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与我一起(3.4.)

当初修文结束忘了发

一时冲动的产物,逻辑不通

前文:http://jiangdaixin.lofter.com/post/1e31a71c_ee09a7f
1.2.是在三月发的
3

“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我总不能欸、喂、那位先生的叫你吧。”魏无羡走在前面,一步一步的倒退着,一边和蓝忘机说话,一边神奇地躲开道路上所有的障碍物。

“蓝忘机。”蓝忘机很是冷淡地说,对于魏无羡,他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即使如此依然不能很信任他。对方看起来很正常,像是一个普通的热心人。可就是太正常了,正常的就像是蓝忘机以前生活的地方的人一样,可是在yiling,真的会有这样的人吗。

魏无羡点点头:“嗯~嗯!蓝忘机这个名字很好听,很不错,一听就很有文化的样子,估计你的父母读过很多书吧,家庭状况应该不错才对,而且你也不像是犯了罪被流放过来的。所以你来yiling是为了什么,为了一呼百应的权势,不受束缚享受欲望,还是满足自己的杀伐之心?”

“问这么多做什么。”蓝忘机反问。

“好奇嘛,你是不知道这个地方什么娱乐设施都没有,连个掌上游戏机都找不到,闲着的时候就只能和人打打牌,所以没事我就只能找点八卦了。”魏无羡笑嘻嘻的给他解释,“这里的每个人都有来这里的目的,除了以上我说的,还有的人是为了能够赚取大量的金钱。不过这样的人很少的,毕竟在这里面就可以享受在外面所能享受的一切,不过唯一的不好之处就是安全没有保障。”

一只枯瘦的手握着刀从他们身后偷偷伸出。

蓝忘机不解:“赚取金钱?”

头也没回,魏无羡向后侧踢,将那个意图不轨的人踹了出去,似笑非笑道:“滚。”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和蓝忘机说话。

“挑战王,成功的话就可以获得王的一切享受,包括金钱。”魏无羡耸耸肩,“不过都只是传说罢了,谁知道王是不是个穷光蛋啊。”反正他自己是没有看到一毛钱。

蓝忘机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倒霉鬼,那人衣衫褴路,面黄肌瘦,一副俄了很久的样子,这才应该是没有凭证的人,看起来的确是自己是失策了。

他看着魏无羡问道:“那你呢,你是为什么来这里?”

“我啊……”魏无羡看看远处,“大概是现在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吧。唉,前面有争夺赛,快去看看。”

蓝忘机还没来得及思考他话中的意思,一只手就被魏无羡快速拉住跑了起来。

魏无羡的动作很快,可这不是蓝忘机没有反应过来的原因。在那一瞬间他想到了很久之前的一个场景……

“蓝湛,蓝湛,快一点,比赛就要开始了,江澄这个小子居然不给我们占座,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他。”俊朗的少年牵着他的手,欢快的笑着,阳光透过层叠的树叶洒下,给这场景涂上了美好的色彩。

蓝忘机眼神暗了暗,任由他牵着没有甩开。

前方围了一堆人,正在兴高采烈高声喝彩着,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如游鱼一般熟练的钻进人群中,左扭右扭,竟然真的在人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蓝忘机被他拉着,身体一直在和围观人群挤压碰撞,有些不适的皱起眉头。

以蓝忘机和魏无羡的身高,不用挤进第一排也可以看到圈子里的打斗。里面的两个人都红着眼,拿着武器向对方挥舞着,武器相互击打的声音不断响起,身上的血也越来越多。可是两个人好像都没有痛觉一样,完全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旁边有议论声传入蓝忘机的耳朵里。

“又是服用了药的人。”

“要不然呢。”

“这个月的药快下来了吧,妈的,每次到了月末价格就贵的离谱。”

“忍忍吧,谁让这种药只有jin有。”

药?果然这两个人的状态很不正常,很像是吸了毒品之后的样子。蓝忘机正思索着,就听到一边的魏无羡在叫他,由于围观的人很多,所以魏无羡几乎是靠在他身上,贴在他耳边说话的,细细的呼吸带动的气流惹得蓝忘机从耳朵升起一阵痒痒的感觉。

“在yiling想要获得别人的东西,就要在两个或两个人以上的见证下对你要挑战的人发出邀请,对方没有拒绝的权利。压上两个人所争之物后,战斗开始,如果一方背部着地或者死亡,就判其为输方,赢方就可以拿走约定的东西.当然如果对方死了的话,整个人连同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是胜利者的战利品。“

“私下的挑战是禁止的,一旦被发现,‘裁判’将会派人对其抹杀。不过即使是这样,私底下这样做的人还是不少,所以就有了执法队的存在。”魏无羡轻笑一声,“执法队那都是一群疯子,一旦看到他们,没发现你你就快跑,发现了就坐在路边装死,总之不要和他们有正面接触。”

“为什么?”蓝忘机侧过头问,耳朵稍稍从魏无羡嘴边避开,“为什么有人要私下打斗?”

魏无羡似乎是没有发现蓝忘机的不自在,更加靠近了他,此时,场中的比拼也完了,一个人将手中的匕首捅进了另一个人身体里,“就像是这样,胜利者虽然赢了,但是却也是重伤不是吗?”

赢得人欣喜的拿走输的人身上的所有铜牌,没有看到周围人看着他那贪婪的目光。

“要知道,在结束一段比斗之后,是有权利拒绝其他人的挑战的,那么想要得到这个人的东西,就只有私下来了。”

“而且……”魏无羡的手放在蓝忘机的肩膀上,有意识地贴近他,“私下赢了之后,你将有权利对输的人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任何?”蓝忘机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不知道怎么他的心跳有些不稳。

魏无羡突然有些魅惑的说:“对,任何,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

突然,魏无羡转头看向一个方向,蓝忘机也疑惑的看了过去,远处走来的两个人,都身穿月白色的服饰,一个拿着钢管,一个手持铁链,摇摇晃晃的就过来了,一边走一边还骂骂咧咧的,刚刚还在围观的人要么赶快离开,要么就贴着墙角畏畏缩缩或站或蹲,不敢与来人对视。

魏无羡嗤笑了一声:“来的越来越快了。”

这个时候其他人也都看见了这两个人,顿时骚乱起来,纷纷面露惊惧之色,四散而逃,魏无羡也再次拉住蓝忘机的手,随着人流迅速离开。 

“那两个人是谁?”蓝忘机在离开刚才那个地方之后问。

魏无羡松开握着他的手,不甚在意地回答道:“他们就是所谓的执法队,那真的是一群疯子,没有一点夸张,所以我们一般私底下就这么叫他们。谄媚的那些人也只称呼他们为大人,总之很少叫他们的名字,不过你既然问了我告诉你也可以。拿着钢管的叫春,另一个叫辰,这两个是头目,天天把规则挂在嘴边,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yiling这个地方力量强的就是规则,我刚来这个地方就知道的事他们到现在还没看清……我们到了。”

4

蓝忘机抬头一看,是一间叫做‘宁情’的酒吧,就在说着话的功夫,魏无羡已经把蓝忘机带到他要来的地方。不同于他们刚刚经过的地方,这里显得很干净整洁,明显有人定期打扫,招牌虽然破旧可还好好的挂着,暗红色的大门上挂着一个三削两砍做出来的牌子,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四个字:停止营业。

左右看看,周围一片寂静,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倒是有不少人或坐或躺的靠在不远处的墙根处,沉沉睡着,而大约一百米的距离外就是一间还在开门的招待所。

没有理会周围的人,魏无羡信手推开门,拉着蓝忘机顺着简易的楼梯就下去了,酒吧一半在地下,所以显的天花板极高,空中悬挂着各种各样的彩灯,不过现在都关了,只留下了中间的一盏大灯。此时店里没有多少人在,就算在yiling,酒吧也是夜间人们才爱来的地方。一个长相清秀的青年正在吧台里收拾着东西,看来是准备打烊下班。

魏无羡看到这个青年,眼神一亮,举起拿着武器的那只手挥了挥,高声喊道:“小宁子,我来了。”

青年抬头,惊喜地说:“魏先生,今天来的这么早。”

“带朋友来看看,来,给调两杯你最拿手的鸡尾酒。”魏无羡带蓝忘机走到吧台边坐下,侧着头对蓝忘机说:“小宁子调的鸡尾酒堪称一绝,和联邦姑苏区的佳酿天子笑有的一拼,可惜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喝的,蓝湛你跟着我可是有口福了。”

“我不喝酒,给我一杯白水就好了。”蓝忘机拒绝了魏无羡的好意。

魏无羡惋惜地摇了摇头:“蓝湛你来酒吧竟然不喝酒,怎么可以这样,你这样会丧失多少乐趣啊。”即使是这么说,魏无羡也没勉强蓝忘机,仿佛刚刚说的不过是客套话,不过下一秒他看到端到他面前的液体时,就一副要晕过去的表情,原因无他,端到他面前的是一杯雪白的液体——一杯牛奶。

“我明明要的是……”看到把牛奶端到他面前的人时,魏无羡焉了。

来人是一个长相不错的女子,女子一身干练的打扮,掐着腰眯着眼看着魏无羡,冷笑道:“一大早就喝酒,能耐了是吧,觉得自己身体好就不在乎了是吧。”

“我不想喝这个东西,难喝。”魏无羡俊秀的五官皱成一团,让二十多岁的人像一个孩子一样,嫌弃的把牛奶推到一边去,“不给酒的话给我也来一杯白开水就好了。”

“不喝也得喝,现在这东西的价钱比ghost都贵,要不是为了你,谁去买这个东西。”女子强势的把牛奶又端了回来,“喝了,你说说你这都是第几次不吃早饭了,还有你温宁,长大了就不听姐姐的管教了?你要是再敢早上给他酒,看我不收拾你。”一个不高的女子,硬是训得两个一米八以上的男子低头做忏悔状。蓝忘机在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魏无羡的侧脸,虽然看似老老实实的听着训,实际上正不断的吐舌头。

乖乖听了一会儿训,又讨价还价了几句,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魏无羡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把牛奶喝了下去,那一脸痛苦的表情给蓝忘机的感觉就像是在喝什么毒药似的。

“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又喝了两杯水漱口的魏无羡终于缓过来了,兴致勃勃的给双方介绍,“坐在我身旁是我刚认识的朋友,蓝……蓝忘机。这个擅长调酒的小天使叫温宁,一边的这女士是他的亲姐姐温情,都是我的朋友,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可以来这里找他们,买什么东西也可以到这里来,都算在我账上就好了。这间酒吧和不远处的那家招待所是yiling唯二的安全区。”

“蓝先生你好。”温宁向蓝忘机腼腆的笑了笑,蓝忘机向他点了点头,回了一声“你好。”

温情也向蓝忘机道:“见笑了,魏无羡这个家伙就是这样不着调,也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是这里的老板温情,不知蓝先生是……”

 “好了,温宁你忙了一夜先去睡吧,温情你也去忙你的事吧……对了走之前能不能给我一杯酒。”还没有等温情说完,魏无羡嬉皮笑脸的要求,打断了她的话。温情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把未说出口的话噎了回去,给了他满满一壶白开水,然后转身就走了。

要不到酒魏无羡低着头完全一副失落的不行的样子,装了一会儿见没人理会他,魏无羡只好尴尬的抬头,然后就发现蓝忘机拿着水杯正看着他。

“为什么说这里是安全区?”见魏无羡抬起了头,蓝忘机才开始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魏无羡百无聊赖的趴在吧台上,有气没力的回答:“因为没人敢在这里闹事啊,这两处地方都是买卖日常用品的地方,而且后台很硬,所以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不会在这里惹是生非,所以说这里是安全区。”

保持趴着的姿势,魏无羡问道:“蓝忘机,你还没说你为什么来yiling呢?”

“为了挑战王。”蓝忘机看着被子里的水,很平静的说。

“啥?”魏无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要挑战谁?”

“王。”掷地有声。

魏无羡的眼神暗了暗,但很快恢复过来,“王可不是那么好挑战的,从竞技场制度创立至今,王从未败过,挑战他的人都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下,蓝湛你为什么这么想不开要去挑战王,为了名,为了权还是为了钱?”

蓝忘机没有说话。

魏无羡直起身子摸了摸下巴自答道:“看你的样子应该都不是,那会是什么原因呢,难不成你是一个……”

蓝忘机半天没有听到下文,疑惑的看着他。

“想要消灭世界上所有罪恶的中二病少年?!!哈哈哈哈哈哈你多大了还这么有理想,哈哈哈我在精神上完全支持你,因为我也这么想过。”

蓝忘机完全不想理会他。

笑了一会儿,魏无羡向旁边一倒,半倒在蓝忘机身上,双手圈住那人的脖子,笑嘻嘻地说:“既然蓝哥哥这么有理想,我当然要支持了,这样吧,我就送你一把武器好了。”

蓝忘机僵硬着身体,条件反射的抬起手,却不好推开他,因为他一旦这么做了,魏无羡一定会摔到地上,于是只好双手悬浮着,推也不是抱也不是,为难得很。魏无羡恶劣的看了一会蓝忘机手足无措的样子,才悠悠然的起身,还有些嘲笑的说:“我说你可真是纯情呢,这样就受不了了,以后可怎么在这里混下去了,要不要让羡哥哥来包养你啊,保证你吃穿不愁安全无忧。”

“纯情?”蓝忘机意味不明的说,“难不成你包养过很多人?”

“你猜呢,我在这里可是混迹了很久呢,早就身经百战了。”魏无羡笑嘻嘻的道:“怎么样,要不要魏哥哥我教你两招啊,不瞒你说,当年我可讨女孩子喜欢了,特别是对你这种性格的人,基本上一撩一个准,喜欢我喜欢的不得了。”

满口的胡说八道,吹牛吹到天上去了,不过有一点他说对了,对付蓝忘机这样的人他真的是得心应手。

所以看到蓝忘机稍有不愉,魏无羡立刻无辜的改口:“你不会真的信了吧,这怎么可能,就这里这个环境谁敢啊,不怕被人连皮带骨头都吃了。在这里,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可是死人……我还没有那么变态。”说到这里,魏无羡忍不住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情。

蓝忘机想起刚到yiling时在一个废弃饭店看到的场景,皱了皱眉,不再说话。

“好啦好啦不要生气啦。”魏无羡讨好的笑笑,“你不喜欢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来,和我一起去挑武器吧。”

评论 ( 7 )
热度 ( 59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