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与我一起(5..)

5

魏无羡和温情打了个招呼,就带着蓝忘机从一处隐秘的入口上了二楼。二楼是由几个单独的小房间组成的,等他们穿过走廊来到最后一间房间外,蓝忘机抬头一看,深红色木门上挂着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闲人与狗勿入。歪歪扭扭和大门处的一模一样。

魏无羡从衣领中拉出一根红绳,红绳上只有那一把钥匙,拿下来对着门锁摆弄了几下,扭了三圈,然后狠狠一踹,门才呻吟着开了,魏无羡熟练的打开了灯,蓝忘机随之跟了进去。

   “我好久都没在这里住了,不过看起来温情他们经常来收拾。”魏无羡随手关上了门。

房间不是很大,但可以看出来布置得很是用心,朝南面的墙上有一扇窗户,可是厚厚的窗帘拉着,没有一丝光透进来,窗户正对着的那面墙上钉着几个简易的架子,架子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刀剑。整个屋子的中间用三四块一人高的简易木板隔开,透过木板间的空隙可以看出另一边放着张不大的双人床,是休息的地方。

魏无羡站在摆放着刀剑的架子前,微笑着对蓝忘机说:“蓝湛,过来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武器。”蓝忘机依言走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了一把白色剑身,却在灯光下泛着蓝色光芒的长剑,不由得伸手拿了起来,长剑的温度很凉却不冻手,剑柄上刻着两个古篆体:避尘。

“唉,蓝湛,你可真是好眼光,一下子就挑中了我这里最好的一柄剑,厉害。”魏无羡眼神一亮,赞叹道。

蓝忘机转头看他,“……避尘?”

“对啊,怎么样好听吧”魏无羡非常欢快的道:“既然你挑中了这把剑,而且这把剑也挺喜欢你的,你就是它命定的主人,从今以后这把剑就会和你并肩战斗,直到生命的尽头……哈哈哈哈哈哈,我早就想这么说了,可惜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蓝忘机眼睛暗了暗,没有说话。

“这把剑和我的那把还是一对呢,你说我们是不是天生一对。”

“天生一对。”蓝忘机重复着魏无羡的话。

 

少年举起手中长剑,挑眉对身前那隐居了多年的剑士道:“此剑名为随便,长三尺六寸,炉子边扒拉出来的凡铁所铸,跟了我十年有余。怎么样,你看看比之你的避尘如何啊。

 

这是他很久之前,在某个中二期少年的笔记上看的。故事里那个少年心比天高,一人一剑独闯江湖,结交了一票好友,还认识了当世最好的铸剑大师含光,这段话就是少年第一次见到含光的时候所说。

蓝忘机别开眼,凝神看架子上和避尘摆放在一起的另一把剑,那是一把黑色镶有红边的长剑,在蓝忘机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剑柄上的古篆:随便。

“哎呦,别不好意思嘛,我说的可是实话,当初两把剑造出来的时候是一起出炉的,可不就是一对吗,都说了红蓝是一对,黑白是夫妻,再看看我俩的打扮,正好相配啊,所以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和我一起得了。”魏无羡越说越没谱,蓝忘机抿抿唇,有一肚子的话想说却不知道从哪里说好,心里越来越乱,直接看向架子上的其他刀剑。魏无羡的藏品几乎都是佳品,每一样都不在避尘之下,蓝忘机一眼就看上避尘不是意外,而是避尘的样子完完全全就是他的喜好。

蓝忘机看到了角落里摆放着的一把细长唐刀,样式和魏无羡身上的那把几乎一样,而颜色却是更接近于避尘,同样是他喜欢的样子。见蓝忘机看到那把刀,魏无羡笑的更欢了,“你也喜欢这一把?这可真是太巧了,这把和我的也是相配的啊。”

“你的刀叫什么?”蓝忘机问道。

魏无羡回答道:“陈情,不过我现在考虑要不要给它换个名字叫无羡了。“

这两个名字,也在那本书上出现过。

“胡闹。”蓝忘机没什么威力的斥责了一句,显然是听出了潜台词,耳朵逐渐变红

“蓝湛,你脸皮怎么这么薄呢?”魏无羡开心的看着蓝忘机变红的耳朵。

不过他也知道什么叫做适可而止,连忙正色道:“好啦不逗你了,朋友之间开开玩笑而已。你刚来yiling,又是在那个废弃的地方休息的,肯定没休息好,就在我房间好好休息一下,顺便和你的新剑加深一下感情,适应一下。午饭我会让温情给你送上来的,你要是爱热闹下去吃也行。等到下午三四点温宁休息好了,让他带你去jin报名。”

蓝忘机看着他,问:“你要去哪?”

“有点事情要做,大约明天才会回来。”魏无羡好像遗憾地说:“要不然就可以陪着你了,真是太可惜了。”

沉默了一下,蓝忘机说:“你……小心一点。”

“嗯哼嗯哼,放心吧,我说过我很强的。”魏无羡自豪的点了点头,“你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就和温情说就可以了,不用客气。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快速的贴过去怀抱了蓝忘机,还顺手在蓝忘机的脸上摸了一下,最后丢下下一句“哈哈,蓝湛你皮肤真好。”快速开门离开了,留下满脸复杂的蓝忘机。

 

熟悉的感觉,曾经看过的名字,蓝忘机基本上可以断定魏无羡就是那个他认识的人。

魏无羡,魏婴。

这算什么,留姓不留名?

心烦意乱之下,蓝忘机直接抱着剑到木板隔开的里间,躺在床上休息,这两天先是被抓去审讯,又是连夜进入yiling,就是他身体再好,也还是需要休息的。

蓝忘机的意识逐渐模糊,分不清回忆与现实。

 “帝国和联邦签订了停战合约……”

“他们要求互相派遣贵族学习,以确保合约的有效性,这和人质有什么区别!”

“忘机,对不起,你要自己注意安全。”

“江家?江家的两个孩子据说都去了。”

“江家的人?来学习的人都分散在各处,根本不知道其他人在哪里。”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