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东雨

爱瓶邪爱忘羡爱楚路

归灵(2)

  春日正好,蓝忘机不太好。
  面无表情的拖着大型人形挂件,一路上穿过亭台楼阁,在众人略带异样的眼神中向自己的居室走去,完全无视这个挂在自己身上,写作守护灵、读作背后灵的家伙。
  虽然他一直没有守护灵,不知道两方相处起来是个什么样子,但是就平日观察来看,这些成名已久的前辈大多爱好看看书下下棋,除了自己守护的人之外,鲜少和活人有什么牵扯,更别提四处嬉闹,连犯家规了。一开始他体谅魏无羡久不见人世,重新归来难免兴奋了一点,还会和他说上两句话,后来发现这个人根本就是顽劣不堪,才开始不虞。
  正如他可以无视这个人一样, 这个人也没把他的冷淡放在眼里,依旧絮絮叨叨的说:“蓝湛蓝湛,我们出去玩吧,你们家好无聊,你看看你都二十三,在过几个月就二十四了,怎么比云英未嫁的姑娘还大门不出呢?”
  使了个小把戏,让自己的双腿扎根一般立于地上,同时双手搂紧了蓝忘机,不让他挣脱:“怎么样,我记得山下小镇有家饭馆,做的湘菜相当不错,我们去吃吃看吧。昨天我去你们家厨房看了一下,居然全是草根树皮,天啊,你是怎么长大的,真是太可怜了。”
  蓝忘机挣扎不开,微怒道:“你先放开我。”
  魏无羡斩钉截铁道:“不放,放开你我心疼。”
  蓝忘机道:“胡言乱语。”
  魏无羡委屈道:“我真的是心疼啊,蓝湛你居然怀疑我。”
  一开始不是这样的,刚被召唤出来那一阵,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内撒欢了蹦哒,视蓝家四千家规于无物,整天东窜西窜的,四处骚扰人。
  然而有一天玩够了回来,看到蓝忘机一个人在窗边誊抄古籍,莫名的觉得自己响应召唤而来,不是把蓝忘机丢在一边的。
  从那一天开始,只要蓝忘机不在他的视线范围内,超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就会感觉心脏被什么拉扯,难过极了。于是只能待在蓝忘机身边,骚扰的人也变成了这一个,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未感到厌烦,反而喜欢上逗弄蓝忘机。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蓝忘机这个人真的是太有趣了。
  蓝忘机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毕竟自己的守护灵自开始召唤便问题不断,难免会出什么差错,于是在找到答案之前便尽可能的纵容着他。
  只是,这个纵容也是有限度的。
  魏无羡见他放纵了自己挂在他身上,得意道:“那我们去山下吧。”
  他冷然的说道:“你是灵体,无需饮食。”
  魏无羡道:“但是我可以吃啊。”
  蓝忘机道:“那又如何。”
  魏无羡不深赞同的摇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不能吃和不需要吃,这是两码事,就算是灵体无需饮食,也是可以把吃当成一种乐趣的,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有那么多魂魄想要重归于世?”
  蓝忘机道:“那你自去便是。”灵体的速度很快,来去一次无需太多时间。
  魏无羡委屈道:“一个人去多没意思啊,蓝湛你就答应我呗,左右你今日也没有什么要紧事了。”
  蓝忘机仍是不答应,毫不留情道:“不去。”
  魏无羡就差没有撒泼打滚了,嚷道:“蓝湛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以前……
  他眨眨眼,思忖道:以前什么?想不起来了,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就像是石子投入水中,很快消失不见。
  没等他再说话,就发现自己上下嘴唇黏在一起,分不开了,是蓝家的独门绝技——禁言术。魏无羡不能置信的戳了戳蓝忘机的臂膀,震惊的指了指自己的嘴。
  蓝忘机像是终于摆脱了什么,道:“云深不知处禁止大声喧哗。”
  魏无羡:“呜呜,呜呜呜呜呜。”蓝湛,你快放开我。
  蓝忘机道:“两个时辰后自解。”
  魏无羡垂头丧气的趴在蓝忘机的肩头,手指在他后背上写写画画,就算是说不了话了,也让人忽视不得他的存在。蓝忘机忍着痒意辨认了一下,写的无非是什么“我错了”,“求求你解开”之类的,没有感觉到这个人有半点悔过之心。
  就在僵持着的时候,一个温润的声音自两人身后传来:“魏前辈,忘机。”
  魏无羡眨了眨眼,识趣的放开蓝忘机,正经站好,嘴唇一松,然后感觉到禁制消失了。
  蓝忘机颔首行礼:“兄长。”
  蓝曦臣看了看装作一派世外高人模样的魏无羡,有看了看自家弟弟,略微有些责怪道:“忘机,不可对前辈无礼。”
  对魏无羡行了一礼,歉然道:“忘机无意冒犯前辈,曦臣代他赔不是,望前辈见谅。”
  魏无羡那里还装什么高人,能说话的他就相当于游龙入海,无所畏惧,道:“哪里哪里,一开始也是我看蓝湛有趣,先逗他的,怪不得他。”
  蓝曦臣笑了笑:“魏前辈无需为忘机开脱,即使如此,忘机身为后辈也不该这样做的。”
  转而对蓝忘机道:“稍后你自去领罚,不过现在我这里有些事物要处理,忘机能来帮我一下吗?”
  顿了一下又道:“当然,魏前辈也可以来的。”
  蓝忘机眉心动了动,不解地看着蓝曦臣。
  蓝曦臣了然的笑笑,道:“忘机不想吗?”
  蓝忘机没说话,只是低垂着眼睑不说话,带着魏无羡跟在蓝曦臣身后。
  几人很快就到了蓝曦臣的寒室,一进门就看到蓝曦臣的守护灵、蓝家第六代家主怡策君坐在正堂品茶。见三人一同进入,含笑示意问好,目光隐晦的扫过魏无羡。
  蓝曦臣道:“忘机跟我来,至于魏前辈……”
  怡策君开口道:“忘机多年召唤不出守护灵,曦臣忙起家族事务鲜少有空闲时间,我想找人说话都苦无机会,不知魏公子愿不愿意陪在下聊一聊。”
  蓝忘机有些不安,看了魏无羡一眼,道:“他……”
    魏无羡抢先道:“好啊,我这刚出来,什么也不知道,正好需要和人聊聊。蓝湛你忙完了可别忘记来接我啊。”说完,冲蓝忘机眨眨眼,笑的没心没肺。
  蓝忘机脸一沉,转身跟着蓝曦臣进了内室。
  进入内室,仔细的关好门,在确定外面的人听不到他们说话之后,蓝曦臣才轻声道:“忘机,这两天我跟叔父翻遍了族谱,并未找到魏无羡这个名字。”
 

评论 ( 20 )
热度 ( 216 )

© 过气东雨 | Powered by LOFTER