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相依(上中)


本次连同上次的字数(带标点):2364
——————————

  在醒来的瞬间,魏无羡就感受到床上有人,下意识向枕头下面摸去,却没有摸到任何东西,这使他悚然一惊。瞬间清醒睁眼,然后就看到一张俊秀到极点的面容,而且是相当熟悉的面容。
  这次的惊吓比刚才还大,魏无羡一个打滚缩到了床角,惊魂不定的看着眼前的人。
  蓝蓝蓝蓝蓝蓝蓝湛怎么在这里?!
  而且两个人还都没穿衣服!
  而且两个人还肉贴肉搂在一起,魏无羡的腿还跨在蓝忘机的腰上。
  魏无羡倒吸一口凉气,一阵头痛,宿醉之后的脑子终于开始了运转,喝醉之前的记忆也都回归。当时蓝忘机接过他递过去的酒,一口饮尽,还没等魏无羡夸上一句好酒量,蓝忘机就闭上眼倒了。
  然后呢,然后怎么了?
  魏无羡不轻不重的锤了两下脑袋,他只记得他在呆住了一会儿之后,把蓝忘机搬到床上之后就自己喝起了闷酒,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该不会吧……
  仔细打量一下熟睡中的蓝忘机,闭着眼的他不复平时冷清严肃的样子,嘴唇如同往常一样紧抿着,嘴角却隐约翘起。在往下看,露在被子外面的胸膛上散步着两三点红痕,现在是深秋时节,所以绝对不会是蚊子咬的。
  低头看看自己,肩膀上一个明显的咬痕,都出血了,可见留下这个牙印的人咬得有多恨。自从六年前宫变之后,他虽然为了自保故意过得放浪形骸,可是对身边的所有人都怀有戒备,夜夜枕着匕首才能浅眠,更别说怎么会有人能在靠近咽喉的咬了他一口……
  如果不是他天赋异禀,能自己咬自己的话,这个人就一定是……
  正巧这时,蓝忘机许是感觉到怀里的东西不见了,颦了颦眉,慢慢睁开眼。他在愣了一下之后,似是想到了什么,拥着被子坐起身,途中好像有些不适,顿住了,面无表情的换了个姿势。
  这在魏无羡眼中,就是昨晚他们干了什么的最终证据。
  他居然把蓝忘机给睡了!
  他睡了蓝湛,耶!
  顾不得顺理自己杂乱的心思,魏无羡试探道:“蓝湛,我们……”
  蓝忘机微微垂头,如水的黑亮长发散落在脸侧肩头,这不同于往日的形象,使得蓝忘机带上了几分乖巧和羞涩——在魏无羡眼中。
  “……昨晚都干了什么?”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蓝忘机的脸色有些不太好,他冷下声音道:“你不记得了?”
  魏无羡喉结滑动一下,尴尬道:“我,我大概是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蓝湛你放心,如果我干了什么绝不会否认的。”
  蓝忘机深深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捡起床下的衣服,淡淡道:“放心,你没有做什么。”
  这和平时一样的表现让魏无羡认为,蓝忘机一定是生气了,心里一慌,急忙扑过去抱住蓝忘机瘦劲的腰身,大声而诚恳道:“蓝湛,蓝忘机,我,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说完话魏无羡心就沉了,说错话了,蓝忘机好歹也是个男人,这一类负责的话怎么听都像是对女人说的,只怕他会更生气。
  谁知,蓝忘机听完这句话,却是面无表情的转身道:“这可是你说的。”
他不失礼数 却不容置喙道:“君无戏言。”

————————————

简单来说就是羡羡以为自己睡了汪叽其实并没有最后被汪叽睡的故事
大概五发完(我尽力)
忘羡没有做什么,实验证明,喝醉的人是勃起不来的,所以除了小说,现实中酒后乱性都是出轨的借口,妹子千万不要被骗
羡羡为什么以为自己睡了汪叽?因为他是个雏啊,只有理论知识

评论 ( 21 )
热度 ( 193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