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归灵(四)

蓝忘机在有条不紊的收拾行李,东西不多,几件换洗衣物,路资,忘机琴,避尘剑。

而魏无羡就趴在一旁的桌子上看他,眼睛一错不错的,随着蓝忘机走动的方向移动。黝黑的眼睛时而闪过迷茫的神色,时而若有所思,片刻之后又迸发出热情如火的光芒。绕是被人如此看着,蓝忘机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倒是魏无羡先忍不住了,终于憋不住问他:“你大哥和怡策君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怀疑。”

蓝忘机手上的动作一顿,道:“何有此问。”

魏无羡满不在乎的就地倒下,顺带打了个滚,懒洋洋道:“我又不傻,不是我说,你们蓝家的人其实都不怎么会说谎,一个一个的都把心里想的表现在脸上了。哪里像我,十几岁就会瞒着大人偷跑出去玩,没人能当时发现,就算是后来东窗事发,也总是舍不得教训我。”说到后面语气中满是得意洋洋。

蓝忘机道:“并无大事。”

完全不相信,魏无羡一咕噜爬起来,飘到蓝忘机身边,趁他在柜子里拿东西的时机把他牢牢地锁在墙角,不怀好意道:“好吧,就算是没有什么大事,那你呢,你就没有什么怀疑吗,从我跟在你身边开始你就好像不怎么管我,不会就这么相信我吧。万一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魔头,把你这美貌的小娘子抢回去当压寨夫人,你是不是也就从了?”

琉璃色的眼睛不含任何感情的向他看去,倒映出魏无羡故作恶霸状的身影,蓝忘机道:“借过,我要放东西。”

魏无羡挑眉道:“你叫我放我就放啊,不给我点好处,可别指望我放过你。”

静默片刻,蓝忘机道:“什么好处?”

魏无羡也就是随口一说,被他这么一问倒是想不到了,只能搜索自己少得可怜的记忆,恶霸调戏良家妇女般道:“你亲我一口,怎么样。”

蓝忘机看着他,不置一词。

魏无羡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的反应,道:“蓝湛你好冷淡,好歹给点反应啊。”

蓝忘机向前一步。

魏无羡坚持住没有后退,心里却在不断呐喊:“不是吧,他玩真的,那我是退还是不退。退的话好像很没有面子,可是不退的话就要和男人……”

还没有等他想到解决方法,蓝忘机便又走了两步,直接从他身体里穿了过去。

穿了过去!

魏无羡不能置信道:“蓝湛你怎么可以这样!御灵人了不起啊!欺负人没有实体啊!天啊,堂堂蓝家二公子堕落了啊,学会欺负人了,我一定要去和你哥告状,你会被罚的知道吗。”

守护灵虽然不同于普通的魂灵体,可以如同常人一般行动,但是只要自己或是御灵人有要求,还是可以化为只有虚体的状态。

蓝忘机完全不曾理会魏无羡浮夸的演技,自顾自的打包好行李,并将之放入乾坤袋中,道:“明日辰时出发,早些休息。”

说到正事魏无羡可算是安静下来了,掐了道诀,随手将自己的魂体凝实,在蓝忘机前方落座,完全不见方才还撒泼打滚的样子,正经道:“不急不急,魂体用不着休息,再说就算是累了,你把我收在锁灵囊里躺一会儿就好了。”拜体内澎湃的灵力所赐,他从重归人世之后就没感觉到什么叫累。

“蓝湛你看,现在还不到亥时,你把这次的事和我说说,让我心里也有个底。”

蓝忘机点头表示同意。 

魏无羡于是接着问:“我记得夷陵是云梦江氏的辖区吧,既然事情已经严重到要蓝家的嫡系出马,那为什么江氏却毫无动静。”问到此处他心中毫无缘由的一紧。

蓝忘机道:“因为云梦有两条规矩。”他说话向来冷淡,为人介绍什么东西时从不会带上一分一毫的个人情绪,可是说到这两条规矩,却是明显带着一丝不满。

魏无羡有些好奇了,问道:“什么规矩?”

蓝忘机道:“有两种人出事,江氏是绝不会出以援手相救。其一,修炼鬼道的人不救。”

这条倒是可以理解,鬼道出现已有几百年之久,当世不少修炼鬼道的人中也有名声不错的,可更多的却是投机取巧心术不正之徒。正派的修真世家看不起这些人也是正常,虽然不至于像云梦江氏这样列为一门规矩,但是也是大都看不起的。魏无羡点点头道:“然后呢,第二条规矩是什么?”

蓝忘机道:“姓魏的人不救。”

这可就真是有点无理取闹了。

魏无羡暗暗猜想,莫不是那江氏曾经被某个姓魏的人害死了全家,要不怎么会如此痛恨一个姓氏,居然将全天下同姓之人都归于一类。如此想来蓝忘机的不满也有了几分理由,即使有再大的理由,罪不及旁人,江氏此番作为极有可能将真的需要帮助的人置于险地。

既然都向蓝家的修士求救了,看来必然不是修炼鬼道之人,否则怎么也有几分自保之力,如此一想那就只能是姓魏了。这被邪祟侵扰的人家也是倒霉,偏偏摊上这么个姓氏,改都改不了。

他又转而一想,自己到夷陵,岂不是也要改名换姓。

感叹了一番,魏无羡接着道:“好吧,这件事我弄明白了,那这邪祟的具体状况呢,可有发现?”

蓝忘机道:“不知。”

“嗯?”魏无羡不解,:“是没有发现还是没告诉你?”

蓝忘机道:“先后有三波修士前去,发现之物具都不同,是以无法分类。”

魏无羡不由得正色道:“发现的东西全都不一样?”

蓝忘机点头,将蓝曦臣交给他的夜猎记录递给他。

第一波修士是初出茅庐的蓝家小辈,本以为只是简单的怨气缠身,却不想激出了厉害的老鬼。说是老鬼真的不为过,观其相貌须发斑白,脸上沟壑纵横,就连穿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十七八岁的孩子胆子大,想要凭一己之力将这厉鬼除去,怎奈老鬼曾经活过的年头长,见识广计谋多,虽然怨气不深,可愣是让孩子们没有占到一丝便宜,还差点把自己给打进去,如不是领头的孩子眼疾手快拉了同伴一把,必定要被夺舍走身体。

无奈之下,只好放出求救烟花,让年长的前辈来解决了,这就是第二波。可是这一批修士没有发现那老鬼的踪迹,反倒是发现了数量众多的尸婴,足有七八个之多。这尸婴看似小,攻击力可不低,一爪子下去能去半条命。幸运的是尸婴虽然厉害,可是神志未开,与人相斗只管横冲直撞,所以即使是打不赢,躲着些也造不成什么大伤害,解决的办法也很简单,多叫点人来便是。

可是第三波人叫来了,鬼的数量也多了。这一次出现的,是一个身穿白色单衣,披头散发的女水鬼……

看完之后,魏无羡脑中只有一个想法。

“鬼王!”

蓝忘机赞同的点了点头。

一次性出现如此数量繁多的厉鬼,如果不是这户人家作恶多端,那必然是招惹了鬼王。

蓝忘机补充道:“夷陵乱葬岗。”

看魏无羡面露不解神色,蓝忘机便给他解释起来。

夷陵乱葬岗是什么地方?据说几百年前在这个地方发生过一场大战,修真人士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取得胜利。可是就是这么一场大战,却极少有记录传下来,甚至连大战的另一方主人公是谁都不知道。当世四大家族,云梦江氏不愿说,兰陵金氏不想说,清河聂氏不知道,姑苏蓝氏更是讳莫如深。但有一点,这个地方,是众鬼聚集之地。

如果真的想解决这件事,只能期望当地有什么线索了。


(我觉得我会卡剧情)

评论 ( 6 )
热度 ( 115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