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看管(中)

(4)

真发愁,好不容易摆脱了那群狗东西,结果江叔叔又全家不在。魏无羡倒挂在树上,收拢起受伤的右翅,忧伤的打量着四周。

虞夫人和江姐姐回了娘家,不过没关系,魏无羡一点也不希望去直面对上一直看他不顺眼的虞夫人,就是很可惜喝不到江姐姐做的汤了。而江叔叔和江澄那小子,则来到了这个传说中的驱魔蓝家。

因为有一半的血统来自于人类,所以蓝家外围驱除邪祟的结界对他用处不大,只不过,再找不到江叔叔的话,难保不会被驱魔师发现,然后毫不留情的打杀了他。所以为今之计,就是赶快找东西恢复自己的实力,而对于一只吸血鬼来说,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吸血。

费力的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上,魏无羡感觉自己的翅膀更疼了,蝙蝠的皮膜一旦有损,飞行起来会极为困难,少了翅膀,他大概就只能向那边的兔子一样……

兔子?!

魏无羡眼前一亮,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上帝在关了一扇门之后又开了一扇窗。虽然魏无羡是血族,但是从未害过人,这个时候看到动物真的是太好了,一看他兔子皮毛顺滑的活泼样子,就知道一定蕴含灵力,不愧是驱魔世家养的兔子,和外面的妖艳贱货就是不一样。

如果是人形,魏无羡此时估计要大喊一声:“兔子宝贝,我来了。”然后如饿虎扑食一样扑过去。可惜他现在还是一只小蝙蝠,所以只能两眼放光的滑翔过去了。

眼看兔子们受惊,离魏无羡只有不足一米的距离之时,一道蓝色的灵光闪过,将魏无羡牢牢地束缚起来。

魏无羡心中一紧,他刚才居然没有发现旁边有人,这下可麻烦大了。

娇嫩的小手领着他的翅膀把他提起来。

咦?小孩子,还是一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小孩子。

然而再漂亮,还是改不了这是一位驱魔师的事实,一个抬抬手就能把虚弱的他打的魂飞魄散的驱魔师。

不出魏无羡意料,这个小孩子低声道了一声:“血族。”之后,就掐起了熟悉的法诀。

“吾命休矣。”魏无羡哀嚎一声,剧烈的挣扎起来,调动原力打算拼着重伤逃出去。就在这时,一个温柔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阿湛,等一下。”

小孩子听话的收手,乖巧唤道:“母亲。”

女子笑道:“你这是抓了一个小血族吗,阿湛好厉害,可是阿湛,你刚刚要做什么?”

这个名唤“阿湛”的孩子回答道:“老师说,血族等非人类心术不正,对人类心狠手辣,所以见到了就要消灭,万不能等他们成长起来。”

魏无羡挣扎的更厉害了,这是哪门子的老师,误人子弟,真真误人子弟。上个月人类和非人类签订的条约中已经说了,对于未犯罪的非人类,不能粗暴对待。这些人都不看新闻的吗。

好吧,说是这样说,其实双方对于这个条约都不屑一顾,就魏无羡知道的非人类这一边,有好几个家族都囔囔着太不自由了,打算给人类这边一点颜色看看。人类那边估计也好不了多少。

女子道:“那阿湛认为老师说的对不对呢?”

阿湛道:“我不知道,可是兄长告诉我他们不一定是坏的,我不知道听谁的。”

“那阿湛就要自己分辨了,来将灵力运起。看到了吗,这个血族未沾因果,它是没有害过人的,现在告诉母亲,你应不应该灭除它。”

小孩子把魏无羡带回了自己房间。

 

(5)

在听到交谈声的时候,魏无羡就醒了,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外套,房间里早就没有了蓝忘机的身影。身上的酸痛感比之当年好了很多,不过也是,他们两个都不是曾经第一次做的时候了,蓝忘机对付他的手段可是长进不少。

就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梦见蓝湛小时候。

床边整齐的放着一套衣物,昨天蓝忘机将他匆忙带出来,根本没有时间准备东西,两人多年之后的再次欢爱,都是在那破败的沙发上和用木板简易搭建的床板,所以这套衣物,只能是蓝忘机的。

顺着旋转楼梯下去,魏无羡懒散的靠在栏杆上,偷听着两兄弟的对话。他在救出蓝忘机之后完全没有费心编造理由,所以只要蓝忘机问上蓝曦臣一句,自然就知道他在说谎。去救蓝忘机的目的其实很简单,他可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当年饶他一命,还笨拙的给他喂果子,帮他恢复力量的小孩子受灾。

一楼兄弟两个的谈话已经接近尾声。

蓝曦臣道:“魏先生的背景你也知道,虽然说是审判,可是只要忘机你说一声,定会是由你带走看管。现在你不打招呼就……实在说不过去。”

蓝忘机道:“我知道。可是他并无过错。”温家的那几个人没有害过人,魏无羡保护他们无可厚非,却有人心怀不轨,设计趁机拉魏无羡下马,引江家入套。只是江家毅然和魏无羡断绝关系,没成功罢了。

蓝曦臣道:“那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兄长,当年魏婴是提前把我从拍卖场带出。”

“我的理由,和那时的他一样。”

魏无羡心中一暖,突然很想抱住蓝忘机,热烈的吻上去。

思忖了片刻,蓝曦臣才想明白其中的道理,轻声叹道:“魏先生当年真是有心了。”也不再劝蓝忘机,“我回去和江家主商量一下,想办法周旋。忘机你这边,要保证魏先生不能离开这里。”

蓝忘机没说话,点了点头。

蓝曦臣欣慰道:“那就好,盯住这边的人很多,我就先离开了,你和魏先生好好说一下。”

起身目送蓝曦臣离开古堡,蓝忘机抬头唤道:“魏婴。”

手一撑,魏无羡直接从二楼跳下,准确的落到温暖的怀抱中,挑眉道:“不错啊,力气大了很多嘛。”

蓝忘机抱住他的手丝毫没有放开的打算,不悦道:“为什么不穿鞋。”

魏无羡装作无辜道:“没办法,习惯了。”曾经的古堡,到处铺着厚重的地毯,方便某个不修边幅受不得拘束的人到处乱窜。

蓝忘机眉眼间漏出了几丝心疼,道:“对不起。”

魏无羡笑嘻嘻的搂住他:“你说什么对不起啊,反正这个地方也是我从别人手上抢过来了,毁了就毁了吧。”

蓝忘机轻道:“……不一样。”也不再提这个话题,“你饿不饿?”

魏无羡眼睛一亮,熟练地解开扣得严严实实的衣领,粉色的唇凑近了蓝忘机脖颈,道:“你给我?”

“嗯,只给你。”

(实在困得受不了了,晚安)

评论 ( 17 )
热度 ( 117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