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归灵(七)

本次字数(加标点):2169



还没到法场,魏无羡就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大嗓门在高声吵着。

“你们这一群讨钱鬼说好只是小问题,结果这都多久了,啊?!问题还没解决,我家底都快被你们掏空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人能解决,你们还跳出来阻拦,成心见不得我们好是吧!还是世家出身呢,我呸,连江湖骗子都不如。”

两人混在围观的人群中,仗着身材高挑,将场中的场景看的一清二楚。一个胖老头身穿绫罗绸缎,戴着高帽子,叉着腰,两腿岔开,粗短的五指上戴着四五只戒指,指着对面的一群修士。刚开始还只是发泄不满的讲话,后来就变成了无意义的叫骂。念及这个和自己一个姓氏,说不准八百年前还是一家,魏无羡微妙的感觉有些丢脸。

魏无羡掏了掏耳朵,一手搭在蓝忘机肩上,深觉这小古板今天算是长了见识,平日在蓝家听的都是风花雪月,只怕是第一次听到这种市井秽言。而被胖老头指着鼻子骂的蓝家修士更是脸色难看,但是碍于家规,又不能反驳回去,忍得甚是辛苦。

所以就说吧,蓝家有些规矩当真是没有必要,白白的让人欺负。看那金家,同样是世家,出来办事的时候可没有人敢指着金家的人骂个狗血淋头,除非是不想混了。

“啧。”魏无羡可不是那种骂不还口的人。此时他身为蓝忘机的守护灵,很自然的把自己归于蓝家那一派去了,自然不能让自己人受欺负。手指轻弹,一缕灵气裹挟着不知名的粉末,顺顺当当的落在那胖老头身上。

蓝忘机下一秒就抓住了魏无羡的手,不赞成道:“你做什么?”魏无羡不以为意道:“没什么,放点让他闭嘴的东西而已……好了好了,别这么看我,不是什么严重的东西,我在路上找的花粉而已,就是让他痒一下,回去洗个澡就好了。这个人吵吵嚷嚷的烦死了,你们也真是能忍。”那胖老头气势果然弱了一些,身体不自然的扭动,看来是魏无羡的东西起作用了。 

蓝忘机虽然认为魏无羡此举不妥,但是做也做了,再多说什么也于事无补。只是难免有些不悦。

魏无羡道:“不是吧,你们还真打算忍着啊,这脾气也太好了吧。”何止是好,简直就是没脾气,刚才这胖子的话,就算是大罗金仙怕是也给气活过来。

蓝忘机道:“未能尽快解决,不悦自是难免。”

魏无羡却是不赞同他这说法的,正要好好地同蓝忘机辩驳一下,余光扫到了什么,转口道:“蓝湛你看那胖子旁边那个人,是不是个鬼道修士?”

蓝忘机道:“看不出。”他虽说看不出,却不是由于实力不济,就是实力高如各世家的家主,在不使用手段的情况下也是看不出他人所修功法的。

蓝忘机仔细看去,那人一身黑袍,别说面容了,就连是男是女都看不出,那么魏无羡是看到了什么?

魏无羡饶有兴趣的笑道:“有趣,当真有趣。”

蓝忘机道:“如何有趣。”

魏无羡道:“你是生人自然看不出,像我这样的死人看起来就很明显了。那人之所以把自己包这么严实,当然是有东西不想让人看到,蓝湛你再仔细看看。”

在魏无羡说生人是看不见的时候,蓝忘机就已经懂了。凡是修士,都有一套特殊的看人之法,世俗常说的阴阳眼就是指这方法,不过世间徘徊不去的灵魂如何之多,若是一直用着,闹心之事可就接踵而来了。所以在没有感受到怨气的情况下,一般修士是不会用此方法看生人的。所以现在既然知道了那人的诡异之处,那黑袍之下的紫黑色怨气便在蓝忘机眼中无所遁形。

蓝忘机低声道:“是怨灵?”

魏无羡道:“不,是生人。”

魏无羡自认是并不会看错的,但是不对,全不对,生人如何能有如此大的怨气,就算是鬼道修士也不可能。可若是借助法器自由逍遥在白天的怨灵,那怨气之中的生气又是从何而来,正常人被如此多的怨气包裹早就死了。

那胖老头终于忍不住了,在撂下一句狠话之后,带着手下怒气冲冲、面容扭曲的离开了。黑袍人似是有所察觉,在转身之际向人群环视一周,看到蓝忘机之后只在那云纹摸额上停顿瞬间,最后什么也没有发现。

没有热闹看,围观的人群很快就散了,魏无羡这才重新显露人形,刚刚的瞬间他自动化为魂体状态,为的就是试探一下那人,果然他看不到魂体状态下的魏无羡。

那群蓝家的修士似乎还不肯放弃,正要迈步去追。

“景仪,思追。”熟悉的声音使两个孩子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身板,条件反射道:“在!”

咦?不对啊,这个声音……

几个半大少年齐齐转头,七嘴八舌的惊喜道:“含光君。”

“太好了是含光君。”

“这下可好了,含光君一定有办法。”

魏无羡撞了撞蓝忘机的肩膀,戏谑道:“看不出啊,蓝湛你还挺有威信的嘛。”明明自己也才是个才加冠三年的青年而已,比这群少年大不了多少。关键是就连那几个有些年纪的修士在看到蓝忘机的时候也松了一口气。

有的人就是这样,即使年纪不大,也能使众人信服;有的人则是光长年纪不长心,多大也是孩子王。

转瞬间,一人一魂身周就被围了起来,少年们好奇的眼神在魏无羡的身上打量着,含光君一向是独来独往,几乎不和人一起行动,这个人是谁,为何同含光君好似关系很亲密。

为首的文雅少年端正的向魏无羡施了一礼,问道:“不知这位前辈尊称。”

魏无羡道:“我姓魏,和刚才那个人毫无关系,是跟着你们含光君来的,称呼什么的,你们怎么称呼蓝湛就怎么称呼我吧。”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他们一向称呼蓝忘机为含光君,如何能再这样称呼另一人。

蓝忘机道:“叫魏前辈。”

魏无羡道:“别这么小气,咱俩什么关系,都睡过一张床了,还一起泡过澡,叫魏前辈多生疏。”

这信息量略大啊,少年们心里悚然一惊。

蓝忘机叱道:“魏婴!”

魏无羡投降道:“好好好,我不胡说八道了,小的们,向你们重新介绍一下。”

他整了整衣冠,一本正经道:“我叫魏无羡,注定和你们含光君纠缠一生的人。”


评论 ( 8 )
热度 ( 54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