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与我一起(6.7.8)

6

从二楼下来,魏无羡就看到了正在等着他的温情,温情冷笑道:“我还不知道你是个这么热情的人,这又是打算干什么?”

魏无羡走了过去,给自己带了杯水,无辜的说:“没打算干什么啊,我还能干什么,乐于助人不行啊。”

“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也没见到你帮助别人,说!到底要干什么?”

“要说原因的话的确有。”魏无羡若有所思。

“什么。”温情好久都没见到他这样的表情了,不由得开始紧张。

魏无羡慢慢抬起左手捂住了脸,很是荡漾的说:“……他太好看了。”

温情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差点被噎死,低声怒喊:“魏无羡!!!”

“干嘛干嘛,我说的就是真正的理由啊,你看你又不相信。”魏无羡不满的抱怨,“就是太好看了嘛,这么好看的人每天看看多赏心悦目啊。”

这的确是真话,昨天夜里魏无羡在看到蓝忘机的时候就觉得,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来这里呢,和这里的人一点都不一样,感觉就像是感觉自己还是以前的自己,年少轻狂肆意张扬快活自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为了生存而打拼杀人。所以就在蓝忘机休息的地方外面等了一个晚上,像以前的自己一样上前去勾搭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温情道:“是你以前认识的人?联邦的。”

魏无羡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无奈的说:“温情,你不知道太聪明的女人很难嫁出去嘛,说话这么直。好吧我承认,是我以前认识的人,你放心吧,他和以前那些人不一样的。”

“算了,你自己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温情是拿他没有办法了,横竖以魏无羡的本事他是吃不了亏的,随他去吧。

魏无羡起身向着门口走去,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温情说:“对了,温宁醒来之后让他带蓝湛去jin报一下名,他要挑战王。”完全不理会温情呆愣的样子

说完就离开了酒吧,一边走一边想:从温氏那边来的已经有好几批了,现在连蓝忘机都派了过来,这么饥不择食……呸呸呸什么鬼,什么叫饥不择食,蓝忘机可是好的很,算他们有眼光。

魏无羡嘲讽的一笑,看来yiling是安定不了多长时间了。

所谓的停战协议,很快就真的成为一纸空谈。

7

大约下午三点的时候,温宁敲响了房门,蓝忘机已经准备好了,正在适应避尘的手感,听到敲门的声音就打开了房门。

温宁还是穿着侍者的红白服饰,微笑着对蓝忘机说:“蓝先生,魏先生要我带您去报名处登记一下,您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

“没有,走吧。”蓝忘机走了出来,关上了房门。

两个人下了楼梯,蓝忘机注意到酒吧里已经有一些人了,不由得有些诧异,现在才三点,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人来。不过这也不管蓝忘机的事,他疑惑了一瞬就没放在心上,跟着温宁就走出了酒吧,只零零碎碎的听到几句话:“明天就会有新货来了。”

“这次价钱也太贵了些。”

“现在买的人太多了,根本就不够用。”

什么东西?蓝忘机默默地把这件事记在心里,他有一种预感 ,帝国之所以会让他到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和这件事有关。

出了酒吧又走了二十分钟,两人来到一个装饰的很漂亮的花园式建筑群,穿过建筑群,就可以看到以前的议政大楼,不过牌子什么的已经没有了,门外有一个人正在站岗,不怎么敬业,正倚着墙不停地在打哈欠。温宁上前去说了两句,门卫看了看蓝忘机,嘿嘿笑了两声就把门打开了。

进了大门,穿过中间的院子,来到一座白色建筑前,温宁开口道:“现在这里被我们叫做“白|宫,竞技场的登记以及比赛场所都在这儿,蓝先生,你真的想好……要参加吗?”见蓝忘机点点头,温宁叹息一声,他真的是不懂魏先生的意思,明明是认识的人,为什么要对方来参加竞技场,万一在比赛的时候对上了怎么办。

虽然搞不懂,但还是带蓝忘机进去了。

刚进门,两个人就听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呦,这不是魏无羡身边那条最忠心的狗吗,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了,还带着别人。”蓝忘机闻声抬头,一楼到二楼的旋转式楼梯上倚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身穿月白色长款风衣,衣摆处绣着大朵的金星雪浪,长得还算可以,只是满眼的阴郁破坏了整体的形象。

温宁即使被这样说也没有生气,依然平和的说:“金先生你好,我是带这位先生来登记参加竞技赛的。”

“登记参加竞技,魏无羡这是想玩什么,不过这人长得还真不错,难道魏无羡也想玩玩了?”姓金的男子依然是不怀好意的说着,不过这次温宁没有理会他,直接带着蓝忘机走向另一边的走廊。男子不知道为什么见他们走了并没有出声拦截,只是表情越来越扭曲的看着他们。

“额。”走远了之后,温宁不好意思的说,“蓝先生不好意思,让您看笑话了,我家先生和那位金先生关系不太好,所以……”蓝忘机理解的点了点头。温宁接着说:“竞技赛场上只有一位裁判,名叫金光善,刚刚那个就是他的侄子金子勋,蓝先生不用太过在意这个人。”

走廊上摆放了不少开着金黄色花朵的的观赏花卉,花朵散发的气味很是香甜,蓝忘机看了一眼,没有认出是什么花。

登记的过程并不复杂,可能是这里的人也不怎么在意这回事吧,毕竟每天都有人莫名死亡,真要好好登记记录也没人配合,登记完,工作人员从抽屉里拿出两枚铜牌交给了蓝忘机,这就完成了整个登记过程。

只是在登记过程中,温宁频频露出神情恍惚的样子,蓝忘机问他怎么了,温宁摆手道没事,可能是没有休息好。

等两个人回到酒吧时,也不过才四点刚过,魏无羡还是没有回来。蓝忘机掩下心中的担心,没有回到魏无羡的房间,在简单的吃完温家姐弟给他的食物之后,就带着避尘出门了。加上他已有的五枚凭证,他现在已经有七枚了,有两枚是重复的数字,蓝忘机就把一枚用绳子挂在胸前,其他放在衣兜里,因为魏无羡的关系,他不需要用这东西来换取食物、水和安全的住处,所以他没有什么压力,于是也就不打算去和人争抢,只等时机成熟的时候离开这里就好。

 

8

深夜,魏无羡身穿黑色风衣,手提一个铝制的箱子来到了白宫,门卫看到他的一瞬间就躲进了门卫室,如果蓝忘机在这里的话也会一时不敢肯定这是他认识的那个人,因为现在的魏无羡已经不像是白天那么肆意张扬,虽然样子还是那个样子,但是眉眼间带着戾气,眸子已经完全发红,嘴角微微上挑冷笑着。特别是他看向你的时候,你会不由自主的觉得他下一秒就会拔出武器砍过来。

楼里没有一个人,魏无羡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隐隐约约的嬉闹声音,安静的可怕。每个月的这一天,这里都是没有人的,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所以这么多年,见过他的人是不少,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其实就是“王”。传说里把王说的那么有传奇色彩,有无上的权势和金钱,谁又会想到,王实际上要靠和人做交易才能守的一方安宁呢。

径直上了二楼,走到最里面的那个房间,打开房门,里面只有一个正左拥右抱的男人,男人见有人不敲门就进来,正要发怒,抬头看到是魏无羡就哑了火,讪笑一声:“你来了啊。”

魏无羡看也没看那些衣着暴露的女人一样,虽然yiling的女人几乎是没有,而漂亮女人基本上都在这里了;虽然他平时也挺怜香惜玉的,可是对这些人,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直接把手中的箱子扔到了那个中年男人身上,漫不经心的问:“这个月也没有挑战者吗,金光善?”

‘唯一’的裁判金光善见他如此随意的对待箱子,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连忙双手接住,挥了挥手让这些漂亮女人退下,打开了箱子,里面是一管管已经装好的蓝色液体,的确是他要的东西,长舒了一口气,“挑战的人越来越少了,要知道您不败的名声实在是……”

“这样最好,太多挑战者的话我也是会烦厌的。”魏无羡低笑一声,“不过我听说现在出现了仿制品?看来你是不需要我了啊。”

金光善吓了一跳,赶紧说:“怎么可能呢,有仿制品出现?我一定严查。”魏无羡也不去揭穿他,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门边摆着一盆金黄色的鲜花。

魏无羡挑眉道:“怎么,不玩女人开始养花了?什么时候开始修身养性了。”

金光善哈哈笑了两声,“人老了,有一点小爱好也是正常的。”

“是吗。”魏无羡不过是随口一问,这花的香味太浓了,他现在的嗅觉又比一般人好上数倍,难免有些心烦意乱。

金光善在他走后脸色就沉了下来,仿制ghost的消息已经被他知道了,可是他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无论怎么样,研究人员都无法人工合成ghost,就连原材料是什么都无法确定,所以暂时他还没有办法和魏无羡翻脸。值得庆幸的一点是,他还不算是养了一群废物,如果真的像他们说的一样,金光善看了一眼门口的那盆花,那他也算是找到魏无羡的弱点了。

下了楼,正烦躁的魏无羡就看到执法队那两个人倚在门口,微微偏头,果然金子勋站在二楼,阴沉的看着他。

“啊哈,这不是我们的‘王’吗,这么晚了还在这里,想和我们玩玩吗?”辰甩着手上的铁链,舔了舔唇。

魏无羡看向金子勋,问:“这是你的主意,还是金光善的意思?”

金子勋阴狠的看着他说:“有什么区别,魏无羡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知道规矩,我告诉你,你再怎么傲也不过是个疯子,傲气什么,我一直都看你不顺眼了。”

魏无羡歪头道:“哦?”

金子勋恨声道:“你不是平时看不起我们吗,你不是也养起了宠物。今天那个小白脸就是你的床伴吧,不知道有没有服侍好你。”

魏无羡的眼中红光微闪,从心底升起一股怒气。

金子勋接着道:“我这里是没有这么好的货色,不过这两位一直想要和你玩玩呢。”

话音刚落,原本站在门边的春就挥舞着钢管冲了上来,魏无羡面色不变的后退了一步躲了过去,然后一条铁链就拦腰袭来,魏无羡轻轻一跳一个后空翻让铁链的攻击落空。这两个人配合默契,几乎是一击接着一击,魏无羡没有拔刀,一直在躲着,没有让一次攻击落到身上,直到退到墙角,他的眼中才流露出兴奋的神色,右脚在墙上一蹬,在春的头上越了过去,在空中拔出陈情。一刀向着春的头上砍去。为春架起钢管回防,武器相交的一瞬发出铛的一声。

手臂和腰腹发力,两个人均在角力,春的手开始微微颤抖,魏无羡却挑着嘴角,刀刃一点一点的向下压去。如果是两人对决,魏无羡必然是胜利的那个,然而春现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辰在魏无羡身后将铁链狠狠地甩了过来,铁链在空中发出破空的声音,下一秒就要甩到魏无羡的脖子上,幻想到美好的场景,辰不禁大声的笑起来:“哦哇哈哈哈哈哈哈~”

下一秒,魏无羡原地一跳,空中转身,躲过铁链之后一脚踹到辰的肚子上,将他踹出去,然后回身又是一砍,这次施力更大,春双手一震,单膝跪地。

魏无羡收刀一跃,直接越上二楼,无视金子勋的惊恐,单手掐住他的脖子。

“我说过。”魏无羡眼中满溢着杀气,一字一句缓慢的说。

“不。”手指慢慢收力。

“要。”无视金子勋涨红着脸来掰他的手指。

“来。”手臂使力将金子勋提了起来。

“惹。”金子勋已经没有力气了。

“我。”将金子勋一把摔了出去,楼下的两人连忙接住。

魏无羡居高临下的说:“你用语言激怒我,是想测试我的实力?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这两个人服用了ghost吧。呵,你带着两个人,无非就是担心一个人顶不住,担心我会杀了你,可是我要是想杀什么人,谁又敢拦,谁又能拦。”

话虽说的狂妄,却无人能够反驳,他与金光善虽然是互相利用的,但是‘王’的名声,是他一场一场打出来的,半点没有虚假。

说完,魏无羡看都不看他人一眼,直接离开了。他打了一场,心中的烦闷没有丝毫的减退,反而更盛了,他现在的状态绝对不能回酒吧。

夜晚的yiling是狩猎时间的开始,魏无羡独自走在路上,他不想去找人打架,可是心头的闷火却越烧越旺,直到他听到后面有一个好听的声音轻声叫他。

“魏婴。”

 


评论 ( 2 )
热度 ( 48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