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与我一起(9.10.)

9

熟悉的称呼,熟悉的声音,一如当年求学时,后面那个少年叫他的声音。魏无羡浑身一僵,本来烦躁的心瞬时平静了下来。

他转身,歪头,左眼一眨,灿烂一笑,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半点没有被拆穿身份的不自在,很是自然的抬手打招呼:“嗨~~蓝湛,好巧啊,在这里遇见了,你在做什么?”

一瞬间,蓝忘机的身旁好像有一个捧着心的三头身小人飞过,可是面上还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闭了闭眼,蓝忘机轻轻呼吸了一下,开口想要说什么,然而刚睁开眼,就被快速凑到自己身边的魏无羡吓了一跳,这样的速度,悄无声息的行动,真的是太快了,才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虽然说蓝忘机对魏无羡没有防备,但这样被人无声无息的靠近,还真的是第一次。

魏无羡双手抓住蓝忘机的肩膀,无限贴近,几乎是贴在蓝忘机的脖颈边轻嗅了几下,果然,有特殊的味道……蓝忘机在此之前身上是好闻的檀香味,和他挨近了,会感觉很舒心,可是现在……

魏无羡稍微离开了蓝忘机一小段距离——他自己觉得的,实际上仍是挨得很近,这一点从蓝忘机到现在为止身子还是僵硬的就可以看出来。魏无羡盯着蓝忘机的眼睛好奇地问:“你刚刚和人打起来了?”蓝忘机到现在身上还有血腥味,看来对方不止一个人,而且战况十分的激烈。

“嗯。”蓝忘机点了点头,“在路上遇到的,他们先攻击上来。”

顿了一下又道:“我没有杀他们。”

“看来是赢了,蓝湛恭喜啊。”魏无羡笑着说道,说实话,靠这么近说话对蓝忘机来说真是一种让他很不自在的感觉,于是蓝忘机轻轻推开魏无羡,说道:“这么晚了,回去吧。”魏无羡顿了一下,感觉身体里因为刚刚不尽兴的打斗而升起的欲望彻底平复了下来,点头道:“好啊,正好忙了一天我也困了呢,回去睡觉。”

不过如果真的乖乖这么走回去就不是魏无羡了,走不到三米,魏无羡就身子一倒,抓住蓝忘机是一侧手臂,撒娇道:“啊,好累,羡羡走不动了,羡羡要二哥哥背回去,求蓝二哥哥背羡羡吧。”蓝忘机刚条件反射的扶住魏无羡,就听到了这么一个要求,又一次僵住了。

魏无羡饶有兴趣的看着蓝忘机的反应,依然不依不饶的嚷道:“羡羡真的很累了,羡羡要二哥哥背。”

蓝忘机瞥了他一眼。虽然知道他是在装,但看他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不由自主的就心软了,于是微微弯下身子,道:“上来吧!”魏无羡欢呼一声,忙不送的跳上去了,那矫捷的动作,怎么看也不像是累了的人。

趴在蓝忘机的身上,魏无羡一甩一甩的晃着两条修长的腿,在蓝忘机耳边轻声问:“蓝湛,你什么时候认出我来的?”

蓝忘机背着她,感觉到温热的呼吸顺着领口一直滑到了他的心上,“你根本就没有隐瞒过。”

这也是,不过……

“我的样子和以前可是一点都不一样了,你怎么就能确定我就是魏婴而不是一个相像的人呢,万一认错了可就麻烦大了。”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如实说:“你的刀剑的名字,和你当年写的小说一样。”

魏无羡不可置信:“我当年的那些小说手稿是被你收了去?!我还一直在想是谁这么多管闲事把我上课写小说的事捅到蓝老……师那去了,原来是你,居然是你,你知不知道我才写了一半啊!”

蓝忘机不动神色道:“影响学习。”

魏无羡不可置信的反驳:“蓝湛,我当时可是年纪第二,哪里影响学习了,你说瞎话也要有个限度啊,还是说你不会说谎才说成这样的。

蓝忘机道:“以你当时的成绩,再加把劲就可以考到更好的学校。”

魏无羡不屑的撇嘴:“就算考上了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要到外面去受别人的管教。”

话刚说出口,两个人就一阵沉默,是啊,就算考得再好又有什么用,成绩好如蓝忘机,还不是要到帝国接受看管。

 “为什么不回联盟去?”蓝忘机平静的问。

静默了一会,魏无羡才开口回答道:“蓝湛,你怎看待两方的局势?”

“一触即发。”蓝忘机毫不犹豫地说道。

魏无羡点头,发现蓝忘机是看不见他动作的,开口道:“对啊,一触即发,只要一方有所动作动作,就会立刻打起来。二十多年前的战争死了多少人,没有人会不记得,现在好不容易和平了,谁有想要战争呢。平民想的很理想,他们不想要战争所以就不要。但是军方却知道,一定要有一场大战,联邦和帝国,只能有一方存在。”

蓝忘机低声道:“只要有一个理由。”

魏无羡道:“只要有一个理由,一个正当的、能开战的理由。”

蓝忘机道:“所以你只能躲在yiling 不能回联邦?”

魏无羡把头往蓝忘机肩膀上一靠,闷声道:“还能怎么办,你今天也看到那一对姐弟了,冒着危险把我救出来,在帝国已经是通缉犯了。而他们又是温家的人,和我去联邦的话肯定要被抓起来看管的。把他们扔在yiling ?我还没有那么忘恩负义,就温情那个技术宅的身板,温宁那个温吞的性格,没有我的话还不得被欺负死。”

长叹了一口气又道:“更何况我一回去,帝国肯定就有借口了,当年让我们去帝国求学不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吗。”

蓝忘机沉默不语。

 “那蓝湛你呢?你是怎么回事。”魏无羡好奇地问,他在看到蓝忘机的时候就很好奇了,只不过对比于好奇,更多的是庆幸。幸好自己那天恰好在那个地方,幸好他遇见的第一个人是自己,要不以他的品格,怎么能忍受得了yiling的黑暗。

“和你一样。”蓝忘机言简意赅的说。

“啊?”魏无羡愣了,什么和他一样?

蓝忘机开口就解释道:“温家逼迫,只得来此。。”

“那蓝湛你为什么不穿过yiling回去呢?”魏无羡好奇地问,“你又不像我。”

“被扣留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还有家族里的其他人。”蓝忘机解释道,虽然温氏没有明说,但是那个意思显而易见,如果温氏要挑身手好的人进入yiling的话,那他一定就是在保护族人时被盯上的。

魏无羡笑了两下,说:“这么说,蓝湛你是温氏打入yiling的内应或是奸细喽。”

蓝忘机的脚步顿了一下,转瞬间又恢复如常,回答道:“大概吧。”

“蓝湛。”魏无羡无奈的说:“你怎么问什么就答什么呢,要不是现在听你说话的人是我,会被无数人追杀的,虽然诚实是个好习惯,可是在yiling这么诚实可不行。”

“嗯。”蓝忘机应到,“只告诉你。”

魏无羡这次是真的愣了,把头深深的埋到蓝忘机的脖颈间,撩人无数的他突然就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喜悦还有一点害羞。

要命,看蓝湛这么正经的一个人,说起话来也是这么让人受不了,自己要是个女的的话这个时候一定二话不说就吵着要嫁给他……欸?!好像男的也可以啊,在yiling这么长的时间,自己也是见识到了好多事,毕竟这个地方不适宜女人生活,所以男人和男人之间就经常……啊啊啊啊啊啊不能再想下去了,就算自己愿意蓝湛也不一定会答应啊,要自己像那些人渣一样强迫别人,自己也做不到啊,对待自己喜欢的人,不就应该是珍而重之吗。而且为什么是自己嫁啊,蓝湛长的可是比自己好看多了,要嫁也是他嫁给自己,虽然蓝湛比自己好像高那么一点点,哎呀不能再想下去了,再想下去自己就真的弯了,而且有可能陷入可悲的单恋之中,然后……

一瞬间魏无羡开始了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

夜色微凉,冷风徐徐,温热的体温顺着两人相连处相互传递着。路旁有虫子的鸣叫声,在这个人类艰难生活的地方,他们依然可以生活的很好,同时他们也没有人类那么多复杂的心思,更不知何为情困。

见魏无羡半天没有动静,蓝忘机小声的问道:“困了?”

魏无羡猛然从自己的想象中惊醒,刚要说话,突觉背后的夜风不正常,有人偷袭。与此同时蓝忘机也感觉到了。就像是训练过千百遍一样,魏无羡双手在蓝忘机肩膀上一撑,蓝忘机顺势放手让魏无羡从他背上跳了下来,然后向前迈了一大步让魏无羡有足够的时间抽出武器,回身一砍,正正好与攻击而来的那个人手中的匕首相撞。

配合默契,完全不用事先交流。。

来人长相一般,手里只有一把匕首,魏无羡明明没有见过他,却有一种好像在哪里看到过的感觉,余光瞟到蓝忘机,突然醒悟,这打扮和蓝湛很像啊。

见两个人躲过他的偷袭,眼中闪过一丝惊慌,然后就努力使自己沉静下来,不过看起来效果不怎么样,持刀的手已经开始发抖了,即使是这样,这个人还是判断准形势借力向后躲去。魏无羡没有继续反击,对这样不怎么样身手的人,他是没有兴趣的,往往这种人只是冒险一试,不敌之后就会退走。

然而出乎魏无羡意料,那人在退后一步之后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突然朝着蓝忘机的方向去了,看来是把蓝忘机当成薄弱点,想要拼死一搏。魏无羡没有拦他,虽然他和蓝忘机已经很久没有见面,并没有亲眼见过蓝忘机出手,但是一个人是不是有能力,对于他这个水平的人来说是可以大约看出来的,果然,还没等这个人近身,蓝忘机就已经出剑,自下往上一挑,‘叮’的一声将这个人手中的匕首挑飞了出去。魏无羡收刀抱臂站在一边,看到这一幕,挑挑眉,心中赞叹了一声:好大的力气,难怪刚刚背了我这么久也没有一份疲态。

那人见失了手中的武器,也不做纠缠,急急忙忙便想退走,可惜后退之路已经有一个魏无羡站在那里了。

魏无羡道:“玩偷袭啊……是说你技术到家还是不到家呢,接近的时候倒是声音挺小动作也挺快的,劈砍的时候却发出那么大的破空声。而且看你的样子也在yiling混过一段时间的吧,不知道偷袭的玩手段的被人抓到了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吗,执法队可是很喜欢抓你们这种人的,偷袭不成还敢继续攻击,你可真是……”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说是新手又不像是新手,说是老手技术的确不到家。

那人不说一句话,只是凶戾地盯着两个人。

蓝忘机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他几眼,试探地问:“苏涉?”

“唉?!蓝湛你认识?”魏无羡惊讶了,这难道还是熟人?

蓝忘机点点头,道:“以前在我家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辞职了,没想到在这里看到。”

那就不是什么熟人了,魏无羡摸摸下巴不说话了,看起来蓝湛和这个人关系不是太好啊,这个人眼中的愤恨都快冒出来了,也不知道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苏涉冷笑一声:“没想到高高在上的蓝二少爷还记得我这种无名小卒,真是倍感荣幸啊,也不知尊贵无比的二少爷是怎么沦落到此地呢。”

蓝忘机没有去管他,,看着魏无羡道:“走吧。”

“啊?哦。”魏无羡还以为能看到什么年度大戏呢,没想到蓝忘机完全不理会这个人的挑衅,想来也是,以蓝湛的性格,理会了才是怪事。

苏涉愤恨地在后面继续说着,那语气,简直就是怨气冲天啊,“到这时候了,你还是摆着这样一副自以为镇定冷静的架子,准备端到什么时候。大家现在都在yiling,谁又比谁干净,还当你是那个端方雅正,天资傲人的蓝家二少爷吗,还不是变成了一条丧家之犬。”

蓝忘机还是没有理会他的意思,仍是不疾不徐的走着,可是魏无羡却听不得这样的话,稍微落后蓝忘机半步,似笑非笑的看了苏涉一眼,鲜红的眼眸仿佛参杂着鬼气,让苏涉感觉遍体生寒,不敢再说一句话,就这么看着两个人走远。

回过头,魏无羡就看到蓝忘机侧头正看着他,不由得心中一紧,还没等他有所反应,蓝忘机就开口了:“你不用如此的。”

魏无羡哥俩好的搭上了蓝忘机的肩膀,这次蓝忘机没有躲,身体也没有僵硬。“你听得这些话,我可听不得。这个人绝对是在嫉妒你,听听他那个语气,酸死个人了,再看看他那身打扮,那一番作态,就是在模仿你嘛,可惜模仿的不到家,虽然外在形象是像了,但是却是天差地别,东施效颦,自取其辱。不过说真的,他在外表上除了长相不一样,其他的还真是像,就差你头上那一条抹额了。欸,蓝湛,我很久之前就想问了,你这条抹额是干什么用的,不仅当年上学的时候带着,就连现在都有。”

“我家的子弟从记事起都要佩戴抹额。”蓝忘机淡然的回答 。

“这个我知道,当年四校交流的时候我看到你们学校的人都有,想来也是人手一条的,是有什么含义在里面吗?”魏无羡好奇地问。

蓝忘机顿了一下,说:“有。”

“真的有!”魏无羡惊奇道,“是什么是什么,难怪以前你怎么也不让我碰,连我毕业的时候想要摸一下都不肯,还是我自己偷袭才得的手。快告诉我,告诉我吧蓝二哥~哥~。”

最后那个称呼几乎是含在嘴里绕了几绕才吐露出来的,莫名的有一种缱倦的味道,惹得蓝忘机耳朵又红了一下,这次被魏无羡看了个正着,心中大感惊奇,有些好笑又有些开心,心道:“怎么没早发现呢,没准白天自己跟他说话他也有过这个反应,真是太可爱了,让人不由得更想去撩拨他了。

蓝忘机这次沉默的时间更长了,好像不想回答,但魏无羡不断的问着,撒娇撩拨齐上,终于还是顶不住了:“抹额的含义……意喻‘规束自我’。”

“然后呢?”见蓝忘机又不说话了,魏无羡再问,要是这么简单的意思的话,当年蓝忘机他怎么会不肯说?

蓝忘机看了他一会儿,转过头看着前方,镇定的说:“我家先祖有言,只有在命定之人、倾心之人面前,可以不必有任何束缚,所以,若见到心爱之人,便可将抹额系于那人身上。”听完他的话,魏无羡默默的将正在扯着抹额,都已经把抹额扯歪的手收了回来,对这抹额系的如此之牢不知该是庆幸还是遗憾。

然后两个人一路无话的走回了“宁情”,撩祖魏无羡第一次遇到这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状况,他自己也很纳闷,蓝湛也没说什么了不得的话啊,怎么自己就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呢,这情况不对啊,极其不对啊,难不成……

魏无羡偷偷看了看蓝忘机那条卷云纹的抹额,自己是真的弯了?!?

不能吧,虽然他们是认识了很多年,但是重逢之后的相处时间甚至还不到三个小时,自己这是寂寞的太久了吗?很有可能,yiling这个地方根本不可能有正常的女性出现,男人就更是糟糕了,所以……视线从抹额上挪到了蓝忘机的脸上,如此花容月貌国色天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魏无羡沉痛的表示,自己是真的弯了,而且还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长吐了一口气,真正的勇士,敢于正视惨淡的人生,不就是追个个把人吗,他魏无羡除了狗还怕什么。

说是这么说,可魏无羡还是怂,他们怎么才能在一起呢,蓝忘机虽然身在yiling,可是仍是不染尘埃的一个人,自己却是已经深陷于此……

“你在想什么。”蓝忘机看魏无羡都在酒吧里找了个空桌坐下了,却还是没有回神,不由得有些担心。魏无羡迅速回神,一副没有什么的样子,笑嘻嘻地说:“在想我家蓝二哥哥如此美丽动人,将来会便宜了哪家的小娘子,唔,一定要熟读四书五经,精通琴棋书画,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入得了卧房……”

“无聊。”蓝忘机看向酒吧里的其他人,像是有些羞赧。魏无羡看他耳朵都红了,心中又是好笑又是酸涩,蓝忘机就该配得上这样的女子,再怎么样都不会是自己。

“怎么会是无聊呢,蓝湛你现在要是不想,将来遇到了可能就晚了,想想看,好不容易发现发现自己喜欢对方,对方却已经不能和自己在一起了,这该是多可悲啊。”

蓝忘机闻言如有所思,不由得看了魏无羡一眼,缓缓道:“不必……”我喜欢的人不一定非要是这样的,既然我喜欢了,那个人就一定值得我喜欢。

 

 

 

10

这时,周围突然就传来一阵喧嚣,四周的人像是终于等到了自己盼望已久的东西,纷纷朝那个方向涌去。魏无羡好奇的向那个方向看了过去,没有看到蓝忘机欲言又止的表情。

看到是什么之后,魏无羡嘲讽而不屑的挑了挑眉,发出一声嗤笑,很是不屑,神情中还有着几分厌恶。这对一向没心没肺的魏无羡来说是相当难得的表情,于是蓝忘机也向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昏黄的灯光之下,人们在兴奋的欢呼着,人群之中,一个中年男人手中举着一管淡蓝色的液体,向着周围的人说着什么。脸上的表情很是疯狂自豪,身边的人看着那管液体的目光也都很狂热,甚至不少眼窝深陷的人都是满脸的贪婪。他想起了一件事,开口向魏无羡询问:“那人手中的是什么?”

魏无羡漫不经心的回答:“ghost,一种药。”

药?蓝忘机想起上午在观看比斗的时候,也有人说过那两人喝了药,而且晚上自己遭到袭击的时候,也看过这种淡蓝色液体,当时……

蓝忘机沉声道:“什么作用?”

“怎么了?”魏无羡问。

“晚上的那伙人一开始身手并不好。”蓝忘机开口解释,他说的是今晚遇到的那场袭击,“在把他们打倒在地之后,我本就要离开,有人拿出了那种液体,喝下去了之后力量、速度都有所上升,而且整个人很是癫狂,不怕伤不怕死,只是一味的攻击。”所以蓝忘机不得不下狠手,这才导致魏无羡见到他时嗅到了血腥味。

魏无羡的神色暗了暗,ghost的流传速度太快了,或者说ghost的作用力太过强大,自己交给金光善的已经是稀释过的,经转手卖出稀释的更大,可是这样,作用力依然不减。而且金光善贪心太过,私下里制作了大批的仿制品,这些赝品的效果看似和他给出的那些一样,但是温情给他的鉴定结果却是,这些东西会给人的身体带来很强的后遗症,比如蓝忘机提到的,喝下药的人会变得神志癫狂。

“ghost,一种类似于毒品或是兴奋剂的特效药物,服用之后身体素质增强,战斗力提高,药效褪去就会恢复常态。”魏无羡平静的开口解释,“其材料……不知,从白宫流传出来。在yiling的每一家交换物资的地方都可以买到,是白宫和……王用来控制yiling的手段之一。”

蓝忘机看着他,魏无羡耸耸肩,“另一个手段就是竞技场赛制,赢者可以享受王的一切,大概有无穷的药物,无尽的金钱,无上的权势。”

“大概?”          

“因为没有人真是见过啊,挑战王的没有一个人活着,所以没有人知道王到底是谁。”魏无羡手撑在桌子上,靠近蓝忘机道:“也就是说,我也可能是王。”

蓝忘机看了魏无羡一眼,冷声道:“别胡说。”

魏无羡不服气道:“我怎么就不能是王了,蓝湛你又没有见过王,你这是看不起我你知道吗。”

蓝忘机道:“你如何证明你是王。”

魏无羡张张嘴,说不出话来,这个他还真的证明不了,谁都知道王是从不见人的。他心里默默腹诽:这个蓝湛还真的是出息了,还学会噎人了。他直起身子来打了一个哈欠,“算了,不和你争了。好困啊,蓝湛我们去休息吧。”不等蓝忘机反应率先上楼。

上去了之后,魏无羡才发现一个问题,他本来没打算现在回来的,所以客房根本没有收拾出来,也就是说,蓝忘机是要和他一起睡的——他完全忘记了其实是可以让蓝忘机在他房里睡,然后他到值夜班的温宁房间里睡的。

刚发现自己有喜欢的人就要和喜欢的人同床共枕了是什么感觉,魏无羡内心痛心疾首:他会把持不住自己的啊。可是在看到同样想起这个问题正僵在房间里的的蓝忘机时,魏无羡一下笑了出来。哎呦呦,耳朵已经完全红了啊,眼睛都开始躲闪起来了啊,拿剑的手时紧时松,转身就要走出房间了啊……等等,走出房间?

魏无羡顾不得想太多,连忙窜到蓝忘机身后,双手环住蓝忘机的脖颈,调笑着说:“蓝二少爷这是要去哪,是嫌弃在下的屋子吗?可是这里已经没有空余的房间了啊,只能委屈蓝二少爷在此呆一晚了,还是说……”在蓝忘机的耳边轻轻吹气,“蓝二哥哥是害羞了呢,羡羡没有和人一起睡过的都没有害羞呢,二哥哥害羞什么,难道是二哥哥想要对羡羡做什么羞羞的事?”说完,却是搂得更紧了,魏无羡的胸膛紧紧贴住蓝忘机的后背,伸到身前的手也在蓝忘机的胸前不老实的动作了起来。

这到底是谁要对谁做……的事。蓝忘机有些羞恼的拉下魏无羡的手,沉声道:“不要闹。”然后绕过魏无羡,直接在床上躺下了,他白天其实没有休息多长时间,现在已是凌晨时分,的确有些疲累了。

魏无羡深呼吸了一下,内心不停的唾弃自己:魏无羡啊魏无羡,你看看你这都干了什么,你这样不是让人更讨厌你吗,万一惹恼了这个人,让这个人讨厌起你了,看你到哪里哭去。人家这么端方雅正的一个人,怎么能让你这么这么撩拨,这么欺辱。

可是忍不住啊,这是自己喜欢的人,怎么能忍住不去靠近,不去碰触。

那就这样吧,不要告诉他,就让他认为自己是一个无聊轻狂的人好了,这样,他们就还会是朋友,可以一起聊天一起说话,趁他心情好的时候还可以过分一点。然后在自己完全失控之前,或是他发现一些事情之前,留下一段美好的记忆。

反正自己也没什么……

 

蓝忘机算是见识到了魏无羡的睡姿之差,在床上滚来滚去,动不动就把手脚压在他身上,或是把自己的被子滚到一边去之后来抢他的被子。再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之后,蓝忘机盯着魏无羡看了半天,才犹豫的把魏无羡拢到自己怀里,抱住了盖好被子。

在他这样做了之后,怀里的人开心的嘴角勾起,不老实的身体再也没有动过。


评论 ( 4 )
热度 ( 51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