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与我一起(11.12.13.14.)

(其实这一篇算得上黑历史)

11

某条小巷,苏涉愤懑的靠坐在墙边,今天看到蓝忘机对他的刺激很大,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嫉妒蓝忘机,当然他不会承认这是嫉妒。如果是他出生在这样的大家族,拥有那些资源,自己也会出人头地,所以凭什么他蓝忘机就可以品行高洁,呵,就算是品行高洁又怎样,还不是沦落到此地。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混得比自己惬意。

魏无羡!那个宁情的幕后老板,两个人还指不定是什么关系呢,弱者使用手段依附强者,在yiling,自己也是见到了很多这样的例子。

而且,他紧紧的握住拳头,温家派他进入yiling这么久,他早就开始打听关于这里的消息,而今天,他和白宫终于取得了联系。虽然对方没有明确告诉他,但是因为他透露的消息很有价值,所以告诉了他一点东西,加上自己已经得到的情报和今晚的所见,王到底是谁他大概猜到了。

真的是没想到。

他“嗬嗬”笑着,脸上的表情疯狂而又扭曲,像是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想要将所有人都拖进黑暗与痛苦。

 

白宫中,金光善友善的看着眼前的人说:“姚老大,你已经好几次攒够了资格,除了兑换奖励之外,就不想挑战王吗?”

姚老大有些犹豫,金光善笑得更和善了,“挑战王没必要非得一个人,一个团体也是可以的,只要最后有一个称王。”看得出来姚老大已经动心了,毕竟之前挑战王的都是个人,也许……一个团体,是可以的。

魏无羡不是要对手吗,那么,什么样的对手都可以不是吗。

 

 

12

魏无羡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床上已经没有了蓝忘机的身影,心想果然自己是对蓝湛完全放下戒心的,这么多年了自己都没在别人身边睡着过,无时无刻不保持着警戒心的生活其实是很不好的,可是即使是长时间不见,自己依然对蓝忘机信任有加,这个真是不可思议,很美好的不可思议。

在床上滚了两滚,魏无羡看见蓝忘机端着早饭走了进来,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是昨天那一件了,而是换上了一件白色蓝边的长袖风衣,里面是衬衫长裤,看起来更帅了,魏无羡眼冒星星,手捧心脏看着走近的蓝忘机,心道:我的心上人怎么能这么好看的,真是犯规。

蓝忘机将早饭放下:“现在已经九点了,起来吃饭。”

魏无羡躺在床上支着头看他,神态夸张地说:“现在才九点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平时都是十一点多才会醒的,现在又不用上学,为什么还要起这么早,不行我要再睡一会,蓝湛你等会再来叫我吧。”然后作势就要再躺下。蓝忘机一把拉住他,“要早起。”

魏无羡顺势倒在蓝忘机身上,抱着他的腰一边占便宜一边撒娇:“反正我起来也没有什么事,就让我再睡一会呗,蓝湛你最好了,求求你了。”说完脸颊还在蓝忘机腹部蹭了两下,唔,好硬,有腹肌。

蓝忘机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只好任他动作着,“早起,按规律饮食,对身体好。”

魏无羡抬头,说:“我不想起来啊,蓝湛你喂我吧,你喂我吃早饭。”虽然说是这么说,可是他并不觉得蓝忘机会答应他,可是出乎意料的,蓝忘机只是低头看了他一眼,答应了。

唉?这是个什么情况?魏无羡一脸懵逼,机械的吃着蓝忘机喂过来的饭。按照正常情况来讲,蓝忘机应该是继续劝着他,直到他起来为止。魏无羡心中出现了一个近乎荒谬的想法,难不成蓝湛也是喜欢我的?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的概率有多大?魏无羡不敢去赌这个可能性,至少现在不敢,因为现在的生活对他来说已经是很好的,他一点也不想打破这样的生活。

可是魏无羡这两年的生活一直是不走运的,或者说现在的生活不允许他过着这样的生活,打斗争抢还在继续,ghost还是非常的抢手,有些事也还是会来。魏无羡看着手中的印着金星雪浪的金色卡片,第一次从心底厌恶痛恨起这个东西了,眼睛里也出现了一层红色薄雾,可是瞬间收了回去,因为蓝湛就在他身边,他还不想让他知道一些东西,只要自己小心一点,只要熬过这一阵,熬到战争开始,那么在yiling曾经发生过什么就不重要了。蓝忘机永远不会知道他就是那个名义上掌控此处的人。

收起卡片,魏无羡像平时一样笑嘻嘻的对蓝忘机说:“蓝湛,我要出去几天,不能陪你了。”

蓝忘机看着他不说话,魏无羡接着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有些事我一定要去办而已,没有什么危险的,你不用担心,几天之后我一定会回来的。”毕竟我还没泡到你呢。

“自己小心。”蓝忘机最后只对他说了这么几个字,然后目送着他离开。

他很担心魏无羡,想要和他一起去,可是自己有什么资格呢,自己甚至连这个地方的情况都没有摸清楚,又哪里帮得上他的忙。所以等魏无羡离开之后,蓝忘机也随后离开了酒吧。

蓝忘机一个人拿着剑,在yiling转着,白天偷袭私下打斗的现象比较少,街道上很是安静,只是时不时的传来一两声喧闹的声音,只是这一次喧闹声大了点,连蓝忘机这样不喜欢凑热闹的人也被吸引过去了。

那是一个舞厅,只是现在,舞厅的门口围着一群人,说实话,yiling的人都不是喜欢凑热闹——有打斗比拼除外,现在这样围在一起,神色激动的讨论着什么的情况很少见。蓝忘机不动声色的站在外侧,半天之后终于把发生的事情听了个七七八八:舞厅突然闯进一个人,大开杀戒,很厉害,几乎没有活口,血流成河,现在已经是第三家了。

还没等蓝忘机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看到几个人一脸惊慌的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叫着,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宁情两个字。

他们跑过来的方向,的确是宁情酒吧所在的方向。

蓝忘机心中一紧,突然就想起了魏无羡的那张张扬的笑脸,如果温家姐弟俩出了什么事,魏婴会怎么样,来不及多想,蓝忘机连忙向着酒吧的方向跑了过去。

在离酒吧还有一百米的拐角处,蓝忘机看到温宁正在跟一个人激烈的打斗,那人衣服上溅了很多血的,估计就是那个大开杀戒的人。温宁手中没有武器,略微吃一点亏,可是这样仍是没有落到下风。那个人看到蓝忘机的出现,迅速逃过温宁的攻击,转身就走,蓝忘机看清了,那个人是苏涉。

看到这个人走了,温宁没有去追,因为他的身后还有几乎手无缚鸡之力的温情和酒吧的东西。

蓝忘机看了看姐弟俩,在发现他们没有事,就嘱咐他们把店暂时关闭,然后朝着苏涉离开的方向追去。

苏涉没有跑远,而是像是吊着蓝忘机一样把他引到一处开阔的空地上,转身面对着追来的蓝忘机。

 

连续发生的血案的确是苏涉所为,这是他亲口承认的,可是蓝忘机向来不是一个会在这些事上理会别人的人,直接出剑,苏涉一看就已经没有了理智,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换言之,这个人已经疯了。可是这样的一个疯子,却有着超强的战斗力,虽然还不足以对蓝忘机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却还是经历了一番苦战才制住。

蓝忘机坐在一边平复着呼吸,突然听到“嘀,嘀”的细微声音。

 

 

13

声音响了一会,蓝忘机才反应过来他还有一个温家给的联络器,说实话,这两天蓝忘机的确把温家给的任务忘到脑后去了,在他被温家捉走的时候,蓝忘机就已经安排好族人的撤离事项,只是现在怕是还没有完全离开,于是蓝忘机面无表情的接通了联络器。

“喂。”无比冷淡的声音。

“蓝忘机,任务进行得怎么样了。”听声音,应该是一开始的那个女人。

“还好,现在已经有一点进展了。”

“可是看你的位置,这两天没有太大的改变,蓝忘机,你在干什么,你应该清楚罔顾帝国命令的下场吧。我警告你,你的动作最好快一点,要不然的话……”看来联络器上是有定位装置的,可惜蓝忘机即使知道也没有办法,想必温家派入yiling的人肯定不止他一个,那么为了能让族人安全撤离,他可能真的要去找一下王了。

联络器还在开着,女人说:“我警告你最好快一点,以最快时间把‘王’的信息传送回来,然后通知我们,会有人来接应你的。”

“你们到底想要什么?”蓝忘机开口问道,“告诉我具体的要求。”

“随便什么,只要是和王有关的东西就可以,如果能够生擒王最好。”只是……你是做不到的,女人无声的冷笑一下。

然后蓝忘机就挂断了联络,提步要走时,苏涉却突然出声:“帝国的来电?”

蓝忘机冷淡的看了一眼:“那你知道什么。”

“我当然知道,你应该不会不明白吧,帝国不可能只派你一个人的。”他的脸上露出不甘的神色,“只是我不服气,为什么我在这里摸爬滚打,吃尽了苦头才得到一点点消息,还没有送出去就被人暗害。而你却可以并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任务。”

蓝忘机又说了一遍:“你知道什么。”

蓝忘机刚才正好刺中他的肺部,而药物的效用正在消退,“赫赫,我知道什么……” 苏涉就像是一台破旧的风箱一样喘着粗气,口中不断涌出血沫,“看来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那我等着看你的下场,等魏无羡知道你的卧底身份之后,你的下场就不会是和我一样,被打了一只高浓度ghost了。”

蓝忘机沉默不语。

苏涉的瞳孔已经涣散,脸上的恶意却仍是分明:“今天是决斗日,你敢不敢去竞技场看看,王到底是谁。”

蓝忘机虽然刚刚恶斗了一场,体力虽有损耗也不算太厉害,如果现在去挑战王,也是可以的。但是听完苏涉的话,他隐隐的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魏无羡说过,任何人都可能是王,他也说过,他就是王,只是,这真的可能吗?

14

与此同时,白宫,以前的议会大厅,现在已经改为了决斗场。金光善带着金子勋和两位保镖坐在议会席的中间,微笑的看着下方,姚老大带领着十几个好手已经来到了大厅,正在紧张的等待另一方的铁门开启,虽然王很厉害,但是他们这么多人,王再怎么厉害也是没有办法的吧。

大厅的观众席上,已经摆满了黄色的鲜花,像是一个又一个身穿金色衣袍的贵族,优雅而闲适的打算观赏一场厮杀。

铁门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缓缓开启,然后随着“哒、哒……”的声音,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年轻人出现在诸人面前,很多人神色一变,都有些不敢置信,其中一个人失声喊道:“魏无羡?”

这个经常活跃于众人视线中的人,就是传说中的‘王’?

魏无羡的眼睛完全变红了,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冷笑一声:“多人赛……群殴?”

金光善没有去管两方的反应,站起身来大声宣布:“比赛开始!”

入场的铁门轰响着关闭了,砰的一声像是砸在姚老大等人的心上。魏无羡就是王?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没有人知道王到底是谁,因为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所以在yiling看到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王。

现在想这么多已经晚了,为今之计,只有打到王才可以平安出去。一个年轻人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率先冲了出去,他来yiling的时间比较晚,没有看到宁情酒吧刚开业的时候魏无羡血洗一条街时的样子。可是在场的还有当时的老人,还记得当年魏无羡带着温宁站在穷奇道时的样子,从那时开始,再也没有人敢在宁情惹事,大家也都知道了,温宁是魏无羡手下最衷心的一条狗,一条会发疯咬人的狗。

可是现在,温宁不在这里,是不是他们有机会了。

几个人对视一眼,也都齐齐冲上去了。魏无羡却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略微的兴奋起来了,一场十几人的大混战就这么开始了。

金光善看着下面的混战,深深的皱起眉头,金子勋不敢置信的说:“十几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完全就是一边倒的战况,魏无羡看起来根本没有尽全力,只是猫抓老鼠一样在和那些人玩。“姚老大没有发挥全部力量,魏无羡是在等,等双方的气势都到达最高峰,这个疯子!”金光善很是不满,看来这一次的王还会是魏无羡,药的来源只有能控制住魏无羡的时候才能知道,没想到即使是十几个人的围攻,魏无羡都当成了一场游戏。

人在什么时候会发挥最大的能力,大多数是在临死的时候,而亡命之徒更是如此。魏无羡的眼睛越来越红,神情却越来越淡漠。

也许过了一个小时,也许是半个小时,等姚老大的气势攀升到最高点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大部分的人都在比赛的时候使用了ghost,全是金光善提供的高浓度正品。即使是这样,仍未阻止死亡的到来,那样的身手,不是他们所能抗衡的,或者说,这个世界真的有能够打败他的人吗?

魏无羡已经完全被激起了欲望,可惜这个时候,场上除了他,已经没有还站着的人了,魏无羡抬头,盯着金光善一行人,目地很明确,还要人陪他打。金光善被他看的心中一寒,看来这一次的确是激起了魏无羡攻击欲,怕是不能善了,就在金光善紧张的动都不能动的时候,一个手下从小门进来,在金光善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金光善面色立刻一松,说道:“让他进场。”

站起身对魏无羡说:“魏无羡,又来了一个挑战者,你今天是可以尽性的了。”

魏无羡转头看向入场的铁门,等待着挑战者的到来。

可是等铁门完全打开,挑战者的脚步在入场的一瞬间停住了,魏无羡就像是被一桶凉水瞬间浇下,心脏几乎停滞,手脚发冷几乎都握不住剑。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挑战者会是他,他不是喜欢打斗的人,身上只有六块凭证,怎么会在他离开一天之后就拥有了资格,而且还出现在这里,出现在现在这个时间。明明再过一段时间,不用太久,王的真相就会永久的掩埋住。

满地的尸体,挑战台几乎被染红,自己现在的样子,这些都不想要被他看到,看到这些,以他的能力肯定会知道的。

“……王?”那人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魏无羡又是甚至在想,如果声音的主人在他的耳边说着情话,他一定会把持不住,什么都不顾了,可是现在他不敢去猜去想那语气中的情绪。

战斗的欲望还在血液中沸腾,魏无羡嘴唇动了几下,才终于说出了那个称呼:“蓝湛……”

手紧紧的握住陈情,魏无羡不敢去看蓝忘机震惊的眼神,立刻从刚打开的铁门冲了出去,他不能留在这,留在这里的结果就是他和蓝忘机打起来,可以他知道自己的能力,他会失控杀了蓝忘机的。

可是他是舍不得伤到蓝忘机一点的,

蓝忘机想伸出手去抓住他,可是魏无羡的速度太快了,一瞬间就从他身边闪过。蓝忘机没有多想,连忙追上去。

剩下的人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一幕,良久,金光善突然大笑起来,边笑边说:“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这个人是他的弱点,这个人是魏无羡的弱点,快,派人去追,务必将这个人完好的带回来,有了这个人在手,不愁魏无羡不能控制。”

这么多年了,他从未见魏无羡对谁特别过,安排到魏无羡身边的人也全部都铩羽而归,没有丝毫收获,温情温宁看似对他很重要,可他从未在乎过这两人的感觉,行事一向我行我素。本来都已经放弃,可是现在金光善看到了什么?魏无羡不战而逃,不欲与蓝忘机动手,魏无羡的战斗欲出现的时候他在乎过什么,连温宁都被他打伤过几次,此时却因为这个陌生人而停手。金光善眼中闪现着激动的光芒,蓝忘机是吗,一定要控制起这个人。

评论 ( 1 )
热度 ( 44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