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归灵(六)

伙计向后一指:“就是那个,夷陵老祖镇恶图,客官你有所不知,这个特别灵,只要在贴上这么一张,厉鬼冤魂就不敢进门了。而且价格还便宜,五文钱三张,您要来几张吗?”

“多谢,不用了。”魏无羡谢绝了伙计的好意,然后思索片刻,还是不记得自己是否有听说过这样一个人,因为记忆有损所以不能肯定是不是自己忘了,不由看向蓝忘机。

蓝忘机道:“可是乱葬岗上的那一位。”

伙计点头称是。

魏无羡这才了然,这个夷陵老祖,就是修真世家避之不谈的那位乱葬岗围剿的主人公,好奇之下细细打量那张镇恶图,却见那张图上的人物被画的甚是难看:膀阔腰圆,铁臂铜拳,左手举着铜锣,右手抓着骷颅,青面獠牙,一脸的凶神恶煞。

魏无羡:……这是人是鬼。

他还在感叹着,就听到蓝忘机低声问道:“劳烦店家,可否为我们仔细讲一下这夷陵老祖。”魏无羡也好奇着,这位夷陵老祖到底是何方神圣,惹得四大家族围攻却在之后不曾留下丁点记录。

伙计正好说到兴头上,当即一拍袖子,就给他们讲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原因,可是仙门世家对于当年那件事羞于提起,以至于现在的人对当年的那件事所知甚少,基本找不到知情的人。就连蓝忘机知道的这些,还是他那位身为家主的兄长告知的。可是他们避之不谈,却挡不住普通人的口耳相传,即使是故事有些失真,到也能还原出当年的部分真相。

“传说那夷陵老祖心思歹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但害死了收养他的好心人家,就连众家都被他欺骗,以致害得无数人身死。终于,在此人犯下更为严重的恶行之前,以四大家族为首的仙门众人决定围剿夷陵老祖于他的老巢乱葬岗中……”

“……四大家族的人眼看胜券在握,要将那夷陵老祖打的魂飞魄散之际,老祖仰天大喝:‘尔等宵小也想取我项上人头’,说罢随手一抓,捉住一名白衣修士,转身往树林中逃去。众修士这才恍然,这老祖是想要行那夺人性命的凶恶之事,那白衣修士性命危矣,连忙赶上,却被众厉鬼凶尸拦住……”

“……虽然夷陵老祖狡诈,可惜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最终还是落得个魂消魄散的下场,为了防止老祖死灰复燃,众世家还在乱葬岗立上八座镇魔石碑,就算是那夷陵老祖有通天之能,也休想从里面出来为祸世间!”

伙计一讲完,魏无羡就捧场的叫了一声好,完全是把这一段故事当说书听了。可谓是讲的人高兴,听的人也听得兴起,只是蓝忘机的注意力却是放在另一件事上,他冷声问道:“八座镇魔石碑?”

伙计点头道:“对啊,客官若是好奇的话,出了小店往西南方向去,走至山脚往上看,还可以看到三四座。只是那个地方凶险,我们小老百姓的不敢上去仔细观察,也不知道其他的立在哪里。”

魏无羡奇道:“蓝湛你对这个很好奇么?”

蓝忘机深深看了魏无羡一眼,摇了摇头。只当蓝忘机是好奇那石碑的功效,魏无羡继续问伙计道:“说了半天,那个夷陵老祖就没有个名字什么的。”

伙计不甚在意道:“名字?像这种无恶不作的魔头,就是有名字,谁又在意啊。”

这话说得,有那么几分凄凉,魏无羡有些心生感叹,任是那人当年再怎么叱咤风云,让众修士闻风丧胆寝食难安,百年之后还不是成了个无名无姓之人。更别提每年清明,可否有人给烧上几张纸钱,人活到这份上还有什么想头。转而又想到,自己什么也不记得了,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还记得他,又或者,自己会惦念着什么人。

就在这时,那伙计突然脸色一变,魏无羡顿时心生警惕,灵力聚于指尖,刚想提醒蓝忘机,下一刻听到一声中气十足的男声道:“三子,你又在和客人瞎叨叨什么的,再偷懒你还想不想干下去了!”

伙计连忙离开了魏无羡他们的桌旁,点头哈腰道:“掌柜的,您回来了啊。”

原来是此店的主人回来了。魏无羡不动声色的朝蓝忘机使了个眼色,也不管他看没看懂,低头装作倒酒,实际上把耳朵悄悄地支起来,认真听着那两人的对话。

掌柜的道:“怎么,我自己的店,还不能来了啊。”这人像是吃了枪药一般,整个一气急败坏,此时看到自家伙计偷懒,可算是找到发泄的地方。

那伙计讪讪道:“那哪能啊,只是您不是去那魏家念经了吗……”

不提这件事还好,一提掌柜的更上火,当即高声道:“念经念经,念什么经,那魏家活该招惹厉鬼,老子在太阳底下晒了这半日,刚轮上,还没开始,来了个管事说散就散,像是赶什么似的就让人都走,说以后都不用来了。别提银两了,连口水都没喝上。”

那伙计如同五雷轰顶,惊道:“这就结束了?!”

掌柜的不耐烦道:“结束了结束了,老老实实干活吧,别想那好事了。”

魏无羡同蓝忘机对视一眼,将酒暂时寄存到店家,然后一同出店走在街上。果然,街上已经有了不少人,渐渐地开始热闹起来,料想都是从那魏家作法的法场出来。

魏无羡转头看过去,饶有兴趣道:“蓝湛,你怎么看?”

蓝忘机眉头微皱,沉思片刻道:“去找人。”

既然已经寻求帮助,那事情绝不可能这样轻易就解决了,无论如何,他们都得去找蓝氏门人询问一番。刚好魏无羡也是这么想的,不用蓝忘机说什么,他挂着一抹轻佻的微笑就去旁边的一家胭脂摊打听,逗得卖胭脂的小姑娘笑个不停,开心极了,自然也痛痛快快的告诉他那些长得很好看的修士现在在什么地方。

魏无羡得到消息一回头,就看到蓝忘机不着痕迹的移开了视线,心中略感好笑,这小古板还是好面子,明明是想要学习他怎么打探消息,却拉不下脸,暗地里偷看。当下也不戳破,只是挑眉笑道:“你家的那些人此时在魏家法场和人理论呢,要不要去看看。”不等蓝忘机回答,率先往小姑娘给他指的方向而去。

(我一向存不住文,都是码多少发多少,再加上人懒,所以就有些短,断开的地方还有些奇怪,请各位见谅)

评论 ( 12 )
热度 ( 137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