都是水平不高的还好说,后来进了更高水平的,这个问题一天比一天严重。正好虞阿姨要他回去继承家业,于是就这么一拍两散了。”

也就是说魏无羡当真是没有一点双打天赋。

魏无羡笑道:“哎,蓝湛,被这么苦着脸啊,我好歹是教练钦点的第一陪练,给点面子。”

虽然是调侃的成分居多,可这个第一陪练倒是名至实归。找不到合适的搭档,教练也不肯放弃实力如此强横的选手,于是魏无羡就这么成了磨炼对方配合度的陪练,以一人之力硬抗两个人的攻击而不落下风。但是双打不是看个人实力的,它需要的是配合,魏无羡在比赛的时候几乎从来想不到自己还有搭档这码子事,一个人拎着球拍就上了,于是总是出现抢球导致球拍撞到一起去。

蓝忘机道:“你就不担心选不上。”

气氛一时陷入死寂。

担心,怎么不担心,Modao大赛每五年一次,这一次选不上,到了下一次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而且一个人身体体能的黄金时期就这么几年,把握不住时机就会转瞬即逝,虽然还有其他的赛事,但是其中的意义对魏无羡来说就完全不一样了。

魏无羡扯了扯嘴角:“我还以为你是来安慰我的,有你这么往人心上戳疤的吗。蓝湛啊蓝湛,没想到……难怪没有女孩子喜欢你。”

一言不慎,蓝忘机也有些懊恼,虽然脸上看不出来。

魏无羡道:“这个事吧,也是急不来的……不说了,看运气吧。不过蓝湛,你哥这一次真的不参加啊,那你怎么办?”

和魏无羡不一样,蓝忘机同他亲哥哥蓝曦臣的双打配合度相当高。有句话说得好,双人赛事配合好的,不是兄弟姐妹就是夫妻。蓝家的两个兄弟虽然不是双胞胎。但是默契度不比双胞胎差,到现在也没人知道蓝曦臣是怎么在蓝忘机一项没有表情的脸上看出他在想什么的。

在比赛的时候,蓝曦臣如水,蓝忘机如山,山水一体,几乎没有破绽,他们两个都不是攻击性的打法,就是让对手有一种无从下力的感觉。

蓝忘机道:“兄长要照顾家中,网球只是爱好。”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张张嘴,还是好奇道:“那你这一次的搭档是谁,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该不会也没决定吧。”应该不会啊,蓝忘机又不是他这种和人配合不来的,他记得在闲暇的时候看过他的训练,配合的不错。

蓝忘机道:“我担当候补。”

“啥?”魏无羡惊到了,“教练让你当候补?!以你的实力怎么可能连正选都不是,不会是给你小鞋穿吧。不行我得去找他问问。”

蓝忘机眼疾手快的拉住魏无羡,道:“不是,是因为我的配合度高。”

要是这话是别人说的,魏无羡一准认为是在吹牛皮,死要面子,但是蓝忘机就不一样了,这个人一向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绝不会出现夸大其实或是过度自谦的情况。仔细想了一想,魏无羡也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蓝忘机和人的配合度相当高,也就是说随便拉一个人就能和他组队,所以教练的意思就是为了防止意外。

只是两个人都不知道的是,蓝忘机的个人实力也很高,虽然能和人配合好,但是总让教练有一种他在让着搭档而自己不能使出全力的感觉,于是万般无奈之下,蓝忘机的搭档人选也只能暂时搁浅,看接下来的时间里能不能找出更好的选手。

要说为什么不干脆让蓝忘机和魏无羡组队算了?两个人不和啊,全训练场的人都知道,魏无羡也清楚的知道这一点。记得是去年还是前年来着,蓝忘机每次远远地看见他,转身就走,连句招呼都不打。有时候专门去看他的比赛,没去之前还好好的,等到了之后蓝忘机连打法都变了,让对手都能感觉到杀意。

久而久之,魏无羡也不怎么去看蓝忘机的比赛了,怕本来就不喜欢自己的人更讨厌他。结果情况更糟,连魏无羡和小姑娘调笑两句都能收获蓝忘机的冷言冷语。虽然蓝曦臣曾经对魏无羡说过他弟弟绝不是讨厌他。不过蓝曦臣一向性格温和,没什么脾气,估计这就是一句圆场的客套话。

可是蓝忘机却不是这样想的。

想到前两日蓝曦臣给他打电话,在最后语重心长的那几句话。

“你如果一直在原地等的话,最后可能什么也得不到,难道真要最后看着结果独自伤心?只有你自己迈出第一步,对方才会知道,距离你的距离才会越来越近,就算是输了,将来也不会遗憾。”

蓝忘机不知道兄长知道什么,或者知道多少,可这几句话的确触动了他。一直以来他最大的担心不是自身不够好,而是对方没有那个心思。但是又说回来了,他没有迈出一步,对方又怎么会知道。

他不断地给自己做心理准备,没关系,就算是失败了……失败了怎么办,他不怕失败,可是魏无羡不一样,那是他一辈子的无可奈何。从一开始发现自己喜欢他的抗拒,到现在只想一心一意的守着他,蓝忘机度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这占据了他整个年少,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魏无羡早就在他心里拔不出去了。

蓝忘机道:“你愿不愿意和我做搭档?”

“嗯?”魏无羡诧异的看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看着魏无羡黝黑的眼睛,蓝忘机不自然的移开视线,转瞬间又移了回来,道:“我看了你所有的比赛录像,也许我们两个可以试试。”

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如果你不愿意的话……”

魏无羡觉得今天的蓝忘机绝对不正常,像是有人打扮成他的样子来戏耍自己一样,他急道:“等下再说我愿不愿意,你刚刚说,你说你看过我所有的比赛录像?”

蓝忘机点头。

“可是你不是连我比赛的现场都不愿意去吗?”

蓝忘机疑惑:“我没有。”

魏无羡道:“就是六年前那次,你说你有事……”

他恍然大悟:“所以你是真的有事,不是故意推辞的?!”

那是他第一次闯进了世界级的比赛,在得知消息之后兴冲冲跑去跟蓝忘机炫耀,同时邀请他去观看,结果却被拒绝。当时是他第一次明确的感知到蓝忘机可能是真的讨厌他。

蓝忘机也想起了这件事,道:“我不知道你要去国外。”而且那一阵正好家中出事,各方面的压力一下子挤压过来,直到魏无羡比赛完得了奖他才知道。

“所以。”魏无羡动作麻利的蹭到蓝忘机身边,凑到他眼前,期待道:“你不讨厌我,是吧。”

蓝忘机道:“没有。”也许曾经有过,但是那都是年少的口是心非。

接下来的事魏无羡也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多年后再想起这个夜晚,他总是感叹道:也许是当时月光太美好,眼前的人又太美,所以情思难抑。蓝忘机在一旁听了,也不会告诉他那天晚上是朔月,天上根本没有月亮。

只不过是当时的那个人正好是自己喜欢的人。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突然就有了一种冲动,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向前一靠,一看就柔软甜美的薄唇就落入了他的嘴中。顿时两个人就大眼瞪小眼的呆住了,蓝忘机受惊之下想往后撤,却被靠背拦住去路,魏无羡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心一横,舌尖就划过唇齿,往更深的地方而去。

滔天大火已经燃起,蓝忘机颤抖的双手拥上了魏无羡的背,按住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猝不及防的亲吻。

兄长果然没有骗他,只要迈出一步,就是完全不一样的境况。

“啪”的一声,远处宿舍楼的楼顶大灯打开,强烈的光线照亮了整个训练场,两个人仿若从梦中惊醒,忙不送的分开紧贴的双唇。一条银线从殷红的唇角拉伸开,在重力的影响下划过一条弧线,然后不堪重负的扯开,可见方才的战况是多麽的激烈。

沉默片刻,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开口。

“我喜欢你。”

“都是男人这种事情其实挺正常。”

魏无羡呆滞的看着蓝忘机,而蓝忘机在听完他的话之后面色煞白一片。

几乎是瞬间,魏无羡就明白过来,急中生智的抱住蓝忘机,首先确保他不会因为误会而离开,怎么也要给他解释的机会:“蓝湛我刚才说错了我也喜欢你。”

蓝忘机垂下眼睑,睫毛一颤一颤的,明明一副难过的不行的样子,却还要努力稳下声音道:“你不用勉强自己,是我不好。”

“不勉强一点都不勉强。”生怕他再想到什么死胡同里去,魏无羡急忙打断他,双手把他抱的牢牢的道:“我是真的喜欢你,喜欢你喜欢的不行,看不到你就难过,一会儿不见你就想你。不是因为要回应你,也不是因为其他连七八糟的,就是单纯的喜欢你,想要和你在一起的喜欢你。我发誓我没有弄错自己的感情。刚才真的是我说错了话……”

看蓝忘机还是不怎么相信的样子,魏无羡索性头一低,朝着那刚才品尝过的红唇再次印了下去,这一次,比方才更为激烈。魏无羡简直是把自己多少年的理论知识都使了上去,即使是这样,在后半场里主动权还是被蓝忘机给夺了过去。和魏无羡不同,蓝忘机没有将什么技巧,他只是想要把这个想了多年的人彻底吃掉而已。

再分开,两个人都是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就连衣服都被拉扯的歪了。

魏无羡抵着蓝忘机的额头,看着那双令他着迷的琉璃色眼睛,喃声道:“这下,相信了吗?”

“喜欢我?”

“嗯。”

“再说一次。”

魏无羡很开心的笑着:“蓝湛,我喜欢你,一直都很喜欢你,最最最喜欢你。”

 

第二天,按时来到训练场地的众人都被一个消息轰的外焦里嫩,一直互相看不顺眼的蓝忘机和魏无羡主动申请要搭档?这怎么可能呢,一定是谁无聊造谣。就连教练在收到申请的时候也是一愣,用探究的眼神打量了两个人好一会儿才勉强点头,点头的同时还语重心长道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当两个人真的开始比赛的时候,才知道这不是玩笑。

歪头调皮的向蓝忘机眨了一下左眼,魏无羡道:“我习惯打内场,你呢。”

蓝忘机呼吸一滞,昨天才确定关系,他有些受不住魏无羡变本加厉的调戏:“外场。”

两个人从来没有打过双打,第一次当然需要磨合,但是三场过后对手就已经感觉出不妙,他们的配合简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增长着,就连教练都忍不住站起来,疑惑自己怎么没想到把这两个人组成一队。

风林火山,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

蓝忘机一直是防守型的选手,虽然他的攻击也不错,但是缺少一种主动的侵略。而魏无羡截然相反,他几乎是完全放弃防守,疯狂一般的进攻,所以就搭档而言他需要的可以完全相信的防护。蓝忘机刚好可以达到这一点,他熟知魏无羡的打球方式,魏无羡防守不到的死角他都可以守好,而蓝忘机的实力魏无羡也是绝对相信的,接不住的球他不会去追,因为他知道蓝忘机就在那个位置,所以也就不存在抢球的情况。

最后一球打完,魏无羡悠然的把球拍扛上肩头,懒懒的搭着蓝忘机的肩膀,低声道:“蓝二哥哥,你听没听过一句话?”

蓝忘机撇头看他。

“要想双打打得好,不是兄弟就是夫妻。”

笑意一点一点的充满蓝忘机的眼睛,他答应道:“嗯,夫妻。”

(没后续)

评论 ( 33 )
热度 ( 407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