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与我一起(15.16.17.18)

15

蓝忘机追到白宫外面的时候,已经没有了魏无羡的踪迹,以魏无羡现在的速度,蓝忘机的确很难追上他。蓝忘机紧紧的握着拳头,他收到的冲击很大,因为他从未想过魏无羡会是‘王’,他认识的魏无羡是一个乐观开朗的人,会开玩笑却不会涉及他人的底线,怎么会是用ghost和竞技场赛制控制yiling的王,在这里的这段日子听了不少传闻,大多没有什么好的,因此蓝忘机虽然不会因这些传闻判断一个人,对这个人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站在白宫外面想了几分钟,蓝忘机提步向着宁情酒吧的方向而去,要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去找温家姐弟是最好的办法。

酒吧被毁的挺严重,看来在蓝忘机到之前,温宁和苏涉已经有了一场恶战。

进入酒吧,一眼就看到正在收拾残局的温情温宁,温宁看到他,叫了一声:“蓝先生,你……你回来了,怎么样了?”

“没事了,”蓝忘机回答,然后看着温情,肯定的说:“魏无羡就是王。”

再回来的路上蓝忘机想了很多,魏无羡曾经和他说起过,他是被温情温宁从帝国救出来的,在穿越yiling时发生了一些事,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回去之后也不知道怎么面对以前的熟人,于是就只好在这里继续呆着了。是要发生什么事,才能让一个人有家不能回,魏无羡当时的样子自己看的清清楚楚,那种淡漠没有感情的样子,不像是一般人能有的,就像是……机器人一样。

温情一僵,看了温宁一样,温宁立刻攻击了过来。蓝忘机反应也很快,出剑抵挡,向后跃了一步,快速的说:“我没有恶意。”温情看了看蓝忘机手中的避尘,想起了魏无羡的嘱托,犹豫了一会,才示意温宁停手。

“这里不方便,蓝先生上楼谈吧。”温情放下手中的东西,让温宁看好门,就带着蓝忘机上楼去了。

温情直接将蓝忘机带到魏无羡的房间,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椅子上,过了一会儿,温情开口道:“魏无羡曾经让我好好对你,从来了这个地方开始,他从未对别人这样过,所以我假设你是可以信任的。”蓝忘机点了点头。

“那么,你想问什么?”

蓝忘机开口道:“魏婴,他是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不猜魏无羡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人,只是对你是在演戏。”温情扯了一下嘴角,“你看到他失控了?”

“失控?”蓝忘机想了一下,“瞳孔颜色变红,无表情,冷漠,攻击欲强烈?”

“对,这就是他失控的样子。”温情闭了闭眼才继续说道:“当时帝国和联盟关系破裂,帝国开始在境内大肆抓捕联盟的世家子弟。”

“魏无羡当时也在帝国,和他的朋友江澄和其他江家的人一起。后来魏无羡让江澄带着族人一起离开,他留在最后吸引追兵,江澄成功离开了,可是他却被帝国捉住了。我弟弟温宁受过他的恩,得知此事之后就要救魏无羡出来,他调动手里的权限后发现,魏无羡不在联盟俘虏的集中营里,于是温宁就向我来打听。”

“当时帝国正在进行一项实验,那群疯子要制造出战争机器,把人来做成只知道杀戮的机器,而魏无羡当时因为得罪了温家的高层,被带到了实验基地去。”听到这,蓝忘机的手捏紧了,人体活体实验,不难想象魏婴曾遭受了什么。

“当我们姐弟俩终于打听到魏无羡的消息以及确定他的位置时,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实验室防守严密,轻易突破不得,还好我是帝国首席团队的医师,顺利救出了魏无羡,当时他身上插满了管子,各种各样的药品就从他的体内流过,其中有一种药,可以使人一直保持神志。所以当我们救出他时,他立刻陷入了昏睡,因此我们没有发现不对劲。”

“我们打算将魏无羡带回联盟,可是就在yiling不远处,实验室的人派了军队追了上来,温宁也是那时受了重伤几近死亡,就在我们马上就要被抓回去的时候,魏无羡醒了。”

“我直到现在也忘不了当时的场景,那就是地狱!”温情平复了一下呼吸,“周围都是火,然后是一座用尸体摞起来的小山,全是来追我们的人,一百多个特种部队出来的人,被魏无羡单方面虐杀而死。当时魏无羡就站在尸体山上,转头看着我们,冰冷,没有感情,看着我们的眼神和看着那些尸体是一样的,在他眼中我们都是蝼蚁,不值得在乎。”

“那时的魏无羡还是可以控制住自己的,他给温宁为了自己的血,然后温宁就很快的好了起来,我这才发现,实验室的实验成功了,一个几乎战无不胜的、可以很快康复的、自身血液可以强化别人的战争机器。”

“强化别人?”蓝忘机注意到了这点。

温情点头:“你想得没错,ghost的材料,就是他的血。”

“在穿越yiling的时候,魏无羡再次失控了,他的战斗欲太强了,几乎是被人一激就会攻击,没有办法,我们只好留在yiling,毕竟只有这个地方,杀人才是无罪的。但是我们三个人无权无势,又不想和那些人一样去厮杀争夺物资,为了生活的更好,魏无羡去找了这个地方最大的一个势力——也就是现在的白宫。他同那些人做了一个交易,他来提供让人兴奋体能上升的药物,那个势力找到能力出众的人来陪他打。这就是现在的竞技场赛制,那个势力也成为yiling仅有的大势力。”

“魏无羡的血作用很大,当时他的血可以直接使阿宁活下来,即使是稀释了上千倍,依然有现在ghost那样的作用,幸好,魏无羡给出去的血一直是稀释过的,不然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麻烦。”温情起身,从一个隐蔽的保险冰柜里取出一个试管,里面是黑蓝色的液体,“他的血还是红的,可是在离体三个小时之后就会变成这个样子,成分也会有适当的分解,稀释之后就会是淡蓝色,所以白宫一直不知道这是血。”

“研究了这么久,我发现魏无羡的失控是可以控制的,那就是让他情绪平稳,并且有适当的精力发泄,可是他的能力越来越强,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一旦失控,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而他的原血可能使人进化成和他一样的人,也可能在喝下的一瞬间爆体而亡。”

蓝忘机接过那管原血,陷入了沉思。

“不过现在,怕是他已经失控了吧。”温情淡淡的说,“本来他就是一直在抑制自己,现在……蓝先生,魏无羡真的很在乎你,你的出现使他失控了。”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离开这里,暂时藏起来,等魏无羡发狂结束。”说完,温情就打开门走了出去,蓝忘机隐隐约约的听到她带着温宁离开的声音。

要怎么样才能阻止他呢?蓝忘机转着手中的试管,对自己说:蓝湛,你承认吧,你就是喜欢魏婴。喜欢他到可以放弃自己的原则,蓝家讲究做事三思而后行,讲究谋定而后动,可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已经没有考虑的必要,也许他会死,可是谁在乎呢。

蓝忘机将手中的原血一饮而尽。

 

外面正在下雨,魏无羡独自走在雨幕之中,被蓝忘机看到他最不堪的一面使他逃避现实中的一切,好像有人在和他说话,碍事,魏无羡直接道:“滚。”可是好像有人变本加厉了,真是烦人,抽出武器,片刻之后,一地鲜血。魏无羡继续向前走着,心想就是这样,碍路的直接杀掉就好了。

 

很热,很难受,很痛苦。蓝忘机紧紧的握着自己的领口,急促的呼吸着,心脏的跳动不断的加速,却又在突然之间减慢,一收一缩之间好像要爆炸一样。可是感觉却是很兴奋,一种所有东西尽在掌握的感觉,一种无人能敌的感觉,所有碍事的都可以毁掉,只要攻击就可以了,不需要考虑,不需要计算后果,把眼前的一切都毁掉……

等等,蓝忘机心里一紧,自己不能这样。

为什么不能,你已经这么厉害了,为什么不能这样呢?

因为自己要的不是这个。

那你要什么?

我只要,魏婴回来,回来我身边,把他好好的,藏起来。

蓝忘机调整着呼吸,在心里默念蓝家家规,第一条第二条……心脏混乱的跳动渐渐平稳下来,不再令人难受,力气也都回来了。他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力量有了明显的上升,如果不是心智坚强之人,就会被这种力量所迷,做下自己平时绝对不会做的事。

魏无羡是心智不坚的人吗?不是,是的话他就不会坚持了这么多年。

蓝忘机是吗?也不是,所以他要去带回他的魏婴。

蓝忘机站起身来,尽管今天一直没有休息,可是一点疲累的感觉都没有。握紧了剑,他一步一步的走出了酒吧,身体的感官上升,依靠这个,他可以很轻松的找到他想要找的东西。

16

外面的雨还在下,魏无羡已经不知道自己解决了多少碍路的东西,反正自己也不会累,怕什么。突然,他好像有所感应一般抬头向前看去,路的尽头,一个白衣人影站在那里。魏无羡缓缓笑起,现在的他不知道那是谁,但他觉得好像自己要等的东西终于等到了。

“铛~”一刀一剑瞬间交错而过,然后忘羡两人同时转身,再次相交,接着各自施力。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精致的面容,很是兴奋,就是这个人,就是他,把他留下来,如果怕他离开,那就把他撕碎了吃下去,真正的融为一体,再也不会分开。

向后一跃,滑出一段距离,在稳定下来的一瞬间极速向前冲刺。

如果这里有第三个人的话,一定会口瞪木呆,两个人的速度都快得不可思议,用肉眼几乎看不清,只能看到一道黑影和一道白影急速闪来闪去,时而分开时而交锋,兵器相交的声音不断的传来,偶尔还有激烈的碰撞声。两个人的比拼,不只是各自手中的武器,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可以作为武器。

“魏婴,看着我。”再一次的交锋,蓝忘机试着开口,可是魏无羡毫无反应。

蓝忘机抿抿嘴,现在的魏无羡完全不理会现实当中的一切,要想要他停下来,只有耗尽他的精力。可是温家专门为战争而制作出来的战争机器,极限到底在哪里。蓝忘机不过才服下原血一段时间,还不能很好适应这种状态,所以必须速战速决。再一次的刀剑相交,回身错力,一条腿为支点,两人的另一条腿狠狠的在空中相交,然后立刻撤回。

就是现在,蓝忘机眼神一凝,单手持剑,架住了魏无羡砍过来的动作,左手一甩,他手上一直佩戴的手链崩开,鲜红的珠子四散而开,冰蓝色的丝线急速射出,这是蓝家的特技——弦杀术。

蓝忘机不可能真的什么也不带就来到yiling,遇到魏无羡的时候,蓝忘机的袖子里就有这样的琴弦,如果当时魏无羡有什么不好的心思的话,他当时就可以看到这个独家武器了。

半透明的琴弦缠绕着魏无羡的武器,蓝忘机在将避尘向上借力滑去的时候,左手狠狠一抽,竟然将魏无羡的武器陈情抽走,然后松手放开琴弦,一拳打在魏无羡的肚子上,接着一把解下抹额,以弦杀术的手段一甩,将魏无羡的双手绑在一起,右手放开避尘,抓住被绑在一起双手,左手掐住魏无羡的腰,将他压在一边的墙壁上。

雨顺着两个人的头发滑了下来,魏无羡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蓝忘机抵着他,也是不说话,沉默的呼吸着。

半晌之后,一个委屈的声音响了起来:“二哥哥你竟然打羡羡,好痛的。”

蓝忘机闭上了眼睛,掐住魏无羡的腰改为环住,抓着他的手也放了下来,然后魏无羡的被绑住手顺势环在他的脖颈。

他的魏婴回来了。

“在yiling,没有观赛者则为私下打斗,赢了之后,将有权利对输的人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魏无羡笑盈盈的说,“蓝湛,你想对我做什么呢?”

“你赢了我,所以要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哦。”

“因为我赢了你,所以……做什么……都可以?”盯着魏无羡的眼睛,蓝忘机有些不同意得问。

魏无羡深吸一口气:“蓝湛,你是个特别特别好的人。”

“……”被发好人卡的蓝忘机。

“所以,我喜欢你,所以,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你做什么我都很高兴。”魏无羡把话说完。

蓝忘机将他抱得更紧,埋首在他颈间低声说道:“抹额在你手上……我也是。”

蓝家的抹额,只会给此生命定之人。

雨势好像小了一点,魏无羡抬起头看天,他真的寂寞痛苦了好久,可是如果一切都是为了遇到这个人的话,那么他以前遭受的一切,他都愿意。

真的好喜欢这个人。

17

好久之后,两个人才从拥抱的状态分开,蓝忘机把抹额解开,重新绑回去。魏无羡抱着蓝忘机的左手臂,愉快的问:“蓝湛,我们……”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声巨响,蓝忘机和魏无羡具是眼神一凝。

魏无羡立刻把刚刚脱手的武器重新拿了回来,然后看向蓝忘机。蓝忘机思索了片刻,也看向魏无羡,两个人同时有了一个念头:“温家!”

蓝忘机道:“我离开的时候,的确有传言说温家将要发动战争,他们可能是要从yiling开始进攻。”

“yiling的地势很重要,虽然可以在进攻的时候绕开,可是在军费支出方面,还不如率先攻下这里。”魏无羡接着道。两个人都知道,yiling这里是没有所谓的平民的,所以对这里,不需要部署什么所谓的战术,只要进行密集的炮弹打击就可以了,当然也不会太过密集,毕竟yiling也是很大的一块地方,真要进行全地图炮弹打击,军费开支到最后会成一个天文数字。

果然,半个小时之后,响声就结束了。

魏无羡对蓝忘机道:“蓝湛,你想怎么办。”可是还没等蓝忘机回答,又一次被打断了,这一次是蓝忘机身上的联络器。

蓝忘机准备直接关掉,按照约定,蓝家剩下的人在这个时间应该全部撤离了,如果还有人没有撤离,那就是出了意外,将酌情自理自救。但是还没等蓝忘机动手,联络器就一把被魏无羡抢了过去,直接摁开了。

那头的声音很急切:“蓝忘机,你到底在干什么,还没有消息吗?”

魏无羡悠闲地依靠在蓝忘机身上,打了个哈欠道:“喂?你是谁啊?”

负责联络蓝忘机的女人声音一顿,肃然的说:“你是谁?”

“呵。”魏无羡笑着侧头看着蓝忘机,他的蓝湛真好看,“你们找了我这么多年,还不知道我是谁吗?”

“魏!无!羡!”女人咬牙切齿地说:“没想到这蓝忘机还真没找得到你,怎么,他被你杀了吗。”

“怎么可能。”魏无羡夸张的说:“如此美人,我怎么可能舍得杀了呢,自然得好好的疼宠啊,倒是你们,计划安排的根本不合理嘛,怎么能安排让他来挑战我呢,应该像以前一样直接安排美人计嘛,真是暴遣天物……”很显然,联络器对面的人没有功夫听他说这些,直接把联络器给挂了。

等他放下联络器,蓝忘机说:“联络器上装有定位仪。”

“嗯,我知道了,蓝湛,这么多年同温家的帐,我想和他们算一算,当年知道那场实验的人不算太多,大多数在温情他们救我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可是还是有一些人还活着。”魏无羡坚定的看着蓝忘机,当年离开实验室的时候,实验室爆炸,其他的试验品都已经摧毁了,只剩下他,偏偏他还是实验最完美的一个,所以这么多年来温家剩余的知情人一直在找他的下落,因此也有了派人来yiling找那个突然出现的神秘的‘王’的事。

魏无羡接着道:“我的狂化不是偶然,温情这么多年的调养不会是白费力气。我想了一下,金光善不是那种附庸风雅的人,与其养花他宁愿摆上一屋子的美女,看来这位是和温家勾搭上了,打算致我于死地。”

 “陪你一起。”蓝忘机这样说。

“蓝二哥哥最好了。”魏无羡转身抱住蓝忘机。

可是蓝忘机下面的话却使魏无羡全身一僵,“美人?好好疼宠?像以前一样?”

魏无羡举起三根手指,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二哥哥,我对天发誓,我和以前那些人真没什么关系,我一眼就看出他们是什么人了。蓝二哥哥,以后要你来疼羡羡好不好。”

“好。”蓝忘机亲了亲魏无羡的脸颊。

魏无羡一脸了然的笑了,眯眼道:“蓝二哥哥,你以前没有亲过人是吧。”

果不其然,蓝忘机的耳朵又红了。

“我们现在可是情侣了,亲人,也不能这么亲了。”说完,温热的唇就已经贴在了心上人的唇上,四片薄薄的唇瓣辗转反侧,小心翼翼,难分难舍。突然蓝忘机的攻势变得凶悍起来,魏无羡的牙关被撬开,蓝忘机侵入进来,唇|舌翻搅,难分难舍。魏无羡虽然在年少的时候看了不少书,但是实践起来还真是第一次,顿时感觉目眩神迷,不知今夕是何夕了。良久之后,蓝忘机才恋恋不舍得离开,最后还在魏无羡的下唇咬了一下。

魏无羡被亲的浑身发软,整个人都挂在了蓝忘机身上,还有些恍恍惚惚,想着刚才的滋味,一阵虚无缥缈的痒意直爬上心间,唇上还有几分热感和肿胀感,他舔了舔唇意犹未尽的说:“二哥哥你怎么这么厉害啊,羡羡腿都软了。”

蓝忘机有些艰难地说:“……别说了。”

“为什么不说了,我真的腿软了,哎呀,腿软的羡羡站不起来了,要二哥哥抱。”看着明媚地笑着的魏无羡,蓝忘机平静了一下呼吸,真的一把把他抱了起来。

这次换成魏无羡呆了,他就是说说而已……不过,有人抱,何必用走的,于是他就心安理得被人抱了一路。

                  

18

在魏无羡的引路下,两人很快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广场,广场上遍布着工业垃圾,一片狼藉。蓝忘机将魏无羡放下,问:“你确定他们会来到这里?”

“这里离温家军营的距离还算远,一般的炮火攻击还是到不了这里的,以当初的那些人的执着,必然是不会对我这唯一的实验体放弃的,而且……”魏无羡朝着一个方向笑笑,“我等的也不只是温家的人。”要算总帐的话,可不只只是温家,还有这么多年在yiling的帐呢。

在魏无羡看着的那个方向,金光善一行人缓缓地走过来,在距离魏无羡二十米的距离停下来了。

金光善手持着文明杖,笑着对魏无羡说:“魏先生,你现在的状态很是狼狈啊,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让我效劳的。”魏无羡和蓝忘机的样子的确不怎么好,毕竟才刚淋了一场雨还没有太长时间,衣服头发什么的都还是湿的。

“还好吧,不知金先生现在是要去那里啊。”魏无羡反问,金子勋和身后的两个保镖手中都提着箱子,看起来是要离开yiling了。

“明人不说暗话。”金光善也不想和魏无羡扯下去了,直接说道:“刚刚的声音想必魏先生也听到了,不知魏先生有什么打算。”

“那金先生的打算呢?”魏无羡却是很有闲情雅致的和金光善说话。

“yiling现在局势不稳,当然是离开这里,魏先生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走,这样我们可以一起离开,到另一个地方去创造一个新的王国。”金光善是有很大的野心的,但是这是需要魏无羡的配合,或者说是魏无羡手中ghost的帮助,在获得配方之前,他是绝对不会放开魏无羡这棵要摇钱树的。温家的人只告诉他那种花可以克制魏无羡,却没有给他配方,要知道,王可以是别人,但是ghost却是必不可少的。

“他可不能跟你走。”随着一声拉枪栓的声音,一个女声淡淡的说。

众人的目光都一下投射过去,一个穿着薄军衣的女人正在稳稳地端着枪看着他们,身后站着的是一个副官模样的男人——正是一开始联系蓝忘机的两个人。

魏无羡没有理会那个女人,而是向那个男人招招手,打了个招呼:“好久不见,温逐流。” 

“魏无羡,我奉命逮捕你回去。”女人被无视,很是气恼。

魏无羡挑了挑嘴角:“我拒绝。”

“是吗,那就只能这么做了。”话音刚落,她就扣动了扳机,可是她身边的男子却将他的手向上一抬,皱着眉头道:“你疯了吗?!我们的任务是将魏无羡活捉回去!你刚刚是要杀了他。”

“你凭什么管我!”女人咬牙切齿的说:“温少爷让你跟着来是为了保护我,现在,我说的一切命令你都要执行,反正这么多年来抓他的人没有一个能回去的就已经证明了他是不可能被活捉到。左右温家要的只是他的血,只要我能带回他的尸体就好,杀了他也不会有人在意。”说着就推开男人,再一次把手中的枪举了起来,可是这一次还没有等她开枪,魏无羡就以一种非人的速度来到她的身边,手中的刀以一种很慢却无法躲开的速度斩了下去,持枪的手就已经落地了,然后刀在手中一转,就刺入了女人的体内。

“你……”男人想说什么,另一把长剑就已经从他的胸前透过,“你……”震惊的看着站在他身后的蓝忘机,男人想不明白,不是说只有魏无羡需要注意吗,一个念头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可惜他已经说不出来了。

 

“你……你们……”金光善惧怕地看着魏无羡,但还是关心一件事:“……原来ghost的原料是你的血,难怪你从来不怕我们分析出原料,原来这样东西本来就只有你有。”

“嗯。”魏无羡看着他道:“所以你们现在可以瞑目了。”

“什么?”金光善一怔。

“你们这些年利用我做了多少事,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魏无羡举起了手中的剑,“那些事我一直记在心了,现在,是清算的时候了。”正如他曾经所说的,他想杀什么人,谁能够阻拦,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忍耐,忍耐着白宫利用自己做的那些事,忍耐着那些无聊的挑衅和试探,现在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

不过片刻,一切平息,魏无羡转头看着站在他身后的蓝忘机,从心底里笑着,说:“呐,蓝湛,你现在想干什么?”

最终他终于找到了可以陪伴自己,可以阻止自己却不会阻止自己的人,更幸运的是,他也只想要着一个人的陪伴而已。

“先回联盟,去你家看看。”蓝忘机看着他,缓声说。两个人并肩而行,渐行渐远,一两句聊天的声音传来:“回我家啊,要是江澄这小子看到我回来了,一定高兴的跟个什么似的,还有师姐,好久都没有见师姐了,蓝湛我和你说,师姐做的莲藕排骨汤可好喝了,简直就是人间美味,你可是有口福了,师姐做的汤一般人可是喝不上的。”

“嗯。”

“去玩我家之后我们再去你家看看吧,不过到时候战争就正式打响了吧,到时候我们一起,将温家打个落花流水,你别看我这样,我也是从正规军校出来的人,当年我的成绩可是我们学校的第一。”

“嗯。”

“不过之前还要给温情温宁他们找一个落脚点,不能让他们被连累了。”

“好。”

“等战争打完了,我们就去找个住所,要是你家待见我呢,我们就偶尔回去看看,要是不待见我呢,我们就过我们自己的小日子。”

“会喜欢你的。”

…………………………

我的所想,只有一个,就是与你一起,一直与你一起,无论做什么事都好。


end

于是今晚就不更新了,沉迷烟大的恐怖游戏直播

评论 ( 8 )
热度 ( 91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