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归灵(五)

姑苏到夷陵,距离虽然说不上近,但是对于修真人士来说,御剑也不过是一天的功夫。更何况魏无羡一身淳厚灵力,即使运用起来还不熟练,但渡给灵力运作同出一脉的蓝忘机还是不成问题的。

只是进入城中,两人就发现不对劲,正值白日,如此春光明媚的天气,大街上居然鲜少有人,路边的小店都开的门,不少店家倚在柜台边无聊的昏昏欲睡。

暗暗思忖片刻,魏无羡拉住蓝忘机的一片衣角,抬头诚恳的道:“蓝湛,我们先去找个地方吃饭吧。”

蓝忘机本来打算直接去找发出求救信函的门人,被他一阻,又听闻如此“不负责任”的话,不由得颦眉看他,淡声道:“正事为重。”

魏无羡点头:“我知道啊,所以才要去吃饭。要不然你要如何,直接去找此地驻留的仙门世家,还是你以为我到现在还想要一逞口腹之欲?”

被说中心中所想的蓝忘机不由沉默。

魏无羡嘿嘿一笑,道:“蓝湛,这你就不行了吧,,出门在外,你这样能打听出来什么东西才有鬼了。”

蓝忘机不解道:“为何?”

一直以来蓝忘机 都是一副沉稳可靠的模样,让人不由得就忽视他也是一个二十刚出头的青年,这样一直想摆长辈谱的魏无羡很没有面子。现在知道蓝忘机居然很不擅长打听,别提有多高兴了,酝酿一下情绪,很是语重心长道:“仙门世家都好面子,向你蓝氏求助已经是很难得的了,现在你直接上门去问,他们必然不好意思说,去了也是白去。”

蓝忘机道:“那就去找蓝氏门生。”

魏无羡道:“他们收到求助却解决不了,更丢面子,为了自己的面子会怎么办?那就得夸大了说,把邪祟说的越厉害越好。所以说,我们先悄悄地去找当地的普通百姓问一下,再结合你家门生的话,方才能得到最靠谱的回答。”

这些话说的虽然有贬低仙门世家的嫌疑,但是不能否认有几分道理,蓝忘机轻声答应了一声,就没有再反抗魏无羡拉着自己的嫌疑,任凭他在小巷里东拐西拐。

魏无羡笑道:“你放心,跟着我出来能学到不少东西,等你回去就可以教给蓝家的小孩子们,保证他们夜猎水平长进不少。这么说的话要不要拜我为师,来来来,叫声师父听一听。”

蓝忘机低声道:“你也大不了我多少。”

这句话说的不假,即使蓝家上下碰到他都会尊称一声魏前辈,但是看其相貌,魏无羡不过是二十出头的样子,即使修真之人越是修为深厚越是老的慢,他这个样子也太年轻了一些。

魏无羡没听清,疑惑道:“你说什么?”

但是蓝忘机怎么也不肯再说了,辛亏魏无羡不是什么好奇心重的人,只当他是随口自言自语,于是转过头去辨认了一下方向,转过一个转角,而后两眼放光道:“到了,就是这里。”

蓝忘机定睛一看,眼前的一条街挂满了红旗,大大小小的店铺门前都摆满了形态各异的酒坛子,酒香四溢,光是闻味道就让他有些醉了。

魏无羡洋洋得意道:“在三里外就闻到味道了,我敢打赌,这里一定有好酒。”

说完便拉着有些晕晕陶陶的蓝忘机想要往巷子里面进,却不想被蓝忘机一把扯住,道:“你要去这里?”

魏无羡正色道:“这种地方想来鱼龙混杂,人喝了酒之后嘴就不严实了,什么话都可能往外说,所以这里的伙计什么的消息中最为灵通。”所以你不要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喝酒只是顺带的目的。

蓝忘机不置可否道:“你有钱么。”

魏无羡道:“我没有,但是你有啊。”说完手一伸就要往蓝忘机怀里摸去,他记得蓝忘机是把钱袋放在这里的来着。

可惜刚碰到衣领,就被蓝忘机一个后退躲了过去,抬头一看,眼前俊秀的人分明带上了几丝恼意,冷声道:“你做什么。”

魏无羡缩回了手,方觉自己的态度太过理所当然了一些,天知道他为什么和蓝忘机就这么自来熟,讪讪道:“那什么,你看我身无分文,就赏我几个钱呗,下一次等我有钱了再请你。”就连这句话都有几分莫名的熟悉。

蓝忘机咬牙道:“不必。”然后自己掏出钱袋,递给了魏无羡。

魏无羡大喜过望,连声道:“蓝湛你真是个好人。”也不敢再肆无忌惮的拉着蓝忘机衣角了,左右他也跑不掉,于是率先找了香味最为浓厚的一家店进去。

酒家伙计趴在门口的桌子上,睡得很熟,魏无羡上前在桌子上轻敲了两下,把这伙计叫了起来。

魏无羡道:“把你们店最好的酒来上三坛,然后再来几个小菜,速度要快。”

那伙计本来以为是掌柜的抓住自己偷懒,不想是大生意上门,很是高兴,殷勤的把桌凳擦得干干净净,方才让两人落座,然后又很快便搬上了魏无羡要的东西。

魏无羡也不用那酒壶酒杯,直接要了一个大碗,慢慢的喝上一口,和那闲着无事的伙计唠了几句,方才问道:“我看你们这不错啊,怎么人却没有几个,就连街上也没有什么生气,可是出了什么大事,方便的话烦劳给我二人说到说到,初来乍到,防止犯了什么忌讳。”

那伙计满不在乎道:“不是什么大事,城东的魏家这两天请了一堆和尚诵经祈福,说是路过的人如果去念一篇经文,便赏一两银子,小老百姓一听这种好事,都去了,要不是我得看着店,我也得去赚这个钱。”

魏家!

蓝魏两人对视一眼,心中了然就是魏家了。魏无羡继续道:“诵经祈福?这魏家是出了什么事,摆出这么大的阵势,送出这些银两,就不怕家中最后无钱可送吗?”

伙计不屑道:“没钱?谁没钱他魏家都不会没钱的,搜刮了这些年的银子,刚好还给城里人。客官你不知道,去诵经的人面子上是在为他家祈福,心里其实都在骂他呢。”然后,口若悬河的把这魏家怎么可恶细细道道的说上了一遍。

原来这魏家是夷陵城数一说二的大户人家,所经营的产业以钱庄酒楼布坊为主,几乎大半个城的财富皆归于此家,一向是山贼匪类眼中的钱袋。平日里家族成员作风不佳,欺男霸女的事情没少做,就连家里的钱庄,借贷利息都比其他钱庄多上两成,可是因为和上面官府有所联系,硬是挤倒了其他的竞争者。此番作为使得魏家得罪的人不少,所以那六进院落的主宅,光是围墙就垒了一丈多高,并且每晚都有家丁打着灯笼彻夜巡逻,生怕进了贼人。

偶有平民百姓在墙角路过,无不偷偷摸摸的啐上一口唾沫,骂一句该死的老天爷。虽然气不过,对如此有权有势的人家,有冤屈不忿的人也没有什么办法。

伙计道:“还是老天有眼,这不,遭报应了吧,被厉鬼缠住,真是活该。”

魏无羡也说可恶,心道如果伙计所言不假,那惹上鬼王之流的邪祟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即使他看不起这样的人家,也是不能放任邪祟肆无忌惮的行动,于是问道:“招惹了厉鬼的话,应该请仙门世家的人前来,就没有什么人来吗?”

伙计的眼神滴溜溜一转,道:“两位不是平常人吧。”

魏无羡道:“看出来了?”

伙计骄傲的道:“那可不,两位一进门我就知道了,这通身的气派和我们小老百姓就是不一样。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两位是散修吧。”

魏无羡转头在蓝忘机云纹抹额和披麻戴孝的校服上转了一圈,得出这伙计看来是没见过蓝家的修士,要不不会猜错他们的身份。

其实这也不怪伙计,其他仙门首席,世家弟子出行,无一不是前呼后拥,一群人摆出甚大的排场,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出生名门。唯独蓝忘机,总是一人一剑一琴,如非必要,身边从不带人。所以在不明真相的人眼中,这就是一个闲云野鹤的独居修士。

伙计道:“来是来了,可是有什么用呢,用本事没好处不肯来,来的无非是装模作样的,几个半大孩子,贴几道符耍耍剑,反倒让那厉鬼更猖狂了。”语气中满是幸灾乐祸,“要我说啊,还不如请几张夷陵老祖镇恶图有用。”

魏无羡道:“你说什么东西?”

评论 ( 11 )
热度 ( 107 )

© 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