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归灵(三)

  沉默。
  良久,蓝忘机才开口道:“蓝家的召唤契约都是生前所写,无一例外。”
  蓝曦臣轻叹一口气,道:“所以我们想不通是为什么,就连逐出门户或是收养的义子我们也查过了,依旧没有魏无羡这个名字。”
  看着蓝忘机眉头紧锁沉默不语的样子,蓝曦臣安慰道:“不过也不用担心,守护灵一旦签订了契约,那他就不会做出伤害御灵人的事。这一次也许只是家谱出问题了而已,毕竟这么多代,少记了什么也是难免的事。”

蓝忘机点头,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解释了。

蓝曦臣接着道:“虽然魏前辈的事情有些意外,不过我找忘机你来是另外一件事——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蓝忘机道:“并无不适。”

又是这个回答,蓝曦臣早就有所预料,接着道:“那你的命弦如何?”

蓝忘机摇头,示意同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蓝曦臣却不放心,坚持要蓝忘机展示给他看,无奈之下,蓝忘机只能运气灵力。

灵力游走全身,一条琉璃色的丝弦在蓝忘机右手手肘间逐渐浮现,丝弦自心脏发起,沿右臂生长,自肘间伸出,虚贴小臂,于右手之间没入体内。一般来说,丝弦的颜色越是好看,这人在修炼上的成就就会越高,像蓝忘机这种,在蓝家被称为异弦,是至今为止的记录中的极品。怪异的是丝弦的长度不过小臂,这就预示着……

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蓝曦臣很是忧心,宽慰的话他早就说过不少了,到现在二十余年过去,居然都没有话可以说。他这个弟弟从小就命途多舛,又是个闷葫芦,什么话都憋在心里不说,不管哪方面都懂事得很,惹得他们这些长辈更是心疼他。

蓝忘机道:“兄长可是有什么烦心的事。”

蓝曦臣取出一方卷轴递与他,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有门生传信,某处似是有邪祟作乱,他们功力低微,解决不了,因此想要请修为高深的前辈前去支援。只是前几日为你召唤守护灵的前辈都被魏前辈无意所伤,我这里事物又多,脱不开身,所以只能请忘机你前去查看一番。”

蓝忘机点头道:“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蓝曦臣道:“那我给你讲一下整件事情,说起来有些复杂,忘机你可听说过夷陵乱葬岗……”

就在兄弟两个讨论族中事物的时候,魏无羡和怡策君之间的气氛就有些微妙了。作为蓝曦臣的守护灵,怡策君自然也是知道整件事情的,但不同于联系乐观的态度,他对魏无羡这个身份不明的魂体持怀疑态度。

悠悠的将两杯茶倒上七八分满,怡策君方才开口道:“魏公子初来乍到,忘机又不会照顾人,想来这段日子有所怠慢了,在下作为长辈,在这里给魏公子陪个不是,还望魏公子不要和忘机计较。”

魏无羡可不觉得,笑嘻嘻道:“哪里哪里,蓝湛很好,没有什么地方不好的。”

怡策君道:“那就好。魏公子第一次作为守护灵重返人间,可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

魏无羡奇道:“你们怎么知道我是第一次当守护灵?”那不成守护灵之间还有什么约定俗成的规矩不成,可他这么多天观察下来,没有人对此提出意见啊。

怡策君道:“一般来说是不会知道的,只是这两天和曦臣整理族谱档案,未有发现魏公子名讳。想来魏公子可能是第一次成为守护灵,故有此问。”

魏无羡道:“你们家族谱记得真多。”

怡策君微微一笑,眼睛一错不错的看着魏无羡,并没有发现他在听到查阅族谱时有什么神色变化。

魏无羡道:“习惯什么的……我记得云深不知处下面小镇有一小店,卖一种名为‘天子笑’的酒,不知这店还在不在?”

怡策君道:“若是有名气的的话,应当是有的吧,只是云深不知处内禁酒,所以蓝家上下没有饮酒者,这个事我不太清楚。”

 

“云深不知处内禁酒,罪加一等。”

 

“嘶。”突如其来的头痛,魏无羡不禁以手支额。

怡策君关切道:“魏公子,你怎么了?”

魏无羡茫然道:“刚刚好像想起了些什么。”

原来如此,如果不是演戏的话,看来这个魏公子当真是第一次成为守护灵。怡策君问道:“魏公子可是发现自己记忆缺失,有很多东西想不起来了。”

魏无羡点头。

怡策君道:“这便是了,魏公子有所不知,这是蓝氏守护契约的一项禁制,为防止守护灵生前的恩怨情仇延续下来,重返人世之后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所以都会把守护灵的记忆暂时的封印。”

举个例子,如果你生前有个仇人,结果你的御灵人和仇人的后代相爱了,你说你是放任他们在一起呢,还是让几百年前的仇恨闹得现在鸡犬不宁。

魏无羡理解的继续点头,道:“那这种封印会抹除生前关于功法修炼的记忆吗?”

怡策君道:“当然不会……莫不是魏公子……”

魏无羡印证了他的猜想,道:“我不会你们蓝家的功法。”

但他这一身纯净浑厚的灵力,分明是蓝氏嫡传的功法所练,绝无虚假。

怡策君:“……”

刚从内室出来的蓝曦臣和蓝忘机:“……”

蓝曦臣道:“所以前几日魏前辈你震伤族中前辈……”

魏无羡悲痛道:“控制不住啊。”

身份问题还未解决,又出现新的问题了。灵力这个东西一个控制不好,可是会出大问题的,平时还好,可若是对付邪祟的时候运行错误,轻则重伤,重则危及旁人。

蓝忘机眼疾手快的抓起魏无羡的一只手,凝神片刻,冷静道:“运行并无问题。”

这就奇怪了。契约封印的只会是关于情感的记忆,如果说蓝家的功法对魏无羡来说有着特别意义,也只会忘记教给他功法的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也不记得。

蓝忘机道:“我教你。”

“忘机。”蓝曦臣低声唤道。

蓝忘机挡在魏无羡面前,摇了摇头。

见他态度坚决,蓝曦臣也只好作罢。

(该交代的大概都交代了,深夜码字头脑不清醒,有错以后再改吧。蓝家地图就到这里,下面就是忘羡主场了,打怪解密附带前世真相)

(群里人说我前世搞得太虐……也没有那么虐……吧)

评论 ( 20 )
热度 ( 132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